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一双幽色出凡尘》文笔好的仙侠小说 全文章节 一双幽色出凡尘帝王攻
《一双幽色出凡尘》文笔好的仙侠小说 全文章节 一双幽色出凡尘帝王攻

一双幽色出凡尘 焱焱凡星 著

凡星,顾凡星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2-11 12:11:48
这回给小说迷们呈上焱焱凡星所编写的仙侠奇缘佳作《一双幽色出凡尘》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凡星,顾凡星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近些日子永安城更显萧瑟,顾家小院里井上的辘轳滴滴答答的滴着水,阳光穿透水珠映照出点点光斑,顾老头倚着门坐在门槛上晒着太阳,他看着挂在屋外洗的干干净净的衣物暗叹不已。前些日子,穿着这身衣服的男子还在这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近些日子永安城更显萧瑟,顾家小院里井上的辘轳滴滴答答的滴着水,阳光穿透水珠映照出点点光斑,顾老头倚着门坐在门槛上晒着太阳,他看着挂在屋外洗的干干净净的衣物暗叹不已。

前些日子,穿着这身衣服的男子还在这破落小院里砍柴担水,眼下他却去了外地治病,谁能知道他还会不会回到永安城看望自己,会不会想着凡星......

这丫头年纪越来越大,好不容易找到墨流尘这种各方面都不错的男子,却不想天公不作美......

哎,不过邻居周裁缝家的小儿子周子生倒是也不错,皮囊虽普通了些,但是凭着自己一双手也为家里添置了不少物件,人又是个不爱说话的老实蛋,和凡星也倒是能互补,不如去周裁缝家探探风!自己这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这亲事不可再拖了......

想到这里,顾老头便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甩了甩有些发麻的脚,瘸着步子往院门口走,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一阵敲锣打鼓,顾老头伸出头一看,只见远处繁弦急管,红鸾轿前周子生身着喜服骑着一匹挂着喜绸的瘦马一副轩轩甚得的样子。

顾老头急忙上前想瞧个清楚,没想到款款而来的马队竟果真是周子生家人,今日竟是那周子生的吉日......

“爷爷,这周子生娶个媳妇儿阵仗真大啊,还专门请了吹唢呐的,吹的真好啊!”

“是啊,吹的我都想提前走了......”顾老头看着从身边走过的马队哀哀怨怨道......

“你怎么在这?”顾老头登时反应过来吓了一跳转头看着顾凡星。

“我来给小姐买炸糕,顺便给您也带一份!”

“炸糕炸糕,就知道炸糕,这邹小姐整日里使唤你买炸糕,也不给你说门亲事!”说着顾老头从鼻子里哼了哼,狠狠的白了眼凡星往回走。

凡星不知道顾老头大清早哪来这么大的脾气,悻悻的闭了嘴跟在身后。

一老一小踩在脚下的影子一个挺拔一个微微有些佝偻,顾凡星向后移了移找到了好的位置为爷爷遮住晒在身上的阳光。

“让开,都让开!前面的轿子往边上。”

顾老头被凡星向后轻轻扯了半步,他们这才看到身后又来了一批浩浩荡荡的马队均是蹄下生风。

领头的侍卫身披铁甲,手持佩剑,对着周子生迎亲的队伍大声命令道:“马上人迅速下马,这可是纪将军和琼英公主的车队,如不下马让道,杀无赦!”

正威风凛凛气宇轩昂的周子生闻听此话,急忙下了马,吆喝着身后的迎亲队伍均靠在路边,周子生则瑟瑟的站在一边不敢抬头。

顾凡星听到侍卫说是纪沐云的车队,立刻向前一步探头看去,只见永安巷水泄不通挤满了一睹纪将军英姿和琼英公主芳容的百姓。

“听说这琼英公主是皇上许配给纪将军的,想必定是个婀娜佳人......”

顾凡星生生把旁边人的话听进了耳朵里,她听邹老爷说过此事,但是他竟然把她带到了永安城,看来赐婚之事并不假。

顾凡星想那琼英公主定是晕晕娇靥轻颦黛螺,再想想自己素衣寡面一只木簪,料峭秋风凌乱了发鬓,这么一比自己都不免有些好笑,任是他凛凛英姿视瞻不凡,也与自己并无干系,恩情便是恩情,那是以命换命的事情,绝不可有逾越之心。

正想着轿辇已经到了面前,顾老头急忙往回拉着凡星道:“凡星,小心!”顾凡星抬头看去这才看清纪沐云轿辇较宽差点碰到了自己,顾凡星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停!”

