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江雪挽清歌》古诗江雪唐柳宗元歌 作者是元烬洁Jo的小说 江雪挽清歌H
《江雪挽清歌》古诗江雪唐柳宗元歌 作者是元烬洁Jo的小说 江雪挽清歌H

江雪挽清歌 元烬洁Jo 著

庄主,桂儿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20 13:41:36
《江雪挽清歌》是元烬洁Jo最新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新书,情节丝丝入扣,文笔横扫千军,可以看一下。第四十二章初探山庄“方才给你们服下的正是这惊魂木林的解药。此药需以血为引,以这紫葫芦炼制,再辅以神谕山庄的特殊功法催化,最后才能成为真正有效的解药。此三样缺一不可,每种都有讲究。”无花细细说道:“就拿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第四十二章初探山庄

“方才给你们服下的正是这惊魂木林的解药。此药需以血为引,以这紫葫芦炼制,再辅以神谕山庄的特殊功法催化,最后才能成为真正有效的解药。此三样缺一不可,每种都有讲究。”

无花细细说道:“就拿这血引来说,必须要将准备受药之人的血和一个已经服过药的人血混在一起,因此每次有新人入庄,庄主便会派几名老门客出来相迎,也是为了方便取血炼制这解药。解药炼好之后只能专人专用,这药里的血也有辨识作用,若它辨不出你,吃了也无用。”

江心渝咂舌道:“光是进个林子,竟然这么复杂?”

无花笑:“是啊,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觉得莫名其妙。不瞒你说,到现在我都没明白这里头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我七岁入庄,到现在也十余年了,连庄主的影子都没见过,更别说要揣测他的心思了。”

“啊?”

不光江心渝惊讶,连遥歌与桂儿也万没想到。

桂儿终于也忍不住好奇了,问道:“庄主很少现身吗?”

无花苦笑:“与其说是很少现身,不如说此人根本是从没出现过。庄里的人连他姓甚名谁,长什么样,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甚至就连他现在是否还活着都没人敢确定。唉,我家这位庄主更像是个传说一般的存在啊。”

遥歌皱眉问道:“庄主不在,庄内却也不乱?”

问及此处,无花又展颜道:“是啊,这也是十分传奇的事了。谁想到这神谕山庄不仅没乱,反而还日盛起来。庄主虽然神踪不定身份不明,但据说他其实一直暗中有对庄内的大小事务下达指令,监控严密从未懈怠。不仅如此,听说他还掌握着庄内所有人的生死!”

江心渝惊叹:“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无花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就只是听说很久以前有几个想要叛离组织的人,他们也成功了。可是在那数月之后竟都不约而同地暴毙了,死相惨烈却又有着惊人的一致!大家就都纷纷猜测这是庄主做的。”

江心渝一阵胆寒不语,却听得遥歌若有所思地沉声说:“现在,我们的命也在他手中了。”

一路上聊了这样多的话,不知不觉走出很远,待到说话说得都有些口渴了,才终于到了地方。

润叶先他们几步走到前面,手掌看似随意地在空中一挥,面前就出现了一层像是水做的屏障,看上去质地轻盈透彻,却始终看不清屏障的另一侧都有些什么。原本还能看见对面的树木来着,叫这屏障一挡,现在也都看不清了。

润叶转过身来,无花朝她点了点头,又面向众人说:“这层屏障是神谕山庄最后的一层保护,是为了隐去山庄的面貌。咱们穿过去就可以看见真正的神谕山庄了。”

江心渝听他这么一说更是好奇了,几步走到那层水屏旁边,先是试探着把手伸了进去。

这屏障看着像水,其实就和普通的空气没两样,手碰到了它也像没碰到似的,什么都感觉不出来。她正一边在心里琢磨着,一边再欲把手探的更深些,却忽然被一股大力狠狠一推,整个人直接跌了进去。

与此同时,她隐约听见那头传来无花惊慌地呼声:“师妹!”

江心渝摔了一跤,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见遥歌紧跟着她冲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好。他一进来铁青着脸,看见跌在地上的江心渝,直接上前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江心渝本来摔得也不厉害,又忽然看见遥歌脸色怎么这么不好,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事,更不敢跟他搭话说什么了。

接着是无花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后面跟着脸上冷凝的润叶,桂儿则仍是带着淡淡的微笑走在最后。

无花一过来就跑到江心渝面前问:“江妹妹没事吧?”

江心渝连连摇头:“我没事没事!”

