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诗仙剑序》金光布袋戏诗仙剑序 耽美狼 诗仙剑序RPS
《诗仙剑序》金光布袋戏诗仙剑序 耽美狼 诗仙剑序RPS

诗仙剑序 凤夕来 著

侯贵,李白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1-13 12:15:30
《诗仙剑序》是凤夕来原创的一本历史网文,内容百看不厌,文笔出神入化,值得一看。《诗仙剑序》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这泥船是侯贵从觞唐带来,侧面还书有‘中宗御笔’四个大字,乃当今觞唐帝君李显亲手所书,来历非凡。说,龟兹这次采置的船只颇多,帝君李显和朝中臣子担心龟兹有造反异举,便命工匠用泥巴捏塑了这泥船,并亲书‘中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这泥船是侯贵从觞唐带来,侧面还书有‘中宗御笔’四个大字,乃当今觞唐帝君李显亲手所书,来历非凡。说,龟兹这次采置的船只颇多,帝君李显和朝中臣子担心龟兹有造反异举,便命工匠用泥巴捏塑了这泥船,并亲书‘中宗御笔’四字。其有警示暗喻,曰‘量力而行,勿要生出过火事端,否则下场就如同这泥船,随时都可能沉于海底。’

侯贵不傻,明白其中意思。但,更明白这泥船就算送到龟兹,那国君也定然会在一气之下给差人砸碎。想着与其如此浪费,还不如拿来给李白当玩物。于是乎,侯贵便暗中找人临摹仿烧,弄出一假泥船来偷梁换柱,以假换真。然后趁着今日停船歇岸之机,侯贵就将其带到李府,盛现众人面前。

“侯贵!”李客听完这番缘由后好是一番大乐,趣笑问说:“你胆儿可真肥,竟敢把唐王御礼送给白儿当玩物?莫不怕事情败露出去,赐你个杀头之罪么?”

“老爷,这有甚样可怕?”侯贵不以为然,道:“此去山高水远,我们一个在天边,一个在海角,那唐王再如何厉害,又怎会知道此事?”

“那龟兹国国君呢?”李客继续笑问:“这你又该如何应付?他若是知道,不一样得人头落地?”

“老爷,你有所不知!”侯贵稍稍一顿,说:“这龟兹国国君可非同凡响,跟常人完全不一样,厉害了去。”

“哦?”李客好奇,问:“有何不一样?又如何厉害了去?”

“他信佛。”侯贵:“不杀生。”

接着,侯贵就把自己在龟兹的遭遇见闻,说了些给李客和月娃听。罢后,逗得李客和月娃大乐不止,明白今日侯贵,已非彼日侯贵,乃声名在外的龟兹国商道总使。故,知道龟兹国君还不会跟侯贵计较此等调包小事,更不会捅破谣传出去。否则有弊,而无利,反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上上计策。

与此同时这间,李白却在一旁听得满脸疑惑,不懂李客和侯贵在说些甚,更不懂他们为何要发笑。皱皱眉头,就独自走到泥船近前去观赏。奇怪的是,这泥船本身并没有吸引李白多大目光,看上几眼便摇摇头,带着失望没了兴趣。相反,倒是那‘中宗御笔’四个大字让李白更感兴趣,才不大一会儿就看得入神,整个人站在那一动不动;似在思考着些甚样东西,像圣人。

而随李白目光望去,可见这四字结构奇险率意、欹正相生,如龙飞腾、似凤起舞,尽显霸气和藐视之意。只一看,便让人浑身觉得震撼,像千军万马奔来那般,不禁叫观字者心生惬意和敬怕。又像仙云笼罩山川那般,叫赏字人心生无限遐想,幻若镜花,梦若水月,绝哉。

侯贵之所以要私吞这小小泥船,其中最大缘由,就是因为这四个字写得实在太好、太妙、太叫人爱不释手。假若真给摔掉摔碎,那可真是太可惜、太遗憾、太叫人心痛如血滴了。所以,三思之后,侯贵便将其冒死换掉。

李客也非常喜欢这四个字,当见李白如此着迷时,心里忽生了些奇思妙法。想以这‘中宗御笔’四字去激励激励李白,叫李白往后以此为榜,好好念书练字,将来也做一个下笔成神,流芳百世之人。

于是乎,李客带着万千壮心步上前去,准备好好同李白指点教导一番。却万万不曾料到,还没等开口,李白忽然抢先一步转过身来,指着‘中宗御笔’四个大字,说:“爹,这四个字是谁写的?也太丑了些吧!”

