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最后一个阴阳先生txt 18禁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直人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最后一个阴阳先生txt 18禁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直人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巫九 著

沈凯,沈玉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24 16:08:08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是巫九原创的一本灵异网络创作,内容引人入胜,文笔出神入化,非常耐看。我拿着抹布和这根针站起来,对这只女鬼开口说:“姐们,我和你无冤无仇,今天我有两件宝贝,你要是识货,就赶紧走,不然我可要打你魂飞魄散了哦。”这只女鬼就这样看着我,眼神异常的冰冷,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喂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我拿着抹布和这根针站起来,对这只女鬼开口说:“姐们,我和你无冤无仇,今天我有两件宝贝,你要是识货,就赶紧走,不然我可要打你魂飞魄散了哦。”

这只女鬼就这样看着我,眼神异常的冰冷,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喂喂,你倒是说句话啊。”我香了口唾沫。

突然,女鬼向着我缓缓飘了过来。

“别过来,再过来我不客气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后退。

但我们这学生寝室里面能有多大啊,退了两步,就退到墙角。

女鬼飘到我面前,伸出双手又往我脖子凑了过来。

我也火了,***,她这是想一招鲜,吃遍天啊。

上次掐我脖子就算了,还想掐?

我拿着燕北寻给的抹布,冲她身上就盖去。

然后死死的压在她的身上。

昨天掐住我,力气奇大无比的女鬼,此时被这块抹布一盖,虽然挣扎得厉害,但却没有一点办法。

我也是一喜,骂道:“叫你丫的一招鲜,掐脖子很好玩是吗?你掐啊,你掐啊?”

说着我就把脖子凑到她的手边。

没想到乐极生悲,女鬼的手竟然真的用力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卧槽,不能装逼啊。”我心里也是暗骂道,装逼装过头了。

我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脱了女鬼这只手。

她力气也忒大了。

好在,她此时身上盖着这块抹布,而我坐在她身上,她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我手忙脚乱的拿出了燕北寻给的那枚针,心里也是有点小激动。

哥们我也能收拾鬼了,这种成就感,可不是什么考上个清华北大能比的。

清华北大一年总能有那么几千个人考上,但这是抓鬼啊,你能找出几个会抓鬼的?

我激动的拿着这根绣花针。

“姐们,你别瞎动,让我轻轻的扎你一下就好了,就扎一下。”我有些紧张,嘴里念叨着,手也在微微颤抖。

砰!

忽然我宿舍的门就被人踹开。

把我吓了一大跳,本来现在老子屁股下面压着一只鬼就已经很害怕了,门突然被撞开,吓得我手一抖,针飞到了两米外的地上。

我生气的扭头骂道:“谁坏老子的好事。”

一看我就傻眼了。

沈凯,秦江俩人站在宿舍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按在地上的女鬼。

沈凯香了口唾沫说:“乖乖,我说你今天晚上怎么胆子这么肥,还不需要我和秦江陪着,一个人敢留在宿舍,原来是约了姑娘。”

秦江骂道:“原来你小子昨天装出那副遇鬼的模样,就是为了把我和老沈吓走,给你创造二人世界吧,没看出来,你小子心计很深嘛,这种事情你明说不就行了,我和老沈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么。”

“我说你在里面说让你扎一下,扎一下,说的这么**,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咳咳,秦江,我俩别坏人家的好事了。”沈凯扯了秦江的衣服一下。

“喂喂,你们听我解释……”我还没说完,他俩已经关上门。

我欲哭无泪的说:“你们他娘的倒是帮我把那根绣花针捡回来啊。”

现在我情况严峻了。

这只女鬼虽然被我压着,力气很小,但如果我走到两米之外,捡绣花针,说不准这只女鬼就掀开这块抹布跑了。

不去捡的话,难道我就这样坐一晚上?

女鬼此时也嗷嗷的叫了起来。

这只女鬼叫的声音有些像狼的声音,反正听起来怪渗人,大半夜,她叫声很大,估计这个楼层都能听得到。

“大姐,我俩打个商量,不然我去捡那根绣花针,你就乖乖的躺着别动行不。”我和这女鬼打着商量。

不过这只女鬼除了嗷嗷叫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看她一脸戾气,估计不太同意我的方案。

这可就头疼了,要是沈凯和秦江那俩孙子不来捣乱,哥们我已经斩妖除魔了好不好?哪来现在这么多麻烦事。

我用双手按在了这只女鬼的胸口,然后伸出腿去勾那根绣花针。

双手刚一按上去,就后悔了。

哥们我还是处男,这只女鬼发育得还挺好,虽然隔着一块抹布,但一按下去,我甚至还能感觉她胸口弹了两下。

这一按,我忽然感觉,这只女鬼的相貌也挺漂亮的,虽然苍白了一点,但鼻子挺,眼睛大,嘴巴小,属于标准的美人胚子啊。

我香了口唾沫。

要不然我亲她一下?

