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末世女重生古代流放 玻璃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最新章节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末世女重生古代流放 玻璃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最新章节

重生之侯妃卜天下 紫夜蓝夕 著

穆宇,陆之桢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4-25 20:00:50
火爆小说《重生之侯妃卜天下》是紫夜蓝夕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新篇,情节中的传奇人物是穆宇,陆之桢,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横扫千军,非常耐看。精彩情节试读:穆宇带着妃羽裳穿街过巷,一路上不少人都围在妃羽裳的画像前议论纷纷。妃羽裳愤恨,“城中邪教盛行没人管,到说我是妖女,真是不要脸了。”“噤声。”穆宇拉起妃羽裳的手快速离开,在这个变得活泼的女弟子吸引更多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穆宇带着妃羽裳穿街过巷,一路上不少人都围在妃羽裳的画像前议论纷纷。妃羽裳愤恨,“城中邪教盛行没人管,到说我是妖女,真是不要脸了。”

“噤声。”穆宇拉起妃羽裳的手快速离开,在这个变得活泼的女弟子吸引更多人注意之前。他们一直走到一处小巷里的偏僻宅子门前,穆宇方才停下脚步。眼前的宅子是处高门大院,漆黑大门紧紧关闭,妃羽裳左右望了望。这处宅子所在的巷子只有这一家大门,看起来主人实在不喜人打扰。青砖围墙高耸,能远远看见里面高大的乔木。

穆宇上去打门,不一会儿便有人应了门。大门只开了一个小缝,感觉门内的人很是警觉。

是位老人,“找谁啊?”当老人看清来人时,又一愣,“穆先生,您怎么又回来了?”

老人将两人让进来,带入主厅,“两位稍等,我让人去唤家主了。”

妃羽裳在大厅之中溜达,这个厅堂不算大,但是布设很是雅观,用色清淡,周围的山水画屏,花木陈列都很别致。在厅堂左侧内角,有一处红白相间的水晶挂帘,想来里面应该可通主人后院等处。

“此处主人叫陆之桢,是个琴痴,曾经偶然饮宴聚会时认识。我之前到汴州便暂居这里,本来带着你,我并不打算再来叨扰,只是眼下,不得不来这里避一避了。”穆宇解释。

“哦。”妃羽裳拿掉头上的帽子,四处观望,“可靠吗?”

“于俗物上他并不多挂心,避上几日应当无事。”

少顷,自里面那挂水晶帘内传来了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帘子一荡,一位清瘦的灰衣公子走了出来,“穆兄?何故去而复返啊?”这人看清厅中站着两个人后,显然讶异了起来,“这位是?”

“陆兄,这是在下的义妹。她如今在这汴州城遇到了点麻烦,被我碰见,只得带来这里,暂时避一避,还请陆兄帮忙。”穆宇之后简单解释了一下这件事,只说官府不知哪里搞错了,竟然将才从江南而来的义妹的画像挂满了大街。这里面定然有误会,但是不得不暂时避一避风头才好解释。

这位名叫陆之桢的男人,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妃羽裳。但是妃羽裳一身衣着气质确也不像奇怪之人,便只得点了点头,“那便先在此处躲一躲吧。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妃羽裳一笑,低身行礼,眉眼生动,眼波流转,“小女子——卿云衣。”

那陆之桢看着她一愣,忙掩饰的咳了咳,伸手道,“两位暂且到厢房休息吧。管家,带他们过去。”

一位老管家带着两人往后院方向走去。穿过小小青砖庭院,四处花木扶疏,倒也侍弄的精心。两人一路往前,路过几处房舍,被带到后院一处有些偏僻的厢房,“两位暂时歇在这里吧。”

穆宇道了谢,老人家又道,“这里安静些,两位暂且住在此处。一会儿会有丫鬟来帮两位打点。对了,那边再往里的正房是陆家小祠堂,不宜外人进入,请两位止步。”两人点头,老人家自己便离开了。

两间厢房内还算干净,也简洁,只在墙上挂了画,便在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妃羽裳所住的房间内是一幅夏荷图,而穆宇所在的房间内挂着一幅观音像。

妃羽裳坐在穆宇屋内,却盯着那幅观音像发呆。良久,她忽然道,“师傅,这位陆公子怕是不可信呢。”

穆宇听闻此话顿时一惊,“你什么意思?”

“这位公子看起来应该是个风雅之人,家中一应布置极规矩,包括他自己的衣裳都是暗淡的灰、绿、蓝等色,院子内栽种松、竹、白杨,都是并不见花的植物。再看他这个人的性格,似乎谨慎刻板,于你虽然相识,也并不算热络。至于面相,额头狭窄,脸型瘦削,嘴唇极薄,并不是什么有容之人。”妃羽裳走近那幅观音像,不知道在研究什么,但是嘴里却没有停下来。

“陆兄确实不是什么活泼的人,但是……”穆宇有些迟疑。

妃羽裳抬手摸了摸那幅画,却不理穆宇,继续自己的话,“但是,他在厅内挂了一挂水晶帘,居然是红白相间。这红色用得也太突兀了。后来我多瞧了几眼,虽离得远点,也大体能看出红色珠子雕的都是团团小莲花的样式。仙道教不是推崇红色莲花挂件?”妃羽裳终于转过身面对着穆宇,伸出了一根修长的手指。然后又伸出第二根,接着说,“两处厢房内的挂画,夏荷图上的荷花红得娇艳,观音像的莲花底座也是红如血色。两幅图从署名和日期来看都是咱们这位陆公子不久前的杰作。而这用色,本也不应该是他所喜欢吧,何况画荷花多不着如此浓重色彩,观音大士脚下不是金莲吗?”