忽然轿中之人命令轿夫停下,顾凡星听出了这是纪沐云的声音,当即拉着顾老头向反方向走。

“凡星姑娘可是你?”只听身后有人喊道。

顾老头停下脚步拽住了顾凡星,凡星咬了咬牙心道:“反正还要在邹府见到,早些见到与晚些见到都是一样......”

想着她便转过头,却不想看到纪沐云透过轿帘笑看着她,那笑容依旧如炙夏傍晚的晓风残月,千种万种风情浸在眉目之中,她不知是第几次被他的笑倚秋枝撩了心魄,此时见到他便又失了那波澜不惊。

纪沐云见顾凡星站住了脚,便亲自下了轿辇迎了过来。

“凡星姑娘,今日不当值?”

凡星勉强笑了笑躬身行了礼举起炸糕道:“奴婢来给小姐买炸糕!”

“奴婢?......”纪沐云听着凡星生硬的称谓皱了皱眉头,正欲继续问下去,忽然他的余光发现凡星身边有一位老者正昂首紧盯着自己。

他转过头却见老者一手正拽着顾凡星的袖子,对于自己似是并不畏惧,这样的表情让他顿生好奇:“凡星,这位是?”

凡星见爷爷竟然就这么毫不避讳的盯着一国大将军不禁有些胆寒,立刻道:“回将军,这是奴婢的爷爷。”

“爷爷?”纪沐云忽然云开月明一般又荡出了一抹笑容双手握拳道:“顾老伯您好,我是凡星的朋友,我叫纪沐云!”

顾凡星惊愕的站在一旁,谁能想到堂堂将军竟然对一介草民行这抱拳之礼,邻里皆诧异不已互相窃窃私语,凡星有些手足无措捏了捏顾老头的胳膊示意他回应纪沐云。

顾老头避开凡星的手仍旧面不改容道:“我知道你是谁,你救过我,我顾振峰在此谢谢纪将军的救命之恩,但是一事归一事,请你离我的孙女远一点!”

凡星心跳忽然静了下来侧着耳朵竟连头都不敢转向顾老头,纪沐云渐敛了笑意,目光如同孩童到了陌生之地疑惑的看着他。

顾老头一脸嘲讽道:“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当初你为何救我,不管你屡次出现在这里是何意,但是你休想打凡星的主意!”

“爷爷......”顾凡星不明白爷爷的举动如此洞心骇目究竟是为何。

“你闭嘴!”顾老头阻止了顾凡星又道:“我和凡星并不想再招惹祸端,还请纪将军放过我们!”

纪沐云缓缓直起身躯,眉峰挑起,双眸瞬间结了数丈寒冰:“顾老伯此言何意,纪某未能理解......怕不是误会了什么?”他昂起高挺的身躯意味深长俯视着顾老头。

此时两人之间如同枯藤上攀爬的蝮蛇与崖顶高凛的鹰隼皆是耽耽目视对方。

顾凡星满腹疑问却在此时无法开口,她不知道爷爷究竟为何会对纪沐云说出这些话,而此时的纪沐云也并不像是往常她认识的那个如沐春风的纪大人。

“顾老伯想必是当年受伤未愈,现下把我当成了旁人!九海。”

“在!”纪沐云唤出了贴身侍卫放慢了语速道:“为老伯多寻些大夫,老伯当年伤势较重,想必还留有旧疾。”

“是!”

言毕纪沐云缓和了表情:“顾老伯,当年之事你不必记挂在心,我定会好好照顾凡星,让她早些忘记当日之事!”

“你,咳咳咳......”顾老头还未接上话便大力的咳了起来,顾凡星忙上前搀扶住他,正色道:“纪大人可是与爷爷有事瞒着我?”

“何事能瞒得了凡星姑娘?顾老伯看来是旧伤加重了,不知凡星姑娘可否还需要那若木?”

