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我的传》我的传奇生涯 婚恋小说 我的传娘受
《我的传》我的传奇生涯 婚恋小说 我的传娘受

我的传 清风拂柳过 著

福贵,明白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5-15 12:02:35
本回本喵分享给各位兄弟姐妹们清风拂柳过原创作品《我的传》,主线人物是福贵,明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读者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很快,背囊上的残枝断木已经足够多了,我想着时间还早,回家吃饭还有很长一会,既然来了,不如就到那天王角去坐上一坐,吹吹冷风,让自己身上的汗快一些干掉,也正好消磨掉一些时间。想罢就背上背上的柴,一步步朝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很快,背囊上的残枝断木已经足够多了,我想着时间还早,回家吃饭还有很长一会,既然来了,不如就到那天王角去坐上一坐,吹吹冷风,让自己身上的汗快一些干掉,也正好消磨掉一些时间。想罢就背上背上的柴,一步步朝着天王角走去。

天王角是大王山的至高点,向南可瞭望整条大河,如蜿蜒白带的河水归于眼下。

把目光移向东方,整个桃花村就全部都在眼底了。

相传曾经有人看到过托塔天王李俊下凡到此,俯瞰桃花村,又见滚滚河水自西向东奔流不息,不禁哈哈大笑,笑声传到正在野外干农活的农户耳中,农户们仰头一看,就见到大王山的山顶上金光耀眼,而天王李俊一身铠甲,兀自大笑。

于是,看到的那些人就将此事说给村里的其他人,再由听到的人们口口相传,父传子,子传孙,于是就有了“天王角”的故事流传至今。

我也站了上去,想再次感受一下李天王当年在此观望河水和村落的心情。但是,河水没有奔腾,因为冬天缺水,河水就如一只生病的长蛇,瘦弱得在地上苟延残喘,只看得人心中不免生出丝丝惆怅来。

再眺望小村,不时升起缕缕炊烟,鸡鸣狗吠之声断断续续传来,想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尽管情景有异,却也不合时宜地吟咏起来。

突然又在心中生出一丝惆怅,只感叹造化弄人,少年时期,自己也曾多次从此瞭望小村大河,踌躇满志,只愿学成归来,造福乡里。

但事与愿违,一次车祸,竟就生生断送了大好前程。

不仅如此,还间接害得父亲早逝,真是不孝至极。

又想到曾经的爱人小雪,那年与我一同回家,我也曾带她至此,对着浩瀚长空,奔流的大河,山盟海誓,只愿与伊人厮守终身。

原想只取三千弱水之一瓢,怎奈天意如此,伊人音容笑貌犹在眼前,一切却已是过往烟云,如梦幻一般虚无。

正在入神之间,只听得一阵簌簌之声,我只道是寒风扫落叶,却不想一回头之下,看到的却是一头黄牛迈开大步,埋着牛头走马观花一般啃噬地上的枯草。

紧随着黄牛身后的,是手里拿着鞭子的福贵。

福贵一见是我,“喔,喔喔喔……”叫了几句。

我知道他是在打招呼呢,也礼貌地回答:“嗯,是我,我来打柴的,你来放牛啊?”

福贵能听明白我的意思,他极力想要我也能明白他:“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大概能猜到他话中的意思,大意是说牛关在圈里久了,磨皮擦痒的不舒服,得出来走走,像人一样。

也许是因为我身在农村多时,也与福贵做了多年邻居,加上村人的问候方式也就那几样,所开的玩笑也不外乎那些,因此就算对方不说话,也大概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我笑笑,指着天王角上一块被雨水和风沙冲蚀打磨得光滑的巨石说:“过来坐坐休息下吧,牛自己吃它的草。”

福贵又“喔喔喔”了几句,没有拒绝,就走了过来。

我站在上面拉了他一把,他就已经稳稳地跳了上来站定,继而坐在了大石上。

我问他那次半夜放牛是不是被鬼迷住了心,福贵尴尬地笑笑,又“喔喔喔”地给我解释不是,他只是习惯了天一亮就要放牛出门,晚了就被他哥哥骂,那天月亮太明,也没分辨清楚,于是就迷迷糊糊牵着牛就到了山上来。

我其实上次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只是发现自己的确没有什么可以和他交流,于是也就随意没话找话聊上几句。

