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永恒星君》永恒星君1002无标题 NP 永恒星君娘受
《永恒星君》永恒星君1002无标题 NP 永恒星君娘受

永恒星君 路光 著

吕光,姜颜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2-08 17:14:45
完结小说《永恒星君》由路光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佳作,主线中的主要角色是吕光,姜颜,情节回味无穷,值得加入书单。主要讲的是:看着看着,姜颜忽然害羞的笑了,因为她从这口井中还看到一幅画面。她看见自己身披七彩嫁衣,正在与吕光拜堂成亲。两根鲜红的火烛,辉映出满堂春色。她很满足,坐在柔软的床上,等待吕光掀开她的盖头。也不知过了多久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看着看着,姜颜忽然害羞的笑了,因为她从这口井中还看到一幅画面。她看见自己身披七彩嫁衣,正在与吕光拜堂成亲。

两根鲜红的火烛,辉映出满堂春色。

她很满足,坐在柔软的床上,等待吕光掀开她的盖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姜颜突然听到耳畔传来吕光的声音。

“这是阴神慑人,定心凝意!不要看这口井。”

姜颜立刻觉得有股凉意从心间泛起。

她娇躯微微颤抖,然后从失神的状态中瞬间清醒过来。

她心如小鹿乱撞,怦怦直跳,她微微一怔,眸中露出惧色,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远离这口怪井。

“快离开这里!”吕光声音沙哑,额头上沁出一层绵密的汗珠,似是正在与某种无形之物做着殊死搏斗。

吕光的声音极轻。

姜颜又向后退了数步,她十分惊异,如果说刚才从井中所看到的画面是幻象,那这一切未免也太过逼真。

她眼见吕光还伫立在井旁,疾呼道:“你也回来。”

“动不了!”吕光的眼睛在茫茫夜色之中闪烁着刀一般的精芒。

姜颜身形一闪,掠向吕光,伸手用力想将吕光的身躯推离枯井,不想她使出浑身解数,鼻尖溢出汗水,吕光的双脚就好像扎根在地,竟是纹丝不动。

她脸庞上露出不解之色,讶然道:“怎么回事?!”

“是灵阵。”吕光一字一顿的道。

天地之间,存在着种种难以言明的神奇之理。

灵阵便是修行者以天地至理,借六合灵气,生无穷之力。

姜颜神色大变,朝着这口枯井看去,井口上空竟漂浮着一团白云。

白云缥缈,若隐若现。

姜颜的纤手有些发抖,她知道有一种灵阵禁制,被触发激活以后,会发生此种情况。

画牢。

但凡灵阵阵法皆有阵眼,只要找到阵眼,将其破坏,便能出阵。

当然,如果境界实力足够强大,也可直接破阵而出。

正所谓一力降十会。

然而,‘画牢’这种灵阵,非得是炼气十层的真人修为方可打破。

姜颜贝齿轻咬嘴唇,双目中满是紧张。

“你别挣扎,这是‘画牢’之阵!”

说完后,她脑海中骤然灵光一现,疑声道:“怎么我没事?”

吕光无法明言,只因他已猜到这个灵阵可能是专门用来囚禁道人的!

先前吕光在望向这口井的时候,突觉有一道阴神飘荡在附近,欲要迷惑住自己的念头,电光火石之间,他阴神出壳,击碎了那道无影无形的阴神,之后便发生了这个结果。

画牢…画地为牢。

吕光喃喃低语,此刻这里确实已经变成了一处囚牢,将他束缚锁住,身体无法动弹半分。

这情形岂非跟他生活长大的朱雀大街一摸一样。

静寂之下,忽然间,有断断续续的歌声响起。

歌声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一愿众生平等……二愿红颜长命,三愿人心可测,四愿一杯便醉…五愿灞桥无人,六愿终成眷属,七愿有神有鬼…八愿寿终正寝。

声音清越悠远,宛如天籁震动琼楼瑶台。

片刻后,吕光陡觉周围空气中蓦然升起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他脸色一变,顿而清声道:“小子冒昧,打扰前辈清修,在此赔罪。”

这几句似是而非的歌谣,涵义深远,言简意赅,很像修道者顿悟后所发出的感慨之谈。

盘桓悬浮在井口上空的白云,散发着一种很恐怖的气息,在此地弥漫荡漾。

姜颜的声音已有些发颤:“是何方前辈?”

吕光深吸一口气,脸上再无波澜泛起。

既来之则安之。

他淡定从容的道:“依我看,前辈这首歌,还应再补上一愿。”

良久无声。

黑洞洞的井中瞬即迸发出刺目的白光,漂浮在井口的白云也顿而膨大一圈。

“我这‘好愿歌’已在世间传唱千年,从未有人说过要再加一愿。只因这八个愿望已是世间最美好的愿望。”

这声音淡漠高冷,令人充满距离感。

吕光双目炯炯有神,他虽然弯着腰,不能挪动躯体,但他的眼睛却仿佛在看着无垠夜空,嗓音高亢有力的道:“九愿通天有路!”