听到“若木”二字,凡星立刻变了脸色:“纪大人可有办法?”

“先送你爷爷回家吧,这事我们随后再说。”说罢纪沐云弯腰帮深咳不止的顾老头拂了拂后背:“顾老伯,你照看好自己的身子,无论你是否误会了什么,我纪沐云定会帮你治好这伤,你放心,我答应你,只要我在顾凡星绝不会有任何危险。”

凡心怔在当地,即便是当下一头雾水,但是听到纪沐云这般言语不禁涣散了片刻。

纪沐云向顾老头拜别后便上了马车,徒留顾老头和顾凡星以及一众街坊立在永安巷中目送车队离去。

“这老头怕不是疯了吧?”凡星无暇顾及这些街坊的言语,环着顾老头进了自家屋内。

“咳咳咳咳......”又是一阵咳喘,顾老头忽然呕出了一口鲜血,暗红的血液泼洒在被褥上触目惊心。

“爷爷!”顾凡星大惊失色,立刻奔出屋外叫邻居王大嫂去找杜芝清,当顾凡星再回到屋内时,顾老头已经平静了许多,凡星立刻端了水到他身边:“爷爷,喝些水,杜大夫马上就来!”

“没事儿不用了,老毛病......凡星啊,你要听爷爷的话,不可与那纪沐云有过多来往,你记住了吗?”

“可是爷爷,他救过我们啊!”

凡星并不能明白顾老头此言何意,她只记得血痕铺就的道路上,那獠牙恶兽紧追不舍,漫漫绿屏遮天蔽日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这片域之地,她眼前满是赤色雾丝偶尔混进点滴泥水,看不清前路,更不敢回头凝伫,沉沉的气息声盖过了身后如疾风般奔来的讨命之物。

血......她的鼻吸、唇齿、喉间、双眸尽是鲜血,此时她连如何哭都忘却干净,胳膊被身前之人狠狠拽住,肩膀如撕裂一般疼痛,脚下早已被拖拽的失了步履,数次脚踝都像是几度反转早已疼到麻木。

有些许片刻天地似不复存在,连自己也像是不复存在,浑浑噩噩天旋地转灰蒙一片......

忽然身前之人松开了手,还未等自己反应就已经被推搡到一边,额头有些钝痛,她不停的问着自己:“我是不是在做梦?我要不要醒来?就这样永远的梦下去还是要醒过来......”

耳边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她清楚的听到什么东西发出了沉沉的鼻息和低吟声,到底是什么?为何忽然什么也想不起来,为何睁不开双眼......

“凡星,快跑啊,跑啊!”凄厉的叫喊声划破了顾凡星的碎梦。

她趴在铺满枯叶的泥地里,懵然睁开双眼使劲朝着叫喊声看去,染红的世界里一只一人高的立鬓犬兽,张着血盆大口正啃食着男子的臂膀,那男子挥着另一只沁满鲜血的手嚎叫:“凡星,跑啊!求你了!跑啊!”叫喊声充满了绝望,哭声惨叫声混在一起如同修罗地狱的恶鬼哭救哀嚎。

她听着这断魂啼哭慢慢爬起身,壮着胆子往男子身边移。

“凡星,凡星,不要啊凡星,不要过来,快跑啊!跑啊......跑啊!”男子似是已经崩溃放弃了抵抗任由恶兽撕咬自己,他满脸的血水掺杂着泪水绝望的看向凡星,一声比一声弱:“跑....跑....”

凡星脑中一片空白,她无意识的走向那个唤着自己名字的男子,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甚至已经忘记了恐惧只是张着嘴不停的抽泣......

在万籁都要归于寂静时,忽然一根箭稳稳的射入了恶兽的眼睛,恶兽翻滚几下便没了动静,她跪倒在地抬头向箭疾驰而来的方向看去,一缕阳光如那箭杆一般射入厚厚的树层,洒在扛着弓的少年脸上。

他孑然独立在骏马之上,冷傲孤清,眉间的红色小痣如微小的宝石纂刻在轮廓鲜明的面庞......越凡遗世......

他的名字叫“纪!沐!云!”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一双幽色出凡尘》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凡星,顾凡星)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焱焱凡星)这种迥异与其他仙侠奇缘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