但这一聊着,我却发现自己竟然能无误地与他交流,而且就算不是那些能猜到的闲散的固定问题。

我惊叹于自己能和哑巴交流的技能,也就放开了一些,和他聊起了一些村人们平常并不经常说起的话题。

其实我更想要的,是检验自己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明白一个哑巴的语言和内心。

我问他上学上了几年,在学校都学会了写哪些字,会不会写自己的名字,能不能准确地算出包含了加减乘除的数学题。

福贵有时候很激动,有时候又面露难色,有时候表现得十分尴尬,我知道他是会写自己的名字的,也学了不少字。

但是具体是哪些字是不能尽数知道了,只知道诸如大山大河、大王山、天王角之类的村里的地名他无疑是会的,但是包含了加减乘除的数学题他就不会算了,写一篇关于自己父亲或者哥哥的作文他也表示十分为难。

我知道自己是能大概了解了他的“喔喔”声中所包含的含义的,那些变换着音调和字数的“喔喔”声,有些代表了惊喜,有些代表了忧郁,还有愤怒、痛苦等等不一而足。

然而此刻,我心下却也大惊:人家说只有不正常的人才能了解到一些非正常的声音或者图像的含义,如此说来,难道我竟然也真是不正常的人了?

那么,医院的医生和村人们对我“疯子”的论断和称呼,竟然也就有了那么一些根据和道理了?想到此处,心中又升起了浓烈的哀伤来。

我站起身正准备下山回家,给福贵打了个招呼,准备就此离去。

然而,刚起身准备跳下天王角,就听到一阵呜咽之声传来。

一细听,能大概分辨出那是一个女人的抽咽之声。

福贵也听到了声音,和我对视一下,又看看有些阴霾的天空,眼神中现出了一丝恐惧之意。

我明白他心中所想,关于大王山的传说有很多,其中有一则就是关于大王山闹鬼的故事。

传说在侠盗李大王之后,大王山后来掀起一股新的强盗,这股强盗不同于李大王那般劫富济贫,而是无恶不作。他们欺男霸女,劫人钱财,不论贵贱贫富,只要被他们遇上或者盯上了,一律都是他们的板上之肉。

他们还丧尽天良,将强抢而来的民女奸杀于大王山的山洞之中。

受辱而死的那些女人,冤魂不散,就在这大王山中化作厉鬼,于无月之夜伺机报复。

终于,她们的冤魂杀光了曾经凌辱她们的盗贼,但是因为阴间鬼杀害了阳间人,尽管是报仇雪恨,却也罪责难逃。

于是,阎王判决这些冤魂不准投胎转世,只能长长久久待在这惨死的山洞之中,等待罪孽被赦免之后才能轮回转世。

这个故事也经村人们代代相传,并经不断改编,越加恐怖瘆人。于是,村里几乎所有的小孩,曾经都听闻过这大王山女鬼的事,晚上也很少有人敢上这大王山来。

我看了一眼福贵,不禁觉得好笑,说道:“就算是女鬼,也不敢在白天出来害人,上次你半夜放牛上山,女鬼也没有把你吃了,现在光天白日,女鬼又怎么会找到你呢?”

福贵并不觉得我说的全对,他有些夸张地用微微颤抖的手指着满布阴霾的天空:“喔喔,喔喔喔……”

我明白他的意思,回答道:“就算是阴天,就算天空中满是乌云,但也是白天,女鬼是不敢出来作祟的,况且,你也没害过她们,她们找你干什么?”

说完我不再理他,丢下手里拿起的柴禾,循声走去。

福贵不敢一个人留在原地,只得亦步亦趋紧紧跟在我的身后。

拨开密林深处挡路的枝桠,我和福贵一步步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

我下定了决定要看看,这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到走到一片开阔地,地上都是些枯萎的黄草,凝神一听,只发现那阵哭声就是从这片开阔地正前方的石洞中传来。

我一下子也不觉间有些紧张起来,都说世间的鬼怪之事不可全信,但也不可不信。

尽管我曾经受过唯物主义思想的长期熏陶和洗礼,然而有些被村人们传得神乎其神的鬼怪之事也曾占据过自己的内心,要说不怕,那也是完全骗人骗己的罢了。

尤其是在这几乎看不到他人踪迹,只有两个人一头牛且其中一人还抱着十分恐惧心态的情况下,任谁也都会生出一些怀疑和恐惧感来的吧。

在婚恋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福贵,明白)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婚恋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清风拂柳过)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