无花这才呼出一口气,似是紧张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她,又看了看遥歌,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反而转脸朝着一旁的润叶薄怒道:“师妹!你……”

遥歌打断了他:“算了,闹着玩的,咱们走吧。”

无花尴尬笑笑,也不再提:“那就走吧。”

这时,江心渝才回过头来看见那神谕山庄的真面目,竟是一片气势极雄伟的浩浩建筑。外面一圈青石绿瓦将整个山庄团团包围着,檐下每隔几米就坠着一枚乳白色的小小符佩,像是求平安镇邪气用的。

外墙并不算太高,若是有心踮起脚来想要往里窥探一二也无不可。别的倒算了,只是有一样最是显眼惹人注目,便是这山庄之内有一座乌青巨塔拔地而起,直上云霄。若是没有刚才的屏障隐匿着,恐怕在良水镇子上远远的都能看见了。

还没等她问,无花已然意会,笑着说:“这塔名叫知澜塔,平日是做巡查用的。另外每月的上中下三旬,有人会在上面占星卜算,探悉世事。不仅如此,有时庄主有什么指示,庄内也是在知澜塔上收获他的信笺,所以这也是个非常紧要的地方了。没有一定的级别,寻常门客是万万进不去的。”

众人了然点头,却也已经没有许多惊叹了。这一路上听无花说着,自己又见着,只觉得什么都很新鲜,连连惊叹得都有些累了。

无花带人绕了几步,终于得见庄门。

赤红雕花的两根门柱定立在两旁,撑起一面横阔威武的碑匾。那匾是一块浑然天成的墨黑巨石,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却打磨的极为润洁平整有光泽,但又不失天然之气。上面镌着龙飞凤舞的四个金色大字——神谕山庄,若不是江心渝本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恐怕还真辨不出来这样狂乱的几个字。

越过这层门栏,没几步就是正经的大门。门扇尽是焦黑色的,上面嵌了许多细碎的金色门钉,瞧着不大眼,却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微微闪出那种金属才有的光芒,星星点点,低调中更是富贵无穷。

不过这庄子虽然一路走来给人的感觉都很讲究,又是试炼又是毒林又是瞭望塔,可到了门前却没有许多人把手,只堪堪两个黑衣守卫各把左右门边,除此以外也没见别人了。

无花带着他们几个人一朝着这边走,那两个守卫的眼睛就立刻捕捉到了。他俩并不动作,只光用眼睛盯着他们,神色倒是镇静悠闲。

无花走上前去朝他们拱手施礼,两个守卫也客气地纷纷见礼,然后无花从腰间解下那枚墨色玉牌,连着之前给遥歌看过的那册锦书一并用双手递了过去,给他们二人过目。那两个守卫,先是一个看玉佩一个查锦书,俱是有模有样地仔细检查了半天,然后两个人又把手上的东西互换一下,接着端详起来。

两番下来终于查看妥当,这两个守卫才笑着还了东西,拱手道:“无花师兄请进,长老已等候多时了。”

无花也笑着应了两声,才带着身后众人迈入山庄。江心渝悄悄回头看了看那两个守卫,却发现等他们入了庄之后,那两人竟然开始收拾起了东西,锁上了门,各自下岗了。

无花只道:“神谕山庄的访客皆是有定数的,因此只需有人来访的时候安排守卫检阅,其余都是不用站岗的。若真是有人突然入庄,知澜塔立刻就能发现,到那时也不用安排门卫,直接派人迎战就好了。”

江心渝小声说道:“神谕山庄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担得起这地方的主人。”

脚下青白相间的石子路绵延不绝的伸向远方,路旁终于不再是紫色的枝叶,而是一棵棵清脆的松柏。两边渐渐多了许多房屋,却是各自独立的院落,每座院子门口似乎时刻都有两三名黑衣守卫看护着,竟然比庄前大门看管的都要严格。

整个山庄被许许多多的院落划分开来,由当中的一条宽阔笔直的石子路贯穿起来。江心渝问:“这些院子是做什么的?”

无花答道:“神谕山庄的部署划分非常严格,除了分上中下三等门客之外,同样等级的门客也是有许多区别的。例如有像我这般善使剑的人,也有像我师妹这样不修刀刃的,自然也有像桂姑娘这般善使医术或毒术的人。还有许许多多,修琴的,炼器的,专门负责情报巡查的,这些全部都要单独培养,因此分成许多院落。”

“同样等级的各个修术之间每半年会有一次竞比,分出三六九等来。高等级的人可以随意进出低等级所属的领区,而低级的则不可以。其实这也是为了保护弱者,免得有些人仗着自己本事大四处挑衅,伤了别人。”

无花神色淡然,可是一提到强弱之分,语气却渐渐冷了下来。江心渝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只觉得今天这一路信息量太大,还是别再问了。

无花带着他们长驱直入,一口气走了好远,周围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冷清,可四周的建筑布置却越发精致华美起来。

本书延续了多年前的玄幻言情套路,在相当多的章节中,装逼打脸成为了推动主线剧情的引擎,主角(庄主,桂儿)也是现今网文中少见的人形自走嘲讽机,三步一嘲讽,五步一嘲讽,为了女人拉怪的能力堪称MT。元烬洁Jo作为一名老资格作者,如此设定情节实在令人不解。好在各女主形象鲜明不重复,对少男少女的微涩爱恋刻画地有几分生动,所以如果适当的把你的智商降低,这本《江雪挽清歌》还是有可看之处的。另外,我曾说过很多小说,简介比小说要写得好,而此书却是典型的后记比小说写得好的一本。元烬洁Jo在这本书的后记里阐述了对自我认知的坚持与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