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强势宠婚,娇妻总想逃》天价娇妻 历少,强势宠婚 GAY吧 强势宠婚,娇妻总想逃男妃文
《强势宠婚,娇妻总想逃》天价娇妻 历少,强势宠婚 GAY吧 强势宠婚,娇妻总想逃男妃文

强势宠婚,娇妻总想逃 几时凤雨 著

尉容,韩老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19 17:37:27
几时凤雨优质作品《强势宠婚,娇妻总想逃》由几时凤雨最新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故事,光环人物尉容,韩老,情节波澜起伏,非常非常不错。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蔓生下意识问,“来买画难道是羞耻的事情?”殊不知她无心的反问,倒是让庄宜一愣,尉容微笑说,“要真是,那来这里的人都是不知羞耻了。”这两人太过默契的接话,无疑是挑衅讥讽,庄宜面上无光,她怒道,“你一个已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蔓生下意识问,“来买画难道是羞耻的事情?”

殊不知她无心的反问,倒是让庄宜一愣,尉容微笑说,“要真是,那来这里的人都是不知羞耻了。”

这两人太过默契的接话,无疑是挑衅讥讽,庄宜面上无光,她怒道,“你一个已婚女人,公然和男人私下成双入对,简直是道德败坏!”

蔓生这才明白,她是为了温尚霖愤不平,她淡然回道,“你都说是公然了,大白天的,我能败坏什么?我只是和朋友出来买画。”

“朋友?”庄宜嘲讽质疑,侧目瞥向尉容,“你和这样一个男人会是朋友?”

“难道不可以?”蔓生当下表态。

对于庄宜的轻蔑,尉容温文笑道,“庄小姐,忘了问候,再次见到你很高兴。”

庄宜尽管还会为他的容色所叹,可心里已经不屑,“你少在这里装什么绅士,自己是什么底细,难道自己还不知道吗?”

“我还真不知道。”尉容应声,偏生一副和他无关的模样。

“简直假正经,你不就是靠出卖色相来换取金钱!”庄宜清楚记得温尚霖对她的警告。

“庄宜!”蔓生已经听不下去,厉声制止她,“你不要说话太过份!”

“我说的句句属实,又哪里过份了?”庄宜态度愈发张狂,丝毫不给情面直接揭穿,“他就是一个虚有其表只会靠女人的男宠!”

虽然明明知道尉容是男公关,可在这样的场合,被别人这样谩骂,蔓生还是感到愤怒!

“道歉!不然我告你人身攻击!”蔓生连声音都发紧。

庄宜气焰更甚,“林蔓生,你自身都难保,还有什么能耐来告我?你以为我怕你?最后丢脸的只会是你们!”

就在争执中,尉容却没由来的笑了一声,“呵。”

他太过突兀的笑让两人停下,纷纷望去,见他倚着廊柱,身姿风雅,慵懒置身于缤纷的画作中,哪怕是此时都竟透着非凡气质,让人不禁发怔。

“如果我没有这张色相,温家家宴那晚庄小姐还会热情招待我么?”他低声笑问,漫不经心道,“其实被色所迷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怕只怕自己明明鬼迷心窍,却还不承认,眼看着得不到就干脆抹黑毁了。”

有些人起争执满篇的粗鄙话语,可他分明道明庄宜为人浅薄肤浅,却半个脏字也没有,这样的高端手段!

“那是我一时被蒙蔽,所以才会看走眼!”庄宜羞恼,她强辩道。

“像庄小姐这样独具慧眼的艺术家,领教了。”他淡淡笑说,平静的就像是过路人。

庄宜如鲠在喉无法再反驳,尉容朝蔓生喊,“走了?”

“嗯。”蔓生点头,两人就朝老板那里去,尉容又道,“佳作不需要衬托,这相框不要了。”

店员立刻卸下相框,蔓生接过画轴筒道,“庄小姐,刚才听到你好像很喜欢这个相框,不介意的话,就送你当礼物,再见。”

庄宜眼睁睁看着两人离开,气不打一处来,只能朝他们的背影喊,“表哥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

出了画店直接返回车内,尉容侧目,见她冷着一张脸,只以为她还在恼,“这仗都打赢了,还气呢?”

蔓生却一下抓着他的手,那样庆幸的说,“有你这张色相真是太好了!你一定要好好保养,我买面膜给你!”

“……”尉容这下竟是语穷无言。

宜城近郊村落,韩老如今住在那一幢独栋自建的小洋房。

蔓生就要上前敲门,尉容先她一步,“应门这种事情,应该让助理来。”

“两位是谁?”叩门后,院子里的人探头问。

尉容道,“您好,打扰了,我们来拜访韩老。”

“老先生不在家。”对方立刻回绝,显然对于这样的登门早已经司空见惯。

“我们是来归还韩老不小心丢失的随身物的。”尉容又是道,蔓生往前一步,将手帕取出,尉容接过递上前,“您看看。”

对方打开手帕一瞧,当下一喜道,“你们先等等!”

过了片刻,那人折返而回,“请两位进去。”

……

洋房内一整间的宽敞书屋,摆满各式各样的字画,空气里满是书墨香。

跟随韩老几十年的吴老秘书,欣慰说道,“可找着这支笔了,您老现在也可以放心。”

“那两位来了……”老秘书回头去望,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陌生女子,她的后面还跟了另外一位,大概是助理。可当他看清走近的面容后,却是感到惊讶。

立刻的,男声有礼开口,“韩老,冒昧打扰,我们家小姐是林氏锦悦董事长长女,前来拜见。”

韩禹这下同样愣住,“你们家小姐?”

尉容回道,“是。”

这样的尊称让蔓生也有些晃神,她适时应道,“韩老您好,我叫林蔓生。”

韩老视线游转间问道,“那另外一位是?”

