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权少的独家宠爱》权少的独家宠爱免费第300章 圣水 权少的独家宠爱全文阅读
《权少的独家宠爱》权少的独家宠爱免费第300章 圣水 权少的独家宠爱全文阅读

权少的独家宠爱 曲清歌 著

燕涵,温岚 互联网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1-24 08:12:35
火爆新书《权少的独家宠爱》是曲清歌原创的一本总裁风格的新书,主线人物燕涵,温岚,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开完会,我们去一趟锦海市信/访/局。”“哦!”司机立刻点头。“那还用给您准备午饭吗?”“上午我要跟人吃饭,你送我过去后,自己离开就是了!”“是!”燕涵被车子轻轻的刮了下,膝盖没事,但是屁股摔得好痛,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开完会,我们去一趟锦海市信/访/局。”

“哦!”司机立刻点头。“那还用给您准备午饭吗?”

“上午我要跟人吃饭,你送我过去后,自己离开就是了!”

“是!”

燕涵被车子轻轻的刮了下,膝盖没事,但是屁股摔得好痛,司机骂了她一顿后终于离去,谭云飞想说什么,可是燕涵连看他都没看他,转身离开。

回到住处时候,燕涵越想越委屈,闭了闭眼,两行清泪蜿蜒的流下脸颊,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如果这就是爱情必经之痛的话,她该庆幸来的早些,如果结婚后她发现他这么卑鄙,岂不是伤的更深?

当这样想的时候,心里似乎没那么悲伤了,抹去了眼泪,开始给自己煮饭,重整情绪。

晚上的时候,接到了裴东宸的电话,她有些意外,记得这个号码,这是那天摔倒时,他打来的,她一下子记住了这个号。

“喂!”接听到电话的时候,她只能忐忑的喂了一声,声音带着哭泣后的沙哑。

“是我!”那端传来低沉的嗓音,很好听,透着一丝特别沙哑的质感从那边传来,他自报姓名:“裴东宸!”

“裴主壬,我知道是你!”

他停顿了一下,道:“明天上午九点,带着你的身份证,毕业证,学位证,去锦海市信/访/局综合科找秦楠蝌长!”

“什、什么意思?”燕涵心里突突的跳了起来。

“你不是没工作?”他声音平静。

“呃!”燕涵反应过来。“你说真的?您给我安排了工作?”

“你学中文,信/访/局刚好要文书,但是你到底合格不合格这个还不好说,拿着你的毕业证学位证,如果你通过了秦蝌长的面试,他会帮你办手续,有编制。”

“啊!”燕涵一愣一愣的,实在不敢相信这种好事会落在自己身上。

“别高兴太早,能不能通过要看你的,如果实在太笨的话,没人能帮得了你!”

“谢谢你,不管怎样都谢谢你!”燕涵无比真心的说道。“可是我好像还是很笨的那种人!”

“你只需要去,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不说,不是实心笨,应该没问题!”难得裴东宸说的还算幽默。

“好像我没笨到那种地步!”燕涵嘿嘿一笑,她真的有点受宠若惊,大领导帮她安排了工作,这个太匪夷所思了,今天应该不是愚人节吧?!

“如果他问你我是你什么人你怎么回答?”裴东宸突然又开口。

燕涵被问得一愣。“你让我怎么回答我就怎么回答!”

“嗯!”他似乎很满意,“直接说你不认识我!没见过面。”

“这不是撒谎吗?”

“难道你想给我添麻烦?”他反问。

“不!不!我就说不认识!”

“但他如果问你郝书纪的事情,他问什么,你都说不知道,或者哼哈的敷衍,见机行事,懂吗?”

“郝书纪是谁啊?”

“……”某人一脸黑线。“你不看新闻吗?”

“啊!难、难道郝书纪就是是电视上的那个省/委书纪?”燕涵一下子反应过来。

裴东宸在那边翻了个白眼。

“知道了,你是不是告诉了人家我是郝书纪的亲戚啊?”燕涵似乎反应过来了。

“总算没笨死!就这样!”那端说完,挂了电话。

燕涵对着电话,突然笑了,然后猛地尖叫起来。“啊——我有编制了?!”

在床-上翻了个滚,笑够了,叫够了,抹了一把脸,突然发现眼里滑出了泪,这就是所谓的“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半夜爬起来找衣服,她做老师时候穿衬衣牛仔裤,机关单位不知道穿什么,应该比较板正,于是拿出西裤,白衬衣,神色西裤,俗,但绝对庄重!

她找好所有准备报道的东西后,又接到了裴东宸的电话,她这一次,语气里都带着轻快的笑意:“喂?裴主壬?”

“是锦海市信/访/局,建设路上那个。不是省信/访/局,你不要找错了!”

“知道了!是锦海市信/访/局,我记住了!”

啪一声电话又挂断了。

第二天,像是被打了鸡血的燕涵一大早爬起来,吃了一个鸡蛋,喝了一点自己煮的小米粥,哼着小曲打扮一新的去了锦海市信/访/局。

锦海市信/访/局是一栋高十五层的办公大厦,庄严肃穆。

燕涵走进了大厅,问了综合科在哪里,然后一直找到了蝌长办公室,门是敞着的,她礼貌的敲了下门,里面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抬头看她。

“请问是秦楠蝌长吗?”

