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夫君罩我去宅斗》夫君罩我去宅斗免费 耽美 夫君罩我去宅斗玻璃
《夫君罩我去宅斗》夫君罩我去宅斗免费 耽美 夫君罩我去宅斗玻璃

夫君罩我去宅斗 椒房宠 著

柳和秋,李氏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16 21:02:48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夫君罩我去宅斗》的创作,是作者椒房宠最新力作的古代言情作品,创作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空气中弥漫着小厨房咕咚咕咚煎的药味,夹杂着屋顶的干草陈旧的特殊气味。小廊前梳着双鬟的女童,一边吃着果子,一边朝院内跪着的孩子讥笑:“一会等爹爹回来收拾你。”从里屋传来声音:“豆蔻儿,去瞧瞧谢三家的送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空气中弥漫着小厨房咕咚咕咚煎的药味,夹杂着屋顶的干草陈旧的特殊气味。

小廊前梳着双鬟的女童,一边吃着果子,一边朝院内跪着的孩子讥笑:“一会等爹爹回来收拾你。”

从里屋传来声音:“豆蔻儿,去瞧瞧谢三家的送米伙计,催他赶紧把米送过来。”

“唉,就去!”

梳双鬟的女童忙站起来,穿过小廊,出了柴门。

天边一色儿红彤彤的云霞,张扬地铺在柳庄这个小地方的天空上。

春日发的树枝芽儿被落日印得红彤彤的,院子里很安静,只有小厨房的药水滚了,扑通扑通得吵闹着。

这个院子很简单,不仅仅说的是它的构造,还有里面的家庭成员。

泥土糊成的小院里有一溜儿小廊,小院稍左一些是一颗老梨树,右手处是小厨房,朝南坐北的就是正屋了。

此时跪在小院里的一个女孩,她穿的衣服和方才的豆蔻儿一比,就显得有些见拙了。衣服比她大许多,还被浆洗地发白,这就显得她更加小的可怜。

这是庶出的二女,与养在老祖母跟前的元哥儿是一母所出。像他们爹这样一个穷酸秀才,这柳庄里可不少,但是纳了妾的却不多。

柳和秋考中了秀才,娶了商贩的女儿李氏。商为末士为本,在柳庄这样的小地方,也没这么刻意。

柳和秋得了李氏的嫁妆贴补,家里又有许多宽裕,但若是在这李氏春风得意的时候纳妾,柳和秋是不敢的。柳和秋的小妾还颇有些来头。

柳和秋去参加院试前,与同窗在祈州城的酒楼里吃酒。

席间谈到柳庄上头的祈州城的崖坝泄水一事,谈话间竟被永毅伯手下治坝的官吏听到,上报了永毅伯,院试后二人被永毅伯邀至府上畅谈。

永毅伯对柳和秋甚是欣赏,赏了他一个美姬做妾。

可对柳和秋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当他得知这女子肚内早有了永毅伯的孩子,那种憋屈感如潮水向他涌来。

这事本不是永毅伯所意,乃是这永毅伯府的当家主母的意思。这位主母是圣上五妹宣宜郡主的小女儿,从小养在郡主身边,手段厉害。

永毅伯忙于朝事并不知道这位美姬有了身孕,但永毅伯夫人管内眷的事情,知道了事,在柳和秋来时撺掇了永毅伯把这眼中刺送了出去。

她本是想叫个人牙子,把这女子发卖了出去,正好柳和秋来了,也省的她叫人牙子了。

李氏在家逗弄着两岁的女娃娃,而她那院试回来的夫君后面还瑟缩着一个人,一个美人,她就是音妙,让李氏恨不能己的人。

音妙生下柳青黛后又怀了柳和秋的孩子,可是身子弱生下柳青元也就撒手人寰了。

家里唯一的男孩儿青元被老祖母养在跟前,庶女青黛养在李氏那儿。李氏本来十分厌恶元哥儿,可后来得得知自己生豆蔻儿落下了病根,不能再生了,也就坦然了。

但这个和柳家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小畜生柳青黛,李氏就是横眉冷对。要不是当初怕永毅伯府要追回这孩子,李氏早就一盅药灌到音妙肚子里把这小畜生给流掉了。

“娘亲,爹爹回来了,爹爹回来了。”

门口传来女童稚嫩又欢喜的声音,而跪在院中的青黛听到这声音则是细微的颤抖了一下。

柳和秋没中举,考了两次后也就罢了,在柳庄右篁开了一个书坊,做教书先生。收益虽然不多,但也能养活这一大家子。

外面的脚步声逐渐加大,李氏从里屋出来,忽略跪在院前的青黛,径直走到门前。

“今日怎么晚了些?”李氏接过柳和秋手上的书囊,又笑嗔:“豆蔻儿,快下来。这么大了还要爹爹抱,也不害臊。”

柳和秋单手抱着豆蔻儿,笑着进院:“无妨。”

他们似是没有见到青黛似的,说说笑笑进了里屋。

落日的余晖惨淡地投下斑驳的影子,笼罩在青黛身上。她那被浆洗地发白的衣服渡上了一层暗淡的金色。她吸吸鼻子,用小手指扣着泥土。

“你在这跪着做什么?”

头顶炸开一声严厉的问责。

青黛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嗫嚅道:“我.......”

“爹爹,她打碎了外祖母送我的青玉镯。”柳青蔻稚嫩的声音传来。

柳青蔻是柳家的长女,小名豆蔻儿。外祖是商贩,有些闲钱,当年柳和秋拜帖子迎娶李氏也是有这个原因。

“我没有......”

青黛小声想要辩驳,这个镯子是收在李氏那的,青蔻想拿出来玩却磕着了柜锁,裂成了两瓣。

青蔻抓青黛顶包这事也是家常便饭了。于是青蔻先告诉了李氏,果然,李氏怒不可揭,责打了青黛,让她跪在院前。

“柳青黛!”

柳和秋怒喝,他是读书人,就算生气也不会责打孩子。他与青黛本就淡泊,音妙离世前,泪眼婆娑求他看在自己的薄面上,照顾青黛。

那样一个如花朵美丽的人,来到柳家后就日渐失去了光彩,生产失血后面如纸白,在柳和秋答应照顾青黛后,心事了了,回光返照,绽放了一个动人至极的笑容。

“到柴房去!今日不许吃饭!”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夫君罩我去宅斗》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椒房宠)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