蔓生道,“他是我的助理尉容。”

韩老愕然过后又凝起好奇,所以笑道,“原来是林小姐和助理先生,两位请坐吧。”

“我去给各位上茶。”老秘书也是聪明人,不点破这其中关系。

茶水上来,三人坐在厅里闲聊。

“那天市政会晤,大概是韩老您走的时候不小心掉出来的,被我凑巧捡到。”蔓生道,“本来想立刻给韩老送去,可是您已经走了。”

“幸亏被林小姐捡到,不然的话,还真是找不到。”韩禹笑道,“来喝茶吧。”

蔓生端起茶杯尝了尝,看着这书屋又道,“韩老您对字画真有研究。”

“俗人看画也就是凑个热闹。”韩禹说着,一双老眸眯起,眼尖的发现一件物品,搬上那称呼道,“尉助理脚边的,难道是画轴?”

“韩老好眼神。”尉容笑了,两人无声的默契。

蔓生只想着这下有话题可谈,“前些天淘来的画,一直放在身边,今天正打算拿回家。”

“既然来了,那就打开来瞧瞧。”韩老来了兴致。

三人一并起身来到桌前,画卷被慢慢展开后,是一幅古韵山水画。

“画风细腻不失大气,这世外桃源的感觉,真是栩栩如生。”韩老赞叹,“看来林小姐也是懂画的人,你快来看看我这里,哪幅最好?”

满屋子的画作让蔓生无从挑选,茫然中却有人替她解围,“我们家小姐一进来就盯上韩老您那幅凤凰涅槃图了。”

“这幅画可是真迹,我特意摆在角落里,就是不想被人看见。”韩老拍案叫好,“林小姐这样好的眼力,那也一定能看出哪一幅是赝品!”

再一次又难住蔓生,韩老道,“尉助理这回可不要再替你们家小姐回答了。”

尉容的笑容淡了几分,这屋子里可没有一幅是赝品。

后路被斩断,蔓生环顾四周定睛说,“有赝品!”

韩老一笑,像是证实她没有足够的鉴别水准一般,可蔓生却道,“华贸国际大厦会晤大厅那一层回廊墙上新挂的画作,是幅赝品!”

她的定论惊人,完全跳出韩老的预想,就连尉容也不曾料到。下一秒,他微笑静待。

“在这样知名的国际大厦里,又怎么会有赝品?”

“那幅画画风质朴脱俗,水彩融合巧妙,笔锋精湛,还上了特殊质地的银粉,的确是幅佳作。”蔓生一字不差复刻他曾说过的话语,再次断定,“虽然让人看不出破绽,可改变不了事实,就是幅赝品。”

“你是从哪里判断那幅是赝品?”韩老此时眼中有一丝惊叹。

蔓生逐一说明,“第一点,那天我经过的时候,看见女职员在挂画框,以李大师的知名度,一幅真迹的名画只让两个女孩子来负责,是不是太轻率了一些?再来,虽然画旁边有标明是真迹,可是就这样随意放在回廊里,好像不足够重视,难道李大师的亲笔画作,现在只配放在过道?”

“最后一点。”蔓生微笑,“就算华贸大厦的保全系统很好,可是我没有在那条回廊里看见监控,只有会晤大厅的出入口,以及正对着的电梯门有安装。”

她句句在理,更是细致入微,让人无从反驳,“韩老,您说,这样漫不经心的对待,还能是李大师的真迹?”

当下问住韩老,他大笑起来,“我倒是不知道宜城的企业里竟然有这样一位出色的晚辈!”

一瞬间也让蔓生悬起的心落地,她不禁看向尉容,发现他也正笑望自己。

“你眼光这么毒,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韩老笑言。

“哪位?”蔓生问了声。

“也是一位后辈。”韩老的目光悄然瞥过尉容,又是夸奖起她带来的画作。

蔓生见他爱不释手,于是顺水人情道,“您这么喜欢,我就送给您吧。”

“这怎么行?”韩老当然是拒绝,蔓生道,“那不如一物换一物,我也挑一件,作为交换。”

“这倒有趣,你选吧。”韩老也想再看看她会选中哪一幅,“不过,刚刚那幅凤凰涅槃不作数。”

“一言为定。”蔓生应道,“那我就挑那支捡到的钢笔!韩老,您舍得割爱吗?”

再次被将了一军,韩老叹息着摇头,“果真是老了,现在的年轻人太精明。这支笔,你就拿去吧。只不过一点,什么时候你不喜欢了,拿回来再还我。”

……

这日一直笑谈到晚上,直到用过晚饭韩老才放他们走,离去前韩老道,“尉助理,你们家这位大小姐,真是不一般。”

回去的路上,尉容握着方向盘道,“我看你今天就没想把这支笔还回去。”

“谢谢你啦。”蔓生急忙道谢,将钢笔妥妥收好。

“那天我只是胡乱猜测,你怎么敢冒险下定论。”他同样好奇这一点。

蔓生有些累了,懒懒靠着车椅闭上眼睛休息,“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哪幅是赝品,所以干脆赌一回吧,我总觉得你那天说的是真的……”

“你就这么相信我?”

只听见她很轻的困倦声,模糊的“嗯”了一声。

开回到碧桂园公寓,蔓生意识朦胧,坐在椅子里动作缓慢,“到了是吗……”

她就要下车,他却问,“你不给学费?”

“什么?”她呢喃出声,可下一秒身旁的人直接伸长手臂,轻捏住她的下颚侧转向他。

刹那清醒过来——

他的唇已经落下,轻轻吻在她的脸颊,他身上的不明香气萦绕而来。

她看见他黑色的长睫,这样近。

《强势宠婚,娇妻总想逃》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强势宠婚,娇妻总想逃》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四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