“我是,你有什么事?”男人皱皱眉,语气冷淡。

“秦蝌长,您好!我是燕涵,来报道的。”燕涵拘谨的笑笑。

“呃!原来你就是燕涵啊,小燕同志,你看起来很年轻啊,刚毕业吗?”刚才还一脸冷漠的男人突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的对她笑了起来,那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燕涵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这位秦蝌长一下子变得好热情,她有点感觉冰火两重天的味道,先是冰,后是火,一下子冰火夹击,真是消受不了,只能尴尬的笑笑。“秦蝌长您说笑了,我毕业好几年了!”

“呵呵,长得很年轻,小燕,你关一下门!”秦楠瞅了一眼外面,笑着道。

“哦,好!”燕涵听话的关上门。

关好门后,秦蝌长示意她坐下,然后问。“郝书纪最近很忙吧?”

“嗯!”燕涵记住了裴东宸的话,装傻。

“中-央-党-校这一轮学习过后,郝书纪要进京了吧?”

“我不知道!”燕涵傻傻的摇摇头。

秦蝌长又笑了,“小燕啊,你看我在这里工作了快二十年了,一直兢兢业业,听说省/委信/访/局有个空缺,你是不是跟郝书纪他提一下?”

“啊?!哦!”燕涵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意思?他真的以为她是郝书纪的亲戚啊?

她这样子,秦蝌长反倒笑了,“看我,跟你说这个干嘛,郝书纪他怎么能亏待了我,他这么信任我,我一定不让他失望!”

“呵呵……”燕涵陪着笑,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毕业证,学位证都带了吗?”

“带了!”燕涵从包里拿出一个透明档案袋,打开纽扣,把毕业证学位证恭敬地递过去。

秦主壬打开看了一眼,然后看着照片,又看了她一眼,似乎确定照片是不是她,这毕业证是不是她一样,燕涵不说话,等着他。

他点点头,依然笑得很热情。“我让人立刻办理你的编制问题,把档案调过来,你的档案现在在人事局还是在人才市场?”

“在人才市场呢!”

“嗯!小燕啊,你知道编制这个东西……”秦主壬在组织语言,想了下又道:“现在党政机关很难进,出去的时候先声称你是选调过来的,在没办理好手续前,不要声张,懂吗?”

“我懂!”燕涵立刻点头。

“那就好!”秦楠笑了笑,觉得似乎自己说话有点直接了,又解释了一句。“我这也是怕郝书纪难做,你该懂得!”

“嗯!”燕涵只好哼哈的点头。

秦楠当着她的面拨了个电话,“喂,人才市场吗?我是信/访/局,调取一个档案……”

打完了电话,秦楠对燕涵道:“毕业证收好,我先带你去认识一下新同事!”

秦蝌长十分热情的带着燕涵走到了走廊尽头一间办公室内:“大家先停一下,我来介绍一下,我们综合科来了位新同志,燕涵!小燕啊,这是高丽丽,机要文书,这个是温岚,一样都是机要文书,以后你们三个是搭档,你们要互相团结,共同进步!”

高丽丽和温岚都站了起来。“欢迎新同志!”

握手后,秦主壬指着一个新的办公桌道:“这是给你准备的,小高,小温,你们两个负责告诉小燕咱们的工作职能,你们是老同志,多照顾一下她!”

“秦蝌长放心,我们一定不辱使命!”温岚很活泼,立刻谄媚的喊着。“您就放心吧!”

不过她倒不是那么世故,高丽丽话不多,微微笑了笑。

温岚很漂亮,有点火辣的味道。

高丽丽清丽,如小家碧玉,她们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年纪。

秦蝌长安排好后,离开了。

“燕涵,坐啊,大家以后是同事了,不要拘谨!”温岚笑着跟她说道。

燕涵坐下来,心里还在嘀咕,这就是工作了吗?

她要成为信/访/局一员了吗?

从此也要捧着国-家饭碗了?

温岚捧着一摞文件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来。“我给你讲讲咱们科室的职能,主要是是文书职能,办信职能,接待职能,督查职能,复查职能,综合调研职能,政策法规咨询职能。咱们是机要文书,负责局机关文电处理、机要保密、档案管理、信件收发等政务工作;负责单位干部人事、劳动工资、培训教育;负责局机关离退休干部管理和服务工作;负责局机关和单位党群工作……”

“行了温岚,你别文绉绉的念文件了。燕涵,没那么难,我们就是管理档案的,把信-访事件录入文档,加密的加密,需要处理的都有人处理了!”

“哈哈!看把燕涵吓得!”温岚笑了起来。

燕涵真的被吓了一跳,因为温岚读得那文件,听起来好繁琐。

高丽丽也笑了笑,突然看着她就问:“燕涵,你是通过什么关系进来的啊?”

燕涵吓了一跳,高丽丽说话好直接。

很多人说这本书《权少的独家宠爱》是总裁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总裁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曲清歌)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