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奇门神隐》奇门神隐txt H 奇门神隐LOLI控
《奇门神隐》奇门神隐txt H 奇门神隐LOLI控

奇门神隐 冷得像风 著

轩拓青,王寒笛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28 12:14:09
《奇门神隐》作者:冷得像风,都市类型网络故事,主线人物:轩拓青,王寒笛,本网文书中主线围绕:王寒笛,传说是大清王朝晚清时的封疆大吏——岑春煊的手下。岑春煊是何等的人物?那是吃土匪肉喝土匪血的猛士啊。传说岑春煊剿匪有两个原则,第一点是秉公办事、绝不徇私,第二就是见到土匪绝不留情,必然取其性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王寒笛,传说是大清王朝晚清时的封疆大吏——岑春煊的手下。岑春煊是何等的人物?那是吃土匪肉喝土匪血的猛士啊。

传说岑春煊剿匪有两个原则,第一点是秉公办事、绝不徇私,第二就是见到土匪绝不留情,必然取其性命。

当年他在巴城行省担任总督一职,巴地的土匪多如牛毛,全力剿匪之下也如同春后野草一样,怎么割都割不完。后来他只好擒贼先擒王,将土匪头子抓了起来,但村民们竟然哭着跪地为土匪头子求情,让岑春煊百思不得其解,待后来将土匪头子砍了头,村民们却放起了鞭炮庆祝起来。

岑春煊一问才知,之前的总督也抓过这土匪头子,村民们也开心得庆祝起来,但后来不知为何又给放了回去,这一放不要紧,庆祝的各家就都遭了秧,被一帮土匪报复得不成样子,这才无人敢庆祝,都来求情。

岑春煊听完,对土匪的恨意也愈加浓烈,后来相传在另一处南云行省剿匪成功之后,岑春煊为了发泄心中的恨意,让手下一刀划开土匪的胸口,用大碗接着流出的鲜血,“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当然,这只是传说,作不得真,但由此,也可见这岑春煊的勇猛。

岑春煊也因此名震江湖,正所谓正邪势不两立,那些名门正派也对他十分敬佩与尊敬。

而那王寒笛则与他完全不同了。王寒笛是岑春煊的得力助手,却走上了歪路,在剿匪成功之后还不愿收手,借着余势竟然开始对当时的江湖门派发动了进攻,一时间可谓腥风血雨,惹得军民不堪。

各大门派也组成了同盟,也算得上是江湖门派最团结的一个时刻,使得王寒笛的目的没有得逞,最终听说是怨愤地死在了深山老林之中,连眼睛都没有闭上。

那时的老一辈江湖人,没有一个人不恨这王寒笛的,这故事也一代一代传了下来,常常被提起。可是,那都是几代人之前的故事了,这王寒笛是人又不是仙,是绝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王寒笛长什么样子?”轩拓青连忙追问道。

“大约有七十多岁了。”

凌易和轩拓青都紧紧地皱着眉头。不知道他只是以王寒笛为名,还是……若是真的起了相似的名字,那还好说。不然,要说他活了二百余岁,那岂不是也太恐怖了些。

“王寒笛,你听见了,知道了吧?我的任务也完成了,那凌炎他此刻就在汉北村么,我现在就出去找他,他失踪了那么久没有消息,竟然就在身边么?!”

