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我一点也不厉害》小说 最新章节 我一点也不厉害NP
《我一点也不厉害》小说 最新章节 我一点也不厉害NP

我一点也不厉害 君埋泉下酒 著

夏知秋,黄栌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19-12-31 15:02:29
《我一点也不厉害》是君埋泉下酒所编写的一本婚恋网络创作,剧情精妙绝伦,文笔极佳,可以看一下。楉冰看见雾虚真人的脸色在几息间不停变幻,从震惊到尴尬,再从恼怒变为了无可奈何,嘴巴张开,似是要说些什么,又合上了。最后在底下一群要试炼的弟子惊疑的目光中,略带愠色地“斥责”了一句。“胡闹!”“哎呀不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楉冰看见雾虚真人的脸色在几息间不停变幻,从震惊到尴尬,再从恼怒变为了无可奈何,嘴巴张开,似是要说些什么,又合上了。

最后在底下一群要试炼的弟子惊疑的目光中,略带愠色地“斥责”了一句。

“胡闹!”

“哎呀不好意思嘛~”嘴上道着歉,但举止语气完全没有歉意,拖着脏兮兮的袍子就要在旁边坐下。

“停!”雾虚真人揪住蓍蒿真人的衣领,忍着怒意施了个咒,把那层煤灰给清理掉,免得他走一步就抖下一坨。

“嘿嘿,还是师兄好!”蓍蒿真人大咧咧地坐下,抓起盘子里的糕点就往嘴里塞,堂堂昆仑派长老,跟从来没有吃饱过饭一样。

“蓍蒿,怎么回事?”大长老叹息地问了句。

“这不是炼丹炼得忘记今天要主持关卡了么,好几天都没睡觉,飞着飞着一走神,就掉下来了”蓍蒿用舌头舔了舔嘴边的糕渣,“不过还好是掉在了登仙台,正好赶上!”

长老们都对他抓不住重点的毛病习惯了,只是还是很想吐槽这一段话中的众多槽点。

楉冰也终于看清了这位蓍蒿真人的脸,让她有点意外的是,本以为蓍蒿这个称号是哪个老头子会取的,结果是位年轻男子。

而且这年轻男子的相貌是一等一的好,眉眼间全是玩世不恭,生的是一副多情的模样,嘴唇却很薄,是薄情寡义之人的面相。若是在她的那个县城,这样的男人肯定是被许多姑娘倾慕的美男子。

可见识了这位美男子的疯癫,楉冰原有的那一点好奇全部变成了疑问。

她真的要接受这种人的试炼吗?太可怕了,她想都不敢想。

蓍蒿用糕点填了肚子,吃了个五分饱,终于想起来要干正事了,啃着餐后苹果往那群弟子走去。

可这位古怪的长老刚才一系列行为,给大家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所以在他们眼中,蓍蒿就像一只朝绵羊走来的大灰狼。

大灰狼向前走几步,绵羊们就悄悄后退几步,形成了你进我退,躲来躲去的诡异局面。

“干嘛呐你们?赶紧过来接受试炼,我还能吃了你们不成?”逮不到一只绵羊的蓍蒿狼很郁闷,这些人是真的想入昆仑派吗?怎么他感受不到一点诚意。

“咔嚓”咬口苹果,看见了站在原地不动的楉冰和夏知秋,蓍蒿眼睛一下就亮了。

“哎哟,还是小孩子听话”把苹果核随手一扔,蓍蒿一把按住夏知秋的肩膀,还不等人反应,就在夏知秋眉心处一弹。

夏知秋那句“你干什么?”还没说出口,瞳孔就失去了焦距,身体一软,擦着楉冰的手臂倒了下去。

“你也来!”楉冰还想挣扎一下,可蓍蒿的速度太快了,只觉得眉心一痛,天地旋转了几圈,彻底晕过去。

“小兔崽子们都快过来给我弹脑门儿!要不然可别怪我下手不知轻重了啊!”蓍蒿盘腿坐下,得意地在空中弹了几下。

席位上的长老都眼观鼻鼻观心,当作没看见蓍蒿这幅没有礼数的模样。

***,真丢人。

……

楉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厨房的地板上,灶里的柴火烧得噼里啪啦响,照得楉冰的脸蛋红彤彤的。

楉冰爬起来,先去推了推门,发现从外面上了锁,推不开。有搬来小凳子,爬上灶台,踮起脚往灶台上的小窗户外看去。

屋外面是一片森林,还能听见有小鸟在叫,有水顺着房檐滴下来,空气中还留有潮湿的味道,显然才下过雨。

难道是昆仑派某处森林的屋子吗?