大家可千万不要笑话我,作为一个小处男,深更半夜的,按在一个女人身上,最主要的是她还嗷嗷的叫。

我忽然发现,她叫得也不是那么难听,反倒有些**。

可我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就想起当时在凉亭的时候,那个满脸蛆虫的女鬼。

瞬间就跟身上被泼了凉水一样,这估计就是传说中的心理阴影了。

还是老老实实的拿针吧。

不过我忽然感觉到了世界满满的恶意。

那根绣花针距离我两米远,我虽然有一米七五的身高,但够不到那根针啊。

卧槽,老天爷,你在欺负我矮么。

我咬咬牙,也不管那么多了,松开按住女鬼的手,以最快的速度拿起绣花针,转身准备继续按住女鬼的时候。

这只女鬼果然先开了抹布,已经站了起来。

她站起来之后,整个寝室里面的温度下降了十几度,冷飕飕的,让我浑身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我也懒得废话,这只女鬼眼睛里面都快喷火了,显然生气得要死,我再说求饶的话估计也没用。

我拿着绣花针,冲着这只女鬼的额头就扎去。

不过我忽然发现,这女鬼身高好高,最起码有一米八,加上她脚没沾地,飘着,我还得垫着脚尖才能往她额头扎。

绣花针还没碰到她,她就伸出手,把我的脖子掐住,用力的提了起来。

很快我脸就变得通红,呼吸也有些不顺畅。

看着女鬼一脸怨恨的眼神,我心里也绝望起来,***,又是掐脖子,能不能有点新花样啊。

砰!

原本被关上的门,又被踹开,我刚好正对大门。

燕北寻此时穿着蓝色道袍,进来之后拿着一柄金钱剑,冲着这只女鬼的后脑勺就刺了进去。

“啊!”女鬼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掐住我的手也没了力气,我掉在了地上。

而她的后脑勺也冒起青烟。

“咳咳咳,你再来晚一点,就给我收尸吧。”我咳嗽了几下,冲着燕北寻抱怨道。

“意思是我不应该来?那我走了。”燕北寻说完就要往外走。

我连忙抱住他的大腿:“大侠,别啊,我开玩笑的。”

“你刚才那点花样我在窗户外都看到了,丢人啊。”燕北寻哼了一声:“看好了,什么叫真正的抓鬼。”

我听了燕北寻的话,心里念叨:***,你就给我快抹布和一根绣花针,我能玩什么花样出来?

这只女鬼此时抱住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左摇右晃。

声音比之前还要难听,刺耳得很。

燕北寻走上前,拔出了这柄金钱剑,然后从金钱剑里面拿出了一颗铜钱,使劲的贴在了这只女鬼的鬼门上,也就是两根眉毛的正中心。

“急急如律令!”燕北寻一拳打在女鬼的肚子上,然后他拿起腰间系着的葫芦,把葫芦口对准女鬼额头的铜钱,接着,这只女鬼竟然就被吸进了葫芦里面,铜钱也掉落在地上。

随后燕北寻拿出一张黄符,贴在了葫芦口,防止这只女鬼跑出来。

我看女鬼被燕北寻收了,松了口气。

我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看着寝室的天花板。

***,太不可思议了,刚才竟然和一只鬼打了半天。

这要换在以前,是完全不能想象的事情。

“没事了吧?”燕北寻拍了拍我肩膀。

“别烦我。”我扇开燕北寻的手。

“哎呦,还犟上了。告诉你,这只鬼叫沈玉,是你们学校的,四个月前死的。”燕北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小的二锅头,打开喝了一口。

我好奇的坐起来问:“你怎么知道?”

“查啊。”燕北寻笑了一下:“世界上的鬼虽然不少,但也不至于多到满大街都是,我听说你们学校闹鬼之后,就查了一下。”

“四个月前这个叫沈玉的死。”燕北寻说道:“她家庭条件不错,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银行上班的,来这个学校之后,认识了你们学校的一个年轻老师,喜欢上他,结果俩人不知道闹了什么矛盾,她就**了。”

“我不是**,我是被他害死的。”

忽然,葫芦里面出来了这只女鬼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害死的?说说。”燕北寻饶有兴趣的对着葫芦问道。

“他是个畜生,和我认识之后,又去勾搭了其他的好几个女同学,原本我想既然这样,分手就算了,但我父亲是教育行政部门的人,他怕遭到报复,一天夜里,他把我约出来,把我推进一口枯井里面,让我摔死。”女鬼的声音传来。

“这个动机不够吧?”燕北寻笑道:“难道你知道了他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葫芦里面的女鬼半响没有说话,燕北寻笑道:“他可亲手杀了你,难道你还想帮他保守秘密?”

“他,他身上的确有一个秘密。”女鬼的声音缓缓传来。

巫九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灵异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巫九自传意味的《最后一个阴阳先生》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