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国子监绯闻录》大帝姬 18禁 国子监绯闻录小说大结局
《国子监绯闻录》大帝姬 18禁 国子监绯闻录小说大结局

国子监绯闻录 页里非刀 著

沈泽棠,刘氏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17 15:10:39
《国子监绯闻录》由网络作家页里非刀所著,终于迎来了引人入胜的大结局,沈泽棠,刘氏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芬芳复杂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沈泽棠颌首听着,二人朝堂政事议完,又杂聊起京城奇闻,朱颐听得意犹未尽,直至残阳夕落,再吃了一席方散。出了鹤鸣楼,沈泽棠入轿,择了条僻净的青石街回府,行走间,将方才于昊王所谈简而告之徐泾,问他做何所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沈泽棠颌首听着,二人朝堂政事议完,又杂聊起京城奇闻,朱颐听得意犹未尽,直至残阳夕落,再吃了一席方散。

出了鹤鸣楼,沈泽棠入轿,择了条僻净的青石街回府,行走间,将方才于昊王所谈简而告之徐泾,问他做何所想。

徐泾沉吟道:“太子忌藩王尤以昊王更甚,他文韬武略,兵力强盛,且富可敌国,虽无反心,日后对新皇也未必有多忠良。如今太子屡次谏言皇上,请求撤藩,若皇上允诺,他继位后不必充恶人,若不允,以他此时胸臆,撤藩削王势在必行。”

“皇上会允么?”沈泽棠看他一眼。

“自然是不允。”徐泾摇头:“太子此棋着实走错,急功近利反太过昭显野心,倒给昊王以备之机,那是个颇能隐忍,并有十足耐心的秉性,而二爷您,只怕想置身事外已难。”

沈泽棠深眸一睐,心中自然知晓,昊王将青年才俊留与他用之含意。

他默了片刻,慢慢道:“昊王是无反心,但若逼得走投无路,定会孤注一掷,暂不去管他,无论他推举的那二人是否合用,我也必得抚植德才兼备者,日后能恪尽所用,翰林大考在即,我已将各府学的荐信细阅过,倒有几个不俗。”

忽得想起晨时秦家老宅外,被自个握住胳臂的秀气少年,月白裳,绾蓝巾,饶是端端素雅,瞧着粉面朱唇,只是那眼儿也不似少年,太过水汪了,让他无端的竟觉得,有几分妩媚。

冯舜钰!肃州三试案首,文章做的好。

转念一想他颤兢兢又强装镇定、怕死他的模样,沈泽棠忍不住笑了笑,抬头见徐泾正一脸探究的瞟他,逐也盯他,问:“你怎这样看我?”

徐泾暗忖沈二方才的神情,着实有点......色欲熏心的感觉。

倒不敢直言,沈二平日待他甚为宽容,却不表示就能肆意妄为。

沈泽棠有更要紧的事交待他,继续道:“你让沈桓亲去一趟甜水胡同的五鸾楼,寻一个眉心有朱砂痣的妓娘,我要自后再无此人。”

“是在鹤鸣楼窗下,买胭脂的那个!”徐泾很快反应过来:“只怕有打扫惊蛇之嫌。”

“无妨!太子手下党羽如今是愈发猖狂,给他们警个醒,莫以为旁人不知其所为。”沈泽棠眼神一冷,胆敢来盯昊王和他的梢了。

徐泾应诺下来,拐过卧佛寺街,即是宝庆胡同,轿夫行走渐缓渐停,抬眼望去,占了半街的沈府朱门已现。

........

舜钰回至玄机院已是黄昏时分,房里掌上灯,绢荷搬来束腰梅花凳,伺候她坐下,红枣糖茶才吃两口,就听有人来禀话。

肖嬷嬷掀帘迎进,是砚宏房内的丫头,名唤小蝶,走得急了,鬓边汗渍渍的,快言快语道:“四爷让我来传个话,五姑娘当着大夫人的面,说云姐儿为了你,害起相思病来,大夫人是个多心多意的,指不定要生甚么夭蛾子,你总要谨慎提防着好。”

说罢转身要走,舜钰认出她来,是元宵戏宴上,替秦砚昭搬椅的那丫头,逐命绢荷递几百吊钱给她,再送出门去。

房里静的很,仅有舜钰将瓷碗儿搁桌上的响动,她蹙着眉东想西想,忽站起身,让肖嬷嬷跟着,这就去给刘氏问安。

进了院子,几个丫头正站在廊上嘻闹,见着他们忙迎过来,听是寻刘氏的,忙领着朝东房走,早有机灵的去传过话,嬷嬷打起帘子请他们进去。

入了房,刘氏独自坐在桌前用晚饭,一碟芦蒿炒面筋,一盘青菜花炒蛤,一大碗煨的浓油赤酱的猪肉,都不曾动,她就着一小方红腐乳,慢慢吃着粳米粥,见是舜钰,招呼她坐自个身边,又命丫头去拿一副干净的碗著来,见桌上无可吃之物,逐笑道:“今吃得简素,你倒来了,下次早些知会我一声,现就凑和吃些吧。”

舜钰笑着答应,一起吃半会后,刘氏让伺候的丫头退下,仅留了肖嬷嬷,这才询问起下午见官役的情形。

舜钰简短说个大致,状似无意提起沈泽棠:“秦伯伯恐我被责难,可是知会过他?”

刘氏叹口气,眉眼略带忧:“周忱父子谁能惹得起?暂且不论他位高权重,他身后所倚之人是当今首辅徐炳永,周海因是去老宅子见你出事,无论如何,他们岂会放过你.......那沈大人素不爱揽事,原是婉转回绝的,只因他府里老夫人曾身染恶疾,老爷救治过,如今勉强还个人情罢了!”

稍顿又嘱咐:“再莫和砚宏他几人厮混,怎么死都不晓得。”

舜钰点头应诺,又宽慰她:“姨母放心,钰儿即去国子监入学,一心只读圣贤书,再不惹事生非。”朝肖嬷嬷暗瞟一眼。

此话出,刘氏反更锁紧眉头,她小户出身,妇道人家,只晓得以夫为天,万事恭顺,对眼前夫君与舜钰所为不敢言半句,却日夜辗转难眠,心惊胆颤的要命,更不敢多思一个女孩儿如何能在监生堆里,吃穿住行而不被察觉,倘若一旦事发该又如何保全?!

她突然想往祠堂烧香礼佛,念几章经去。

肖嬷嬷上前一步,将之前小蝶的话如此这般禀明,刘氏有些半信半疑,舜钰把早前元宵节翦云送香袋,及她转赠蔷薇铜墨盒子的事讲了一遍,只道:“我已于翦云妹妹说的明白,自个是订过亲的,她却十分不信,还烦请姨母早些开导,免生出烦恼事来。”

刘氏这才有些恍然:“前日里,她缠着老爷问你的事,老爷不曾多心随口答了,却是为这个。”

想想火气犹生,冷笑道:“怪不得早时遇到大夫人,她阴阳怪气的,要给云儿东家李家的说亲事,由首原来在此呢。这丫头把心思袒露给旁人,倒对自个亲娘守口如瓶,我懒得管,随她去了。”

“五姑娘年少,性子天真软弱,被人三言两语哄迷去心窍,也是情理之中,一时糊了眼而已。”肖嬷嬷陪笑:“旁人当热闹来看,若夫人也不管不问,还得有谁怜她呢,听说近日里茶饭不思,或许是真病了。”

一本有趣的书,沈泽棠,刘氏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国子监绯闻录》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沈泽棠,刘氏)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页里非刀)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沈泽棠,刘氏)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对英国的法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