可惜这窗户洞实在是太小了,楉冰估计她要是强钻,头可能就卡里面拔不出来了,不然她还能试试爬墙出去。

跳下灶台,在屋里搜寻了半天,楉冰可以确定,蓍蒿真人并没有给她留下任何明显的线索。

锅里的东西好像烧熟了,香味慢慢从木盖的缝里飘出来,楉冰这才想起这屋子里唯一有点用的,可能就锅里烧的玩意儿了。

站在小凳子上,楉冰掀开了木盖,等烟都散尽,看清了锅里煮的东西。

这是……皮蛋瘦肉粥?

而且是整整一大锅。

楉冰拿木勺在粥里搅了几下,也没发现钥匙啊提示啊这类东西,这的确只是一锅普普通通的粥,并且成功把楉冰香饿了。

反正也出不去,先喝碗粥冷静一下。

舀了一小碗,楉冰轻轻地吹了一会儿,喝了一大口。

然后就猛地一下全部吐回了碗里。

“呸!呸呸呸!”这做粥的人是打死了卖盐的了吗?怎么那么咸?!

楉冰被盐薧到嗓子疼,跪在灶台边的一个小水桶帮漱口,咳了好一会儿。

然后就赌气似的把几乎半桶水倒进了锅里,都莫名其妙地被关到了这种地方,她就不信她连口粥都喝不上!

用木勺匀了会儿,楉冰又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小口,嗯,这次味道淡了。

楉冰也不恼,扒到那些瓶瓶罐罐前,开了小盖子找盐,放了一小勺进去。

嗯,这下可以了,楉冰心满意足地给自己重新舀了一碗粥,捧着喝了一口,还没咽完,就听见木门外有开锁的声音。

难道处理这锅黑暗料理就是关键?这蓍蒿真人怎么想的啊?太简单幼稚了吧?

楉冰也不急着出去,喝完一碗后还意犹未尽地又舀了一碗粥喝,毕竟也是费了劲做出来的,不喝回本怎么行。

抹了一把嘴,楉冰推门出去,外面果然是才下过雨,潮湿的泥土把屋子周围的路都掩埋了,根本看不出走出森林该往哪个方向去。

围着屋子缓缓地逛了一圈,周围的树木都很高,完全看不见外面是怎样的世界,不过她倒是能认出来,这屋子的四面种的是四种不同的树。

东面的是檞树,西边的是白腊,南面的是柿树,北边的是黄栌。

不过除此之外楉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是让她看风水,看哪边的树种的不对吗?

楉冰避开特别黏的土,踩在叶子上,把她能摸到的地方都掏了一遍,想找有没有树洞啥的能给她点提示。

摸到黄栌的时候,她愣了一下,这个气味和手感,有点熟悉啊……

楉冰跑回屋子,从灶台边的柴堆里捡起一块柴火,没错,这就是黄栌,她刚才烧粥的时候加了柴,所以才记得。

不管怎么样,这也是楉冰能找到的唯一线索了,所以她毫不犹豫地往北边的小树林走去。

折了跟树枝当拐杖,楉冰已经做好要在林子里打转很久的准备了,结果走了不过一刻钟,她就出了林子,而且地方她也很熟,不就是她昨天等雾虚真人的那片柳林么?这俩师兄弟还真是默契,地方都要选在一起。

楉冰顺着记忆往登仙台走去,那十位长老还在那里,蓍蒿向她招手。

“这里啊小矮子!”楉冰突然就不想走过去了,可为了过关,她忍!

“没想到你是第一个来的呢!真人我很欣慰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自古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无数雏鹰排云上……”蓍蒿真人一番狗屁不通的话,把楉冰仅剩的耐心都要消磨殆尽了。

难道听试题人讲废话也是磨练心性的环节吗?可她真的很想一拳头打在那张虽然很好看但她一点都不想再见到的脸上!

