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无渡当归》当归 立场倒换 无渡当归无广告
《无渡当归》当归 立场倒换 无渡当归无广告

无渡当归 殳锦 著

余媛,谢汶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20 13:46:00
本回本汪推送给各位小说迷们殳锦原创网文《无渡当归》,主要角色是余媛,谢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2008年,四川这座小城的长途客车车厢里还充满着汽油味儿,让原本稀缺的空气变得让人不忍呼吸。谢汶就带着这样的感觉,轻浅的呼吸着,等待客车入站,赶紧逃离这让她头晕脑胀的地方。余媛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有些无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2008年,四川这座小城的长途客车车厢里还充满着汽油味儿,让原本稀缺的空气变得让人不忍呼吸。

谢汶就带着这样的感觉,轻浅的呼吸着,等待客车入站,赶紧逃离这让她头晕脑胀的地方。

余媛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有些无法言喻的复杂情感,这些情感变作苦涩充斥在自己的口腔里。

和谢晖结婚十年,放弃梦想,放弃自我,磨平了自己所有的锋芒。

苦苦守候只是为了他在外安心做自己的事业,父母为了帮他还债棺材本都给了他,最后得到的是一张初步拟好的离婚协议,甚至在离婚协议拟好之前他已经把所有财产转移到了自己情妇和妹妹名下。

很明显,是为了让余媛在离婚中不得到一分一毫。

在谢晖眼里,余媛咄咄逼人、不善治家,还总是给他带来很多压力,走到哪里看上去都比他更胜一筹。

所以他会那么不在意余媛、余媛的家人以及当初他对余媛做下的承诺。

所以就算是他死了,他的遗产余媛也分不到一丝一毫。

其实能不能分到遗产对余媛来说真的无所谓,她只是想要一个自己的家。

朋友让她起诉,她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镜子里皮肤暗黄、身材瘦削的自己,喃喃:“算了,没意义。”

“就算我有钱也不会给你买房子。”

这是谢晖在对她宣称自己要出差时说的话。

现在再想这些其实已经失去了意义,对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恨也恨不起来。

但是以后该怎么办?

余媛低头看着自己小小的却心事重重的女儿,脑子里一时间涌进很多东西,让余媛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可以期待、可以开心的事情。

对女儿的愧疚更是铺天盖地的袭来,负能量灌入每一条神经,余媛忍不住发起抖来。

她的脑海里甚至浮现出自己和女儿死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却无人发现的画面。

谢汶一早就察觉到了妈***不对劲,但是太晕了,而且耳边又响起了一些很奇怪的声音,她每次只要抬头看妈妈,那些奇怪的声音就会变大。

自从六岁那年在梦里看到了那个人形光晕以后,就总是能听见这些声音,有时候就是妈妈那儿传过来的,有时候会从四面八方传过来。

只是这三年来再也没做过那个梦,所以这些事也无从解释。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每当妈妈那里传来这样的声音,就是妈妈在伤心或是想事情。

谢汶因为难受,右手一直紧紧抓着安全带,左手抬起来捏了捏妈***脸。

“妈妈,你也晕车吗?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下车了。”

“嗯。”余媛重重的嗯了一声,眼眶还是红红的,“妈妈,已经很久没回来了。”

谢汶对这里的感情并不算太深,但是依然作出理解的样子:“嗯嗯,我们终于回来了。”

听到前面有个人笑起来,声音很好听,谢汶好奇的坐直身子看向前面。

可是即使坐直了身子,看得到的依然只有一个头顶,不仅如此,因为客车进站过减速带,车厢轻微摇晃了一下。

这一下让谢汶的胃造起反来,动作幅度又不敢做太大,一瞬间整个人像定住了一样,只是小眉头皱了起来,嘴巴也紧紧闭着。

笑声又传了过来,随即看见了在四川这座小城少见的用普通话打招呼的人,也是刚才笑的人,就坐在余媛前面。

他现在转过头,面朝着谢汶,但还是努力的尽量也能看一看余媛以示礼貌,声音里带着一种小雀跃。

“你们好,我是陶琥,琥珀的琥,来这里旅游的。”

谢汶因为晕车没说话,带着一点害羞好奇的看着陶琥,陶琥声音里的小雀跃让人听了也十分开心,谢汶觉得声音这样好听的小哥哥一定有很多人喜欢。

不过余媛只是随口附和了一句,很明显的疲态表明她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攀谈。

“啊…我没有恶意,只是第一次来南方,有些小激动。”

陶琥怕余媛误会,手忙脚乱的从大背包里翻出一张地图,还没打开,客车就到了停车的位置停了下来,车上的人骚动起来,收拾着东西起身下车。

余媛也解开了安全带,叮嘱谢汶带好车厢里放的东西,末了还特意加了一句下车就等妈妈过来。

刚转身打算下车,还是顿了顿,侧身让出乘客下车的路,问陶琥道:“用不用帮你一起拿?”