“通天…有路。”

那声音不断的在重复咀嚼着这四个字。

“通天有路。好,我加上。人间九愿,方为圆满。”

姜颜美目中露出希冀之色,凝眸望向枯井,诚恳的道:“还请前辈解除禁制,让我们离开。”

那声音沉默了很久,才缓缓说到:“少年郎,我想与你做个交易。”

紧接着,吕光‘听到’脑海神窍中响起一个声音。

“你阴神出壳,跟我来。”

听闻此言,吕光双目一亮,对方语气温和,不像是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样子。此刻他纵然看不到姜颜的神色表情,但吕光明白此声乃是神魂传音,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这后半句话。

吕光神念一动,阴神怦然出壳。

一道金光在夜空下化为虚影,那白云也倏然凝成一点白芒,向井中遁去,吕光将念头意志投影在金色阴神之中,跟随那道白光旋即飞入井内。

井口窄小。

其内却别有洞天。

井中干涸无水,却很干净。

井壁上却挂着一幅画。

画上有条船。

船在水中。

船头站着一个人,负手而立。

四周是被白云掩映的群山。

画技天然浑成,栩栩如生,寥寥几笔,便令人身临其境。

那点白芒骤然一亮,灿烂生辉,将漆黑的井内照亮,之后便向画中遁去。

画,轻轻一颤。

整个枯井也仿佛跟着一颤。

那画中船头的人却是真的在颤动,如同有了生命一般。

这小小的人影竟然在动!

画中人慢慢的转过身来,从船头走到船尾,面向吕光。

出壳的阴神本来是道人念头凝聚而成的灵光,然而却也能变幻为自身面貌。

此时的吕光站在井中,仰首注视着这幅画。

吕光看见画中船头的那个人,正向他缓步走来。

那人须发皆白,是个很老的人。

“我是云鬼。”老人站在画中船尾凝视着吕光,幽幽说道。

他说完便依然昂首望着画中云层里那似有若无的莽山。

“你不知道我?”云鬼竟认为吕光该听过他的名字。

吕光很老实的答道:“没听过。”

“你修成金色阴神,想必出身道门大派。你居然没听过我的名字。”云鬼人在画里,声音却好似是在吕光耳畔响起。

吕光微笑道:“前辈似乎很有名?”

“是。”

“前辈唤我来此,有何事?”吕光问道。

云鬼垂下头,苍老的面容上浮现起浓浓的惋惜之色,“你方才阴神出壳,阵眼已经把你的阴神印记,锁定入画了,因此你才无法离开此井半步。”

“阵眼在哪?”吕光下意识的问道,在他想来,只要将阵眼破坏,那这神秘古怪的灵阵,便能不攻自破。

“这幅画就是。”云鬼叹息道。

吕光思量片刻,问道:“此阵是否仅对道人有用?”

“非也。先前我神魂传音,覆盖此井周围三丈之地,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你踏入阵中,我自会察觉,所以我才会神魂离体,施展道术保护你们。”云鬼语气有些低沉。

“保护?”

吕光听的一头雾水,诧异道,“如此说来,你的肉身的确是在这幅画中?”

“对。若非我神魂离体,将这灵阵自带的‘画心术’消去,恐怕你们已经是沉浸在幻梦中无法自拔的木头人了。”云鬼感伤的道,“画牢,画中之牢,名副其实。”

“前辈,是否毁去此画,灵阵便破?”吕光眼睛一亮,开口问道。

云鬼抬起手指,虚指画中莽山,解释道:“这座山,名为‘重山’,重重叠嶂,在你毁坏这幅画之前,画中的山会显形成真,将你压住。”

“显形成真?”

吕光有些不可思议,目瞪口呆。

借物显形乃是道人在修炼至神魂第八重才可拥有的神妙之术,没想到这幅画里所画的诸般景物,竟然也会成真。

“是,因为这灵阵原本便是修道者和修真者共同布下的。”云鬼的声音显得无比惆怅。

吕光抱歉道:“是小子鲁莽,不该击碎前辈刚才的那缕神念。我以为……”

“不知者无罪。”云鬼摆摆手打断道,“你道境太低。”

吕光怔道:“什么境界才可破掉此阵?”

云鬼答道:“鬼仙。”

修成神魂,成就鬼仙。

吕光黯然,离神魂第十重的境界,他还相差甚远。

“前辈也是鬼仙吧。”吕光茅塞顿开,恍然道。

云鬼神色凄苦,道:“我被封印在灵阵之中,神魂破碎,实力百剩其一。”

“前辈是否有办法让我离开此阵?”吕光担心到天亮后,会有剑园弟子发现他,届时定然百嘴莫辩,毕竟此处离隐藏钟凌、钟凉尸体的地方,仅有半里距离。

“有,所以我才想与你做个交易。”云鬼的双眸深邃如夜。

他虽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却自有一种翩翩潇洒的气质。

“什么交易?”吕光皱眉。

云鬼沉默着没有说话。

吕光的阴神站在画前,也不再出声。

云鬼眼神轻柔似水,长长的叹息一声,道:“帮我从百草园中救一个人。”

吕光愣了愣,问道:“何人?”

云鬼的神情骤然变得激动兴奋起来,颤声道:“他叫白鬼。”

“我们是白云二鬼,长生殿白云二鬼!”

仙侠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路光)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吕光,姜颜)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仙侠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