“恭喜你过了这一关!正式成为昆仑派的弟子!”蓍蒿自顾自地鼓起掌来。

这……就通过了?楉冰觉得自己还什么都没干呢。

“每个弟子入门派后,都要选一门心法来修炼,你也选一本吧”蓍蒿从身后掏出两本书。

“第一本心法,可保你在大乘期前的修炼都一帆风顺,减少瓶颈对你的影响,不过到了大乘期后,修炼就再难前进一步。”

“而第二本心法,重在稳扎稳打,可你会像所有普通的修士一样,有过不去的瓶颈,有难消灭的心魔,它并不能助你成功,只能中规中矩地辅助你。”

“那么,你要选哪一本?”

楉冰低头思考,第一本的诱惑力对所有修士都一样大,大乘期是无数修士都过不去的坎,不光要先处理元婴期会出现的心魔,还要有强大的宗门支持。

据她所知,昆仑派的这十位长老修士大乘期修士,而门主是一位化神期大能,只差一步便能原地飞升。

不过听雾虚真人说,修真界已经有一千多年没人成功飞升了,昆仑门主困在化神期也有整整两百年。

她倒也想飞升,只是觉得这样的好事不太可能会落在她身上,她连修炼都还没开始,就别太期望这种对她过于遥远的事情。

“别有压力,我们不会干涉你的决定的。”蓍蒿把两本心法放在地上,又掏出个苹果吃。

楉冰看向雾虚真人,可他并没有看这边,在忙别的事,只好悻悻地转回头来。

歪着脑袋郑重其事地想了一会儿,毕竟这可是关系到她未来修炼的,可不能马虎。

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从地上捡起了其中一本。

“就这个了!”楉冰把书抱在怀里,仰起头对蓍蒿真人说。

蓍蒿挑了挑眉,似乎对楉冰的这个选择很感兴趣,用玩味十足的语气问:“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楉冰抱着第二本心法,带着童音,认真地告诉蓍蒿。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楉冰觉得她回答得非常庄重,可却不知道哪句戳中了蓍蒿真人的笑点,至于笑到在地上打滚嘛?

“哈哈哈哈哈哈!妈呀!你才五岁吧?装什么正经啊,还这么文绉绉的,也太像我师兄了吧?!”

蓍蒿终于停下了打滚,笑着打了个嗝,打了个响指。

楉冰猛然睁开眼睛,看见的是昆仑山上的天空,背后的触感是登仙台的石头特有的冰凉感觉,全身乏力到撑不起身体。

楉冰这才知道,她现在才算是真的醒了,方才的那些竟都是幻境。

她慢慢爬起来,发现他们一群人的身体竟然被恶趣味地摆成了一个“山”字,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

楉冰面无表情地看着在她面前俯下身的蓍蒿真人,想给这熊大人一个大嘴巴子。

“别害怕嘛,这回是真的醒了。”蓍蒿抛给她一个李子,“不过你真的太逗了,谁教你那样的话的?”

“从前的夫子,而且这不是正确答案吗?”

“你选是选对了,但我的理由完全不是这个”蓍蒿耸耸肩,“第一本心法也太扯了,世上哪有这种好事,如果有啊,我也想要!”

“如果连这样拙劣的鬼话都分不出是真是假,这种傻子我们昆仑不要也罢。”

事实证明,还是有不少傻子的,楉冰看见有快一半的人醒来都萎靡不振,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也不知蓍蒿在幻境里对他们做了些什么。

她还看到夏知秋爬起来,虽然没有旁人那种沮丧气,应是通过了试炼,却也一副要用自己的尖虎牙把蓍蒿咬死的样子。

看见不是自己一个人对蓍蒿有意见,楉冰就放心了,拍拍夏知秋手臂,兄弟,不是你一个想揍他。

还没来得及和夏知秋说上话,蓍蒿就扯着嗓子让那些通过的人来集合了,那些没通过的人只能失魂落魄的看着他们离去。

昆仑,心太脏了。

说实话,这本小说《我一点也不厉害》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婚恋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我一点也不厉害》,作者(君埋泉下酒)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