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我拿着爱的号码牌》爱的号码牌原唱 小说大结局 我拿着爱的号码牌年上攻
《我拿着爱的号码牌》爱的号码牌原唱 小说大结局 我拿着爱的号码牌年上攻

我拿着爱的号码牌 十号的木易 著

江一博,余扬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2-13 20:04:33
《我拿着爱的号码牌》由网络作家十号的木易所著,终于迎来了流光溢彩的大结局,江一博,余扬这两位主人翁会有怎样的情节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芬芳复杂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一行人收拾好行李,从火车站浩浩荡荡的走出来。虽说是夏天,早上仍然会感觉到有些凉意,我忍不住擦了擦手臂,希望能磨出点温度。江一博随即从包里面掏出了一件他的格子衬衫给我,红色暗黑格,穿上去众人都说挺合适的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一行人收拾好行李,从火车站浩浩荡荡的走出来。

虽说是夏天,早上仍然会感觉到有些凉意,我忍不住擦了擦手臂,希望能磨出点温度。

江一博随即从包里面掏出了一件他的格子衬衫给我,红色暗黑格,穿上去众人都说挺合适的。

我笑着对江一博说:“这样吧,他们都说着合适,说明呢我身材和这件衣服很搭配,以后就给我穿啦。”

他宠溺的摸了摸我的头:“好呀,正好想怎么要你带上属于我的专属标记,这样还省事了。”

众人狂呼受不了我们在撒狗粮。

我白了他们一眼,像是人群里面最受宠的小妹妹。

此时,我有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舒适感。

大概是因为这种受众的目光以及温暖的氛围吧。

从检票口出去,竟然没留意,下起了大暴雨。

我掏出自己的大包,有准备的将雨伞拿了出来。

然后看见其他人,只有阿寻也掏出了一把雨伞,米瑶和梁霄朝着我吐了吐舌头,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们两个。

“你们两个没带雨伞吗?嗨,两位小主。”

“嗨,出来玩的,带那雨伞多重啊,行李也难得提呀,可不像你有江一博,哎,命苦啊。”

“你看看阿寻也带了呀,想偷懒就直说。”

顺带翻了个白眼给她。

“我也没带,都没这种拿伞的概念。”梁霄接话道。

“没事,你和我一起吧。”阿寻回复道。

看着旁边另外两个男孩子,他们同时摊了摊手,谁知道六个人竟然只有两把伞,也不见其他地方有卖雨伞的。

正在忧愁之际,恰好有几个女孩子一起从我们身边经过,顺带好像瞟了我们一眼。

我看了下,好像就是之前占了江一博座位的那个女孩。

她似乎是看到了我们手上的伞和站着的人,以及目前的窘迫情况。

这时,她将我手上的伞递给了身边正在看着下雨的江一博。

说不惊讶肯定是假的。

她开口说话:“这把伞给你,刚才多谢你给我让座了,精神疲惫,我也感冒了,没来得及向你说声谢谢,不好意思啊。”

江一博回复了一下:“没关系的,我们等雨停了再走,不用你给伞了,到时候不好还给你。”

“嗨,这有什么,一把伞而已,不用还了,就当作是你给我让座,我回报的礼物吧。”

江一博有些为难的往我这边看了看,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我点了点头,示意接下。

他才伸了手过去接着。

女孩还在说:“嗨,看你们的样子好像不是这里的人呀,我正好是这里的本地人,今天刚回家,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找我的。”

随即笑了起来。

“不用了,我们这里还有一个本地人带路呢。诺。”江一博边说边指着旁边的余扬说道。

“哦哦,这样更好,哈哈。”

我们以为她会直接结束这场对话。

江一博再次对热情的女孩表示拒绝,“不用啦,不用啦,有问题我们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

空气瞬间凝固了好一会,此时余扬此时开口了。

那女孩子点了点头。

“哎,你的名字是什么,我备注一下。我叫余扬,多余的余,神采飞扬的扬。”

“我叫颜添,颜色的颜,添加的添。”

“好,我记下来了。”

随即完成验证消息的工作,女孩朝着我们挥了挥手,做了一次告别。

我们目送他们离去。

因手上这把伞,我们多了一层保证,六个人,两人一把伞刚好凑合着用。

随即出了车站。

是很小的县城,我们问余扬应该怎么坐车。

他告诉我们这个小县城不用坐车,走路都可以抵达到他爷爷奶奶家。

县城里面居然都可以走路到家,对比起我们家乡那边大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县城。居然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我们跟着余扬的步伐往前走。

一路上风景真是不错。

很快,我们从一座矮矮的小桥上走过,小桥旁边布满了青石台阶,桥下流水潺潺,靠近岸边的小河旁有一座小船停靠着,目测暂时无人,从远处望去,恰到好处,竟有一种静谧和谐的田园风景的错觉。

岸边上还有一座与小桥形成垂直角度的铁索桥,余扬抬手指了指山那边,介绍说:“住在山那边的人们不方便出来,政府便从县城搭建了一座桥过来,方便那里的人下山采集所需要的日用品和食材。”

视线往更远处望去,山重山,山叠山,似原始大森林般,浓荫蔽日。仅仅留有一个门那么宽的入口。一面临溪,显示出蓬勃的景象。

生活在那里的人是不是也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边舒适惬意,像人间天堂呢?

思绪逐渐蔓延开来,余扬带领我们往前走。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就到了一座两层楼的建筑前,余扬停在门口,放下行李,然后重重的用手敲打着门。

我们都叫他小声一点,耳朵多有些震耳欲聋的错觉。

余扬仍然不听劝阻,有力量的敲了三下,又三下,每次都是三下。

过了许久,门背后才传来了重重的脚步声,有人来开门了。

打开门的人,是一位老人,已经上了年纪,许多白发已经爬上了头,背部佝偻着,弯着腰,导致走路些许缓慢。小心翼翼的将门完全打开到角落里面,才认真的端详着来人。

“爷爷,我回来啦。“余扬用扩大了的分贝朝着面前的老人喊道。

老人朝着我们裂开了嘴巴,笑出了声“回来啦,回来了好啊,我的大孙子。”

老人家的牙齿已经掉的七零八落,但是精神仍然很好。

“我奶奶呢?”他随即问道。

“你奶奶他在厨房里面弄吃的呢,听说你们要来很多人,她怕不够你们吃。”

老人家用最大的分贝回复。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杂志创刊号上曾看过对十号的木易的评价,说《我拿着爱的号码牌》是神作,但是很担心今何在再也写不出超越《我拿着爱的号码牌》的小说来。作为十号的木易的好基友,真是一语成谶。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十号的木易再也没有写出和《我拿着爱的号码牌》一样有灵气的作品。个人认为十号的木易在想象力丰富,但是行文节奏松散,故事性弱,写着写着就把小说写成了散文。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