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冷君独宠落难王妃 强受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架空小说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冷君独宠落难王妃 强受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架空小说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 燕归来 著

薛楚寒,薛凌尘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27 09:48:08
畅销创作《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是燕归来最新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佳作,主人翁薛楚寒,薛凌尘,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和这样的人成哥们,现在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浮云啊浮云,如果早知道有这样的一天,秦无月怎么也不会同意和这样的人站在同一条线上。只是凭什么安陵王一瞪眼,他就得同意啊,也太没有节操了。秦无月对此很乐意的点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和这样的人成哥们,现在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浮云啊浮云,如果早知道有这样的一天,秦无月怎么也不会同意和这样的人站在同一条线上。

只是凭什么安陵王一瞪眼,他就得同意啊,也太没有节操了。

秦无月对此很乐意的点点头,爷很久之前就将节操卖掉了,那个东西能吃能喝还是能换银子呢?

都不能,那爷要那些有什么用处?

“真要说出来吗?那丫头可不一定再选择你的,当时我让你早点说,可是你就是不同意,现在后悔了吧?”

“没有卖后悔药的,只希望她的心仍然是有我的,不管她想要什么,只要有我,本王就一定会圆她所想!”

秦无月无奈的想要撞墙,这位老大啊,你老的大愿望去了哪里了,当时将人刚刚才追回来的时候,就让你说明白来着,可是你却说那些都没有用处。

早晚她会看清楚的,可是现在呢?你还能怎么样呢?

一切真的都不能只看表面啊喂!?

不过这些话他不会说出来,秦无月知道薛楚寒这样做也是因为他所在的地位不一样,就如同是姜落月一样。

两人分别是两个国家的人,可是却对彼此的爱是那样的深,注定谁先退缩,谁就会受到更多的郁闷之事啊,现在看起来薛楚寒是一定受罪那一方了。

这家伙怎么可能会愿意让姜落月去有任何的委屈呢?

姜落月那丫头只不过是挨了一巴掌,他就守不住自己的心神了,让晋王府的人,和着被认出来的想法,也要引得薛凌尘去到姜落月的院子里去。

真是的!

“我去和那丫头说说吧,也许她会同意也说不定,到时候你就能容易一些!”

“我想亲自和她说明白,这些事情,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只要将薛凌尘引走,他对谁都不怎么相信,所以你要想点别的办法!”

“放心交给我吧,如果说和他手下的人对打,我不是个,引走吗?完全不是问题!”

这一点并非秦无月在那里说大话,这个家伙实力其实也不弱,只是比薛楚寒要弱一点点,可是脑子却是转的很快。

所以有一些事情,都是由他去处理的。

眼前的这个,也正因为需要他去做,所以才会让人去请了秦无月过来。

顺便又问了问,薛凌尘在那里的情况,薛凌尘只要一喝醉了,就会往外倒一些东西,而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秦无月马上的又赶回去,在那个男人清醒之前,他还得再装女人去。

他这悲惨的日子啊,真希望早点结束,那销魂楼是自己的,可是薛楚寒这家伙却因为自己赌输了,就让他每天自己来这里等着那个可恶的家伙。

想想就恶心,还在自己的身上动手动脚的,简直就让人有一种想要一巴掌拍死他的想法。

不过后天的事情,还是要好好的安排安排才是,那天去的人还真不少呢?

碧波谭啊,你一定要保佑着薛楚寒这家伙,否则自己的事情也会被无限期的延期的啊?

皇宫里

靖国皇帝正在看着奏折,而面前跪着的黑衣人,则是将晋王府所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的全部都汇报给皇上听。

就好像听说书的一样,甚至是连薛凌尘去过几次销魂楼都说的一清二楚,当听得姜落霞竟然打了姜落月,而薛凌尘竟然为了姜落月而打了姜落霞。

皇上这才将手里的奏折放下来,两眼放光的道:“果然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皇弟果然是让朕放心不少啊!”

和那些儿子们比较,还是小皇弟比较听话啊!

只是跪在下面的黑衣人,则是低着头,眼里闪过的却是一道阴毒,在皇上没有看到的地方,不一会儿就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让安陵王进宫!”

薛楚寒进宫之后,就看到皇上一个人坐在案几前面,奏折什么的都收拾的很规矩,似乎是忙完了。

“父皇!”

“寒儿啊,不要多礼,落月公主已经选了凌尘,你就不要再有别的想法了,再有一些日子就是秀女进宫的日子,到时候你也一起选个吧?实在不喜欢,可以先选一个小妾通房之类的!”

“父皇还是先不急,儿臣只相要先安定下心来,其余的现在还不想!”

“可是!好吧,就依着你的,不过一定不能将这个事情忘记掉了,至于落月公主的事情,以后就成了你的皇婶婶,切记!”

“是,儿臣知道!”

安心的从皇宫里出来,在回到安陵王府之后,却是换上一袭的黑衣之后,转身来到

晋王府里,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他也不是第一次过来,可是却是第一次进到内院的花园里。

这里离着姜落月的落院也最近了,没有人看到的地方,薛楚寒已经和夜色融入一体。在姜落月的房间里,一直到后半夜,才有了声音。

“父皇母后,明天就是女儿的大婚,你们在远处看着,女儿一定会过的好好的,不管是谁都不会让他们欺了女儿去。女儿真的很幸福,你们就放心好了!”

说完之后,对着窗子,姜落月连续磕了三个头,而再次起身的时候,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

和薛凌尘的成亲只是双方的利用,也早早的已经说明白,可是这仍然是让姜落月心底难过,这并不只是因为她没有嫁到薛楚寒。

而是在曾经的时候,父皇和母后,也一直将他们二人当成一对壁人来看待,更甚至是将薛楚寒当作女婿来对待,在伯国当人质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为难过。

现在反过来了,原来一切过去之后,都不再有任何的用处了呢?

姜落月哭了一会儿,则是坐在床前,安静的化着妆,一直到三更之后,有丫环婆子前来,在房顶的人才一个跳跃离开了那个房顶。

姜落月化妆的手只是稍微的顿了一下,又何苦呢?既然是已经放开了手,那就无需要再有任何的牵扯。

丫环婆子开始忙活了,姜落月脸上的妆是自己化的,凡是看到的人都说这手法很好。

《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架空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架空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冷君独宠落难下堂妃》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三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