穆宇蹙眉起来,也望向了观音像。

“而且这小院里的那股香的味道,虽然淡,却还是嗅得到。即使他让人带我们住到祠堂附近有意遮掩,但也还是能细心分辩出,这并不是一般熏香,而且仙道教所用得那种线香的味道。”妃羽裳笑得可人,似乎并没有了之前的紧张和烦闷,“所以我不得不小人之心的推测,师傅这位朋友已经是仙道教的道友了。”

穆宇沉默下去。他对陆之桢认识并不多,只因他痴迷琴曲,所以曾多次邀请穆宇到家中探讨。这次穆宇来汴州想着也会会这位旧相识,才来了他这里。其他了解,便几乎没有,只知道这人脾性谨慎细致,喜素好洁,平时相处中总爱发表些什么意见,却大多并不在理,有些怕被名士看清的样子。穆宇于这些事情多不在意,所以未放在心上。

“我们马上离开。”穆宇终于开口,似乎对妃羽裳所言信了许多。

妃羽裳却神秘莫测地摇头,“现在离开,恐怕也难免一遭危险。我们前脚走,后脚就得有人去报信。师傅,我刚刚想通了,这些人步步紧逼,光退让不是办法。我现下有两条路可走,我们得再等等看。”

“两条路?羽裳,莫要冒险。”穆宇诧异。

“师傅,我现在叫卿云衣了,你可不要喊错。”妃羽裳笑着提醒,“还得拜托师傅帮个忙,偷偷溜出去,前往兴国寺再送一个口信去。”

“什么口信?”

“告诉应简远今夜来此处救我,他若不来定然后悔。”

“明知有危险,为何还要等在此处?”穆宇不解。

“等着抓一波证人!”妃羽裳翘起二郎腿,心中已然有了一个全面的盘算,绝地反击是你们这些人逼我的。

“……”眼前看起来颇有点运筹帷幕却吊儿郎当的女孩,真的是自己当年那个文弱守礼的弟子?她此时除却观察入微,似乎于揣度人心,识人看人上也颇有自信,更遑论这股子邪魅的气质和过人的胆识了。

稍歇之后,果然有两个小丫鬟前来伺候。穆宇说累了便自去房中休息。留下妃羽裳自己拨弄古筝打发时间,一边拉着两个小丫鬟一言一语的聊了起来。若要潜行出去不被发现,于身怀武艺的穆宇来说,并不算难事,只是他要速去速回,免得引起怀疑,亦或者留妃羽裳一个人会有什么危险。

到了兴国寺,寻到方丈。穆宇发现应简远还是没有回来,只得托老和尚带话给应简远,并留下地址。然后他便快速返回陆家。还好,陆之桢并未出现过。

两个小丫鬟被妃羽裳的卜算之术迷住,缠着妃羽裳批命算卦正在兴头上,全然没有发现什么。

入夜。

陆之桢在晚饭时来问候过一句,便匆匆离开了,看起来有些言辞闪烁,慌里慌张。看着人走了,妃羽裳道:“八成他下午急急忙忙跑去报了官,才会如此消停。”

穆宇眉头紧锁,人心繁复,当真难以揣度。

今夜肯定是不能睡了。两个人不过都合衣躺在床上,以策万全。穆宇握着手中的剑,脑子里却乱糟糟的全是妃羽裳的那些话和她娇俏的笑容。

鼓打三更,夜静极了。院中树影轻动,接着是有人跳入院中的声音。虽然来人极力放轻脚步,但还是被两个等了一晚上的人听出了一丝动静。妃羽裳坐起来,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匕首。而下一刻,旁边厢房的门骤然洞开,接着便是一片金铁交击的声响。

妃羽裳对穆宇的身手没什么了解,也判断不出来了几个人,她只能等,等那个她带去口信的人来救她。若他不来,路便更加难走得多了。

叹口气,妃羽裳有些出神,她实在拿不准应简远对她的价值认可有几分,也忽然有些后悔没有带着清欢在身边。

又叹一口气,好歹自己是侯府正妻,那些人应该不会直接杀了自己,毕竟把事情闹大,皇上更可以直接派人介入,到时候地方官员肯定更麻烦。他们只会抓她,然后利用她来牵制应简远,若是如此,便还有机会搏上一搏。

再叹一口气。想到应简远,多少妃羽裳的心里还是有些堵,盼着他来,却又怕他不会来。

“还要发呆到几时?”

妃羽裳吓得一个机灵从床上站了起来,手上的匕首险些掉了,再抬头,在窗沿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位黑衣公子,不是应简远还能是谁。

这本是作者(紫夜蓝夕)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重生之侯妃卜天下》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