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花嫁错》掌欢 作者是画只柯基的小说 花嫁错BG
《花嫁错》掌欢 作者是画只柯基的小说 花嫁错BG

花嫁错 画只柯基 著

顾知浅,安子鸢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2-11 08:23:13
本次本喵安利给各位兄弟姐妹们画只柯基原创新书《花嫁错》,传奇人物是顾知浅,安子鸢,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兄弟姐妹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那个什么顾神医,给本员外滚出来!”未见其人先问起声。阿纯见状,从账台后走了出去,“方员外……”“听说今天顾神医在这义诊,本员外倒要看看这位顾神医究竟是何方神圣?!”顾知浅和安子鸢起身走了出去,只见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那个什么顾神医,给本员外滚出来!”未见其人先问起声。

阿纯见状,从账台后走了出去,“方员外……”

“听说今天顾神医在这义诊,本员外倒要看看这位顾神医究竟是何方神圣?!”

顾知浅和安子鸢起身走了出去,只见一干瘦,留着山羊胡模样的男人带着一帮家仆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在下就是你口中的顾神医。”顾知浅礼貌一答,手中扇子扇得好不悠然自在。

“是你?”方员外一手摸着胡子,一边打量着顾知浅。

“不知这位……方员外,找我有何贵干?”

“我道什么顾神医,不过是个小白脸啊!”方员外故意讥讽,身后的一帮家仆跟着大笑。

顾知浅不怒也不恼,还面带微笑,“方员外是在夸我长得好看吗?过奖过奖,我也就只是比一般男子,比如方员外你,生得好看些。”

“你!你就是用这花言巧语欺骗我家八姨太的。”方员外叉着腰,一脸怒意。

“你的……八姨太?”顾知浅显然不记得这么个人物。

“少给本员外装傻!上个月,她就是在你这看过病,回去之后就一直念叨什么顾神医,还嫌……嫌我长得难看!”方员外气得胡子都吹了起来。

这下在场的人算是听懂了,原来方员外发火是因为自家的八姨太“移情别恋”!

“本员外给她吃给她穿,她敢给本员外戴绿帽子。我今天就把你废了,看那小蹄子还怎么念叨你?!”方员外说完,后面的家仆就蠢蠢欲动。

“且慢,我听方员外的意思是我勾搭了你家八姨太?可我实在想不起你那位八姨太是何模样?”

“你个小白脸,勾搭完我八姨太转眼就不认账了是吧?!”

阿纯小声在顾知浅耳边提醒道:“顾神医,就是上个月那个打扮得很艳丽,一直朝你抛媚眼的那个。”

顾知浅的记忆总算是被唤醒,“原来是那位啊~”

“怎么,想起来了。想起来便好,也免得你死得不明不白!”

“方员外,我确实不记得我何时勾搭了你八姨太。不过我倒记得你八姨太是来找我看的什么病了。你那位八姨太一直没有身孕,想让我给她开个方子,可我见她身体健康。想来,定是员外你身体有……隐疾。”

顾知浅依旧笑着,却给人一种不坏好意的感觉。

而被说成“有隐疾”的方员外,就这么被人一语中的,一时下不来台面,恼羞成怒,“你胡说八道什么,本员外身体好着呢,怎么会有隐疾?”

“员外这话就不对了,顾某身为大夫,岂会拿病人的身体开玩笑?我这还有些药,不知员外需要吗?”

“好你个小白脸,什么神医,本员外看你就是庸医!今天本员外非得砸了你的医馆,把你废了不可!”方员外脸色紫青,抡起了袖子。

身后的一帮家仆开始砸药材。

“方员外,你未免太无理取闹了。”这时,安子鸢突然站了出来。

“你又是哪个小娘们,我警告你,别碍事!”

“方员外,凡事讲的是以理服人,你无理在先,蛮力在后,未免太目无王法了些!”

“我说你个小娘们,怎么这么爱管闲事?这小白脸是你什么人?”

“顾大夫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并非你口中的下流小人。”

顾知浅有些诧异,他未曾想过安子鸢竟会为了他出头。

“你们一个个的都是中了小白脸的毒了是吗?我告诉你,我就是王法,在这我说了算。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开,否则,你我照打不误!”

安子鸢直视方员外,没有丝毫退怯之意,“方员外,该让开的人是你。你既口口声声说顾大夫勾搭你的八姨太,那为何不请你的八姨太当面对质?究竟是顾大夫有意勾搭,还是她嫌方员外相貌欠佳。”

“你……”

“另外,方员外你都娶了八姨太,说不定家里还有九姨太,十姨太。你来找顾大夫,不分青红皂白,不听缘由,那是因为你心里其实比谁都明白。管不住家里的姨太,却找无辜之人的麻烦,未免太过无能!最后,我还得奉劝方员外一句,方员外如今比不得那些壮年小伙,家里又有诸多姨太,还得仔细些身体,多多保养才是。”

顾知浅见惯了温柔婉约的安子鸢,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如此疾言厉色。

而她如今这般,竟是为了他出头,胸腔似有一股暖流流过。

阿纯早看呆了眼,而方员外被说得面色铁青,一看就是怒火攻心,“你个小娘们,我打死你!”

说着,一巴掌就要下来。

安子鸢下意识地闭眼,巴掌却迟迟未落下,睁眼,那只手悬在了半空中,而顾知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方员外身后,手中一只银针抵在了方员外的脖子上。

他什么时候过去的?

安子鸢心中大为诧异,她明明就站在顾知浅身边,可一点动静都没有察觉!

顾知浅,功夫竟如此之高吗?

“你,你想做什么?”方员外颤抖着声音。

“方员外,我生平最恨无故对女人动手的人了~怎么着,先道个歉?”顾知浅明明是笑着,可偏偏令人心下一寒。

“道歉,道歉,我马上道歉!姑娘,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愚蠢,在这给姑娘赔不是,求求你让顾神医不要杀我?”方员外完全没了方才的嚣张气焰。

“子鸢,你说我该不该放过他?”

安子鸢本就不是嗜杀之人,不过是看不过他这么诋毁顾知浅,如今对方认错,她自然也不想再追究,“你道歉不该是对我说的。”

方员外明了,立即说道:“顾神医,是我糊涂,还请你饶我一命。”

“也罢,我也不想在子鸢面前杀人,这医馆见了血也晦气。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过你胆敢再上我医馆闹事,我决不轻饶!”

顾知浅说完,收回手中的银针,轻轻一推,方员外倒在地上,他的家仆连忙上前将他扶起。

“还不快走?嗯?”

“走走,我们马上走。”

方员外连滚带爬地离开济春阁。

在身后的安子鸢和阿纯没有看到顾知浅的表情,但方员外却看得很清楚,那带上了杀意的桃花眼,犹如妖魔一般,十分骇人!

“顾大夫,你没事吧?”安子鸢问道。

顾知浅回头,一如往常的温柔笑容,桃花眼笑意盈盈,“没事,方才有没有吓坏你?”

“没有。我,去把牌子拿出去。”安子鸢偏头,拿起地上的牌匾走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花了眼,方才顾知浅看她的眼神有些……炙热,像要把她看穿一样。

“子鸢姑娘,我来……顾神医,你做什么?”

阿纯刚走到一半,顾知浅便伸手拦住了他,一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安子鸢。

“阿纯啊,我的心一直在跳啊~”

“顾神医,你在说什么呢?人的心不是本来就一直再跳吗?”

“你太年轻了,不懂。”

顾知浅唇边的笑意逐渐放大,二十多年来,他第一次这么强烈地感受到心在跳动……

古代言情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顾知浅,安子鸢)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顾知浅,安子鸢),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