陶琥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忙说着“不用不用,我就这一个背包”。

余媛嗯了一声,转身下车去拿行李箱。

“你和你妈妈都是这里的人吗?这里怎么样?你和你妈妈感情好好哇。”

“哥哥。”谢汶收拾好东西等着排队下车的人少一点,见陶琥也没有进队伍,想着出于礼貌应该回他一句。

于是略微想了一会儿,在陶琥期待的眼神里,慢吞吞的说,“这里不好玩,你下车就买张票走吧。”

“……可…可是,这里,据说是陈子昂故里……”

陶琥万万没想到谢汶一脸诚恳说出的话是这样的话,结结巴巴的一时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心里一边想着这小丫头还真是耿直,一边抓狂得想要遁地。

“哦,那倒是。”

随着车厢里人数减少,客车也停止发动了,车上的空气清新起来。

谢汶心情愉悦,还略略点了点头,站起身排在了队伍最后面,陶琥赶忙起身站在了谢汶的后面,听见谢汶仍旧慢吞吞地说道。

“这里空气也好,青山绿水的,小吃也蛮多的。”

“对啊对啊!”

陶琥心里松了口气,赶紧接嘴想顺着台阶下,但是随即又听见谢汶说:“可是四川很多地方都这样啊。”

这时候的陶琥已经后悔死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旅游当借口,哪怕说这里是自己故乡也好啊。

陶琥满心都是求神佛保佑,不要被这小丫头气死,脸上的笑也开始皮笑肉不笑了。

谢汶觉得自己刚才说话太直接,好像把天聊死了,应该友好一点,万一他不是坏人,真的只是旅游呢?

敌意太明显也不好。

于是觉得应该再说句什么。

“不过能来这里旅游还遇见我和我妈妈,说明你…你我有缘,你运气不错。”

语气里是赤裸裸的“我在安慰你”,陶琥脸上的笑彻底僵住。

陶琥的心里传来一个声音,懒洋洋的笑着:“你也太逊了,被一个小姑娘说得无话可说。”

“面对情商低的人都会无话可说好吗!?”

陶琥心里想着,被那个懒洋洋的声音持续嘲讽道:“哦?不知道是谁满脸写着‘我是人贩子’还带着猥琐笑莫名其妙和别人搭讪的。”

“什么搭讪?这……这不是……”

陶琥脸上一热,想要解释,竟一时情急说出了口。

这时谢汶已经走到了车门口,回头看了陶琥一眼,一副终于明了的样子。

“喂喂喂,她那副‘原来如此’的表情什么意思啊!!”

陶琥内心狂吼。

那声音忍不住愉悦的大笑起来,幸灾乐祸道:“她可是魂使,小子,就算她只有九岁。异人永远不可能是魂使对手的。”

陶琥原本还很激动,听见这句话竟冷静下来,那声音也自知说了不该说的,不再吭声。

这时谢汶已经和余媛汇合,拉着余媛的衣角往车站大厅走,陶琥心不在焉的走在后面,听见了谢汶对自己最终的评价。

“妈妈,那个人不是坏人吧。”

余媛没有很快的否定女儿,而是极具耐心的问:“为什么?”

“他刚才下车的时候,自言自语的告诉自己这不是搭讪。大概只是因为离开自己的家乡,没有安全感。”

“坏人有很多种样子,汶汶。妈妈很高兴你能有这种观察能力和理解力,但是这也并不能证明他就是好人。”

陶琥也很高兴,看来那情急之下的失误并没有在谢汶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也很佩服余媛这种耐心。

“嗯嗯,我懂了。我只是觉得坏人可能不会像他这么傻。”

余媛被女儿逗乐,决定带着女儿先去吃点东西解决掉晕车后遗症的问题。陶琥的心情却像是在坐过山车。

这…这就是自己以后要追随的梦魂使大人么…明明和梦魂使有了第一次接触应该高兴才对…

陶琥闷闷不乐的看着余媛和谢汶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

异人,永远不会是魂使的对手吗…?

忽略令人诟病的主角(余媛,谢汶)性格,殳锦的这本书《无渡当归》还是颇有看头的。不同于其他小说各种平行世界的乱入,整本书类似蝴蝶效应的线性叙事,加之性格鲜明的配角,我觉得可以算是今年难得有亮点的一部网络小说,特别是主角(余媛,谢汶)冒充神棍的种种行为有时候真让人忍俊不禁。哈哈,当然缺点也不少,作者(殳锦)有些思维习惯还是停留在老时代,尤其是老套的世家设定,还有最近更新的一些较幼稚的政治斗争,算是这本书的败笔。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