轩拓青问出了幕后之人的名字,话锋一转,又回到了凌炎身上。

“嗯……可能吧。”虽然崔雪说凌炎此刻就在草堂之中,他却生出一股抗拒之情,不愿去见自己寻找了多年的大哥,从于质的描述里他觉得,那人已经不太像自己的大哥了。

虽然多年以来,凌易竭力追寻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但他此刻不仅疲惫不堪,而且脑袋也昏昏涨涨,哪怕是铁人在如此强度之下,几天没有休息也不行,何况他也只是个肉体凡胎。

“你不去,我自己去。”轩拓青说完,一甩手就兀自走到了门外。

看着轩拓青的背影,凌易的心情是十分复杂。

……

于质所的线索,凌易还没有告诉轩拓青。原因有二,第一是这线索的真假还未知,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告诉他可能反而适得其反;第二是凌易总感觉轩拓青对自己大哥凌炎的信息和去向十分敏感,此时凌易并不知道这是好事坏事,也不知道轩拓青要找到大哥的目的与动机是什么。

在这一切都不明了的情况下,凌易肯定不会把这些信息全盘托出,也是为了少添麻烦,更多也是为了保护大哥凌炎。

轩拓青走后不到一刻,太阳渐渐升了起来。草屋的位置相对隐蔽,他并不担心轩拓青提前遇见凌炎,但他终究是不放心轩拓青一个人过去的。

他不了解轩拓青到底为什么那么想找凌炎,也不知道现在凌炎究竟是什么状态,如果他真的在那草堂之中,他们二人相见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轻叹了一口气,走出了门去。

……

这个夏天,凌易还不知道,木沛的机关、金远的学声、素缕的精魅,以及轩拓青的祝由,这些被现代社会抛弃的江湖故技,在不久后由到来的商战之中,配合着于质和凌易的商业实力,巧设巧打,一起帮助汉江集团和青门度过了许多危难时刻。

这些几近失传的技法,在获取情报、圆桌谈判之时产生了令人惊讶的化学反应,不说木沛和素缕的机关与魅惑,光是金远的学声就帮了凌易不知多少,更别提轩拓青那简简单单的几声铃铛,在这勾心斗角的直接对战中让凌易无往不利,甚至直接让汉江集团在经历了大洗牌之后,仍屹立不倒,在市场的洪流中坚挺地站到最后一刻。

凌易一个人走出了铁门,又慢慢地合上。

村中的家禽又开始吵闹起来,但也没有掩盖住湍急的河水声音,鸡鸭的尖声和滔滔江水的厚重结合到一起,层次分明,倒也不显吵闹。

凌易看周围无人,径直贴着围墙的墙根一直向东走去。草堂是在安全屋的南边,贴近汉江,要沿着安全屋的北墙走上一阵,等绕过东墙后就能看到了。

在雨季水量丰沛之时,那江水就在草堂的台阶上扑扑打打,那时阴天不断,便引得上面接了一层湿滑的绿苔,可近年天气炎热,水量也不知为何,相比往年低了不少,草堂上的苔藓也都被晒干,只留下些许淡淡的印记。

说起这草堂,凌易也只有淡淡的印象,这次回来后,在勘察地形和周围环境之时,他已去看过一次,但也只是远远一观,甚至没有靠近去看。

在凌易看来,去那看上一眼也没什么意义,大哥在安全屋建完不久后就消失了,自己回到安全屋的时候也没见到有人来过的痕迹,所以他对草堂也没什么兴趣。

慢慢地,沿着围墙已经拐了几个弯,走了几十米远,已经看得见那草堂了。远远看去,草堂孤零零地坐落在碎石间,周围却没有一丝杂草。轩拓青还没找到这里,这地方着实偏僻,任那轩拓青多么着急也不可能一下就找来。

离得近了,凌易并没有看见任何人影。这也是在凌易的意料之中,无论如何,凌炎也不至于现在还在这里,不然自己也早应该发现了。

等凌易走到草堂之下,才发现这草堂也不像记忆中的那样小,远远看去也只是两三平方米,像个书报亭一样,可是现在走近了,大概也有一般的小超市一样的大小,约有十几个平方,里面还是堆着些许干草,感觉最近也没人来过。

看见这里没人,凌易反倒松了一口气。自己近日确实有些劳累了,让他再处理那些事情,他也有些余力不足了。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奇门神隐》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轩拓青,王寒笛)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冷得像风)这种迥异与其他都市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