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猫儿仙》猫儿木瓜 总攻 猫儿仙无广告
《猫儿仙》猫儿木瓜 总攻 猫儿仙无广告

猫儿仙 零一个零 著

何夕,扶柳镇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25 22:26:46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猫儿仙》的网络创作,是作者零一个零笔下的仙侠奇缘网文,新篇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净土,依旧风景如画,和往常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不过是多了一只鬼,一只全乎的鬼。红衣女鬼自称“春花”,生前就是凡尘的普通女子,她的父母是普通农户,一辈子也没走出过小山村,她十五岁那年,父亲上山采药的时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净土,依旧风景如画,和往常没有区别。

唯一的区别不过是多了一只鬼,一只全乎的鬼。

红衣女鬼自称“春花”,生前就是凡尘的普通女子,她的父母是普通农户,一辈子也没走出过小山村,她十五岁那年,父亲上山采药的时候救了一个书生,书生生的俊俏无比,又温柔体贴,十分会疼人,书生在他们家养伤,一住就是小半年,小山村虽有遍地草药,却没有神医,养了半年,伤还是反反复复的不见好,伤虽然没好,可两个年轻人朝夕相处,日子久了,竟然生了情愫。

春花当时情窦初开,一爱便是泥足深陷,家中父母没什么本事,又听书生巧舌如簧,信誓旦旦会一生一世对她好,再加上书生伤了腿,想也离不开小山村,便同意了两人的婚事,将春花许给了书生。

两人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可好景不长,书生渐渐厌烦了山中美景,一心想要上京赶考,身为贤惠的妻子是不能阻拦丈夫的,春花忍痛和丈夫分别。

临走的时候,书生告诉她,待得自己高中,便八抬大轿将她迎去京都。

春花等啊等,从夏等到了冬,又从冬等到了夏,寒来暑往,三年时间过去了。

所有人都说春花傻,说她痴,可那一年的冬天,书生回来了。

他是回来接她的,要接她去京都。

春花高兴极了,告别父母,跟着书生上了路,岂料,书生并没有带她去京都,而是来到了扶柳镇,那时的扶柳镇还不叫扶柳镇,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子,他说京都人事纷杂,不如这里生活的惬意。

春花虽然心有疑惑,但是抱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念头,也就同意了。

两人在扶柳镇一住就住了半年,期间书生温柔体贴,春花着实过了一段好日子,半年的时间她人胖了,也更漂亮了。

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时候,书生又说要补偿给她一个婚礼,当时她的感觉自己简直就像是掉进了蜜罐里,上辈子积了德才能嫁给这么一个爱自己的男人。

当晚她穿上了大红喜服,可是让她想不到的是,那礼服竟然也是她的丧服。

两人刚刚喝完合衾酒,书生就一锥子插进了她的胸口。

原来,这书生压根没考中,可他不甘心,他妄图前程,又不能专心读书,居然从一本古书上学了邪术,要用最亲近的人的血肉来为自己的前途铺路,血越多,恨越多,前途就越平顺,于是春花就成了他的垫脚石。

为了让前途平顺,在春花死前,书生狠狠的折磨了她,划花了她的脸,还将她的肉一片一片的切下来,最后又将那些烂肉和她一起烧成了灰,书她最后是被活活烧死的,烧成了灰。

可是她成了灰,书生也不肯放过她,他把她的骨灰装在发臭的咸菜罐子里,埋在乱葬岗,又在罐子上压了镇魂石,让她永世不得超生,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获得永生永世的富贵了。

“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完全是把我当猪来养,最后杀了我不算,居然还把我是烧成灰,让我永世不得超生,我怎么就这么惨啊……”春花一边说一边哭,可她是鬼没有眼泪,只有哀哀的干嚎,她双手捧着脸,呜呜的哭,嘤嘤的哭,哭的声嘶力竭,震耳欲聋。

何夕听在耳中,心里很不是滋味,主要是鬼哭狼嚎实在太可怕了,跟闹鬼似的,不,就是在闹鬼。

“火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家乡的人都是火化的。”何夕还是没忍住,开口安慰道。

春花干嚎的声音一顿,从指缝中露出眼睛来问她:“他们也是活活烧死的?”

何夕抖了抖:“那不能,那太残忍了。”

春花一低头继续哀嚎:“我还是最惨的,那个杀千刀的王八蛋,居然这样对我,我一定要杀了他报仇……”

何夕被她哭的头如斗大,两只小爪子捂着耳朵:“师父,你看看她呀!”

昔容正坐在树干上看书,闻言果真看了一眼春花,随即淡定的转头继续看书去了。

何夕:“……师父?”

“我看了!”师父义正言辞的用言语摩擦何夕的智商。

何夕:我现在想换个师父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显然来不及了,悲愤的何夕只能好脾气的问:“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春花从手指中露出眼睛来:“你重新帮我收敛下尸骨。”

何夕翻了个白眼,不就是帮她收敛尸骨?她至于这么变态的一直哭来哭去吗?

“我帮你收敛尸骨……”何夕眼睛一转,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干嘛要帮忙,她直接把春花丢出去不就好了!

这样想着,何夕当即念头一转,春花如同幻影一般消失在了何夕面前。

这下清静了。

何夕呼出一口恶气,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小脑袋:“我今天肯定是被她哭懵了,居然真的考虑她的要求。”

昔容笑了一下,没有言语,继续垂眸看书去了。

何夕瞄了一眼淡定的昔容,往他身边凑了凑:“师父,我发现你还真强大,她哭成那样,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昔容淡定的翻了一页书,十分冷漠的问:“她哭关我什么事?”

“您说,她说的那些是真的吗?”何夕好奇的问。

“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昔容又问。

“我就是觉得她说的太夸张了,用人血来给自己铺路,这多残忍。”何夕很难想象世界上有这样的人。

昔容垂眸看着自家小徒弟,小徒弟眼睛大大的,碧色猫瞳仿佛会说话一般闪着光芒,他轻轻的抚摸了一把何夕的小脑袋:“你觉得残忍,是因为你没见过更残忍的场面,如果你见过真正的残忍,就会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合理的了。”

何夕惊愕的看着昔容,把这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问:“听师父这话,好像你见过真正的残忍。”

昔容淡淡一笑,并不接她的话茬:“那女鬼没走,还在外面等你。”

说实话,零一个零这本带点仙侠奇缘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何夕,扶柳镇)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零一个零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零一个零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