“孩儿就是用脚随地一画,都要比他好上十倍。”

“不,是一百倍!”

“这!”

李客瞬间无言以对,看向月娃和侯贵,结果发现他们也是一脸惊懵,不知该说些甚样话为好。还是月娃反应比较快,当即来到李白近前,面带善笑,和蔼道:“我的好白儿啊,你这小脑袋瓜子里到底都在想些甚?怎如此叫人不可捉摸?”

“白儿你看!”一顿,月娃又指着那四个字,耐心解释说:“这四个字纵横挥洒、苍劲有力,乃是觞唐天子亲手所书。所以白儿,你往后研习书法之道时,应当多多参照参照才是,切不可急功近利,以妒忌之心褒贬他人,可明白否?”

“娘!”李白听后有些不大高兴,道:“我才没有妒忌他,是他这字真的太丑了。娘你看他这字写得龙飞凤舞、花里胡哨,若不细眼辨认,根本就看不出他写的是个甚样字来。方才孩儿站在这里看了老半天,才识出他写的是‘中宗御笔’这四个字。所以娘你说,连看都看不清的字,能称得上是好字么?”

“白儿!”月娃依旧和蔼,话曰:“你说的不错,那些龙飞凤舞、花里胡哨看不清的字,确实称不上是好字。但若乱中有序、序中有神,那么便可以称得上是好字。同样,那些一笔一画清清楚楚写出来的字,也不一定就可称得上是好字,因为它们只有形,而无神,懂否?”

“孩儿不懂!”李白疑惑,一顿,问:“娘,那你告诉孩儿,到底甚样的字,才能称得上是好字吗?甚样的字,又才算是不好的字?”

“白儿!”月娃抱起李白,道:“形神合一的字,便是好字。反之,有形而无神,或是有神而无形的字,便是不好的字。”

“形神合一?”李白懵懵懂懂,若有所思一阵后,又问:“娘,那孩儿要练到甚样时候才能形神合一?十年可成?”

“这!”

“夫人!我来!”见月娃正为难之际,李客忽然凑到近前开始解围,想继续趁此机会激励李白,让李白好生练字。于是乎,李客便指着泥船上那四个字,随口兴来,道:“白儿,当世之中,天子最大。所以白儿,等得天子请你为他提笔作诗之日,那么,便是你书法形神合一之时。”

“爹爹放心,孩儿一定努力,一定会让天子请我为他提笔作诗。”李白年少壮言,道:“到时候,孩儿要叫他给我研墨,否则孩儿就不给他提笔作诗,直接气死他。”

“好!我儿狂哉!”李客高兴,鼓励说:“爹相信白儿一定能够做到,一定能让天子为你研墨。”

众人皆乐,欢笑开颜。

遂,李客便差人设下美酒佳肴,庆祝侯贵到来。此这一天,也就这么恍惚而过,旁无别事。李客和月娃都非常喜欢那泥船,但为给李白做榜样,就将其放在书房,叫李白每每念书提笔时都能看到。

夜幕西坠深临时,李客本想让侯贵住上房,好生歇息安顿一番。毕竟两天过后,侯贵便得动身开船,打道回龟兹。却不料,侯贵竟当即回以拒绝,不愿睡上房,说以前住那屋更容易安睡些。李客眼看没撤,也不再过多劝拦,转身步回屋中,与月娃相依睡去。

李白却是不觉困意,见母亲月娃熄灯出房后,便睁开眼打开门,提一个灯笼,悄悄来到书房,走至那泥船近前,看着那四个大字,说:“早晚有一天我要和你一样厉害!不,是比你还要厉害!”

说罢,李白便开始挑灯执笔,奋苦练字。至了夜深三更天时,李白才觉得困意上头,哈欠连来。于是便摇摇头,放下笔,准备回房休息。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李白忽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个女人声音,说:“公子请留步!”

“谁?”

“你猜猜!”

《诗仙剑序》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历史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历史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凤夕来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