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峡谷柔情 君臣文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古代言情小说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峡谷柔情 君臣文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古代言情小说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 北阳静 著

云禅,阳春面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26 08:15:50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是北阳静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佳作,内容引人入胜,文笔朴实无华,推荐阅读。《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主要讲的是 男子看了看奚淤染,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本来我以为此次行事失败,必死无疑,老天又给我了一次活着的机会,也给了我和她再一次相聚的机会…所以!我答应你。”奚淤染终于笑了,点了点头。云禅在奚淤染身后,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男子看了看奚淤染,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本来我以为此次行事失败,必死无疑,老天又给我了一次活着的机会,也给了我和她再一次相聚的机会…所以!我答应你。”

奚淤染终于笑了,点了点头。

云禅在奚淤染身后,听到此话,心里突然一沉,感觉很不舒服,但随即又压了下去。

第二日一早,奚淤染便和云禅各自骑着马,拿着包袱在约定好的地点等待那名男子。

那名男子骑着一匹黑马出现了,身着黑色长袍,头戴竹帽,身后背着一把被包裹着的剑,看起来英气勃发,洒脱无比。

男子见到奚淤染,抱拳开口:“在下来迟,得罪了。”

奚淤染一笑,并未在意,说到:“没事,我们也才刚来,哦对了,敢问尊姓大名,时间不短,还不知你的姓名…小女子奚淤染,旁边是出家人法号云禅。”

“在下楚礿,襄阳人也。”楚礿回到。

“好~楚大哥,我们便出发吧!”奚淤染拿鞭子抽了一下马,三人便驰骋出发。

……

中午,烈日炎炎,酷暑难耐,楚礿在前面停了下来,看着随后停下来的奚淤染和云禅,喘着气说:“奚姑娘,云禅大师,我们现在可以歇歇脚,距离安庆已经不远了。怕是今日傍晚就可以抵达襄阳了,歇息一晚,明日下午便可以抵达蒙古边界了…”

奚淤染抹了把汗,点了点头,下了马,来到了一处阴凉地。

几人坐了下来歇脚,奚淤染喝了口水,趁机把自己想问的说了出来:“楚大哥,你曾去过蒙古吗?蒙古…好玩吗?”

楚礿闪了闪眼睛,回到:“去过,当然去过…蒙古不是很好玩,黄沙漫天,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呵呵”

奚淤染点了点头,又问:“那…楚大哥会蒙语吗?我幼时父亲便教我蒙语了。”

楚礿看了看奚淤染,说:“嗯,学过,为了那人学过…”

奚淤染明了。

“行了,走吧……还得赶路到襄阳呢!”楚礿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

奚淤染见楚礿神情落寞地站起,忍不住又问:“楚大哥,两个相爱的人,若想相知相守是不是…很难呀?”

楚礿听此,回头看了看奚淤染的眼睛,她的眼睛里充满着好奇无邪。

楚礿苦笑了笑,说:“难…亦不难…”

奚淤染对这个答案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记住了这句话,并且在以后她也切实体会到了…难亦不难。

而一旁正在假寐的云禅,眼睛睁开,顿了顿,也记住了这句话。

……

晚上,几人终于来到了襄阳,一路风尘仆仆,来到了一家襄阳城边不起眼的客栈。

“掌柜,来两间上房。”楚礿对着客栈掌柜说到。

“掌柜,来两间上房!”在楚礿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身着道服,拿着拂尘,神情严肃冷漠,说出了同样的话。

奚淤染看到了那名男子,心里涌上了一股熟悉的感觉,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哦,对了,阳春面摊的那位道长,好像是和赵清涟一伙的。

奚淤染想到赵清涟,脑中闪过那张…脸,便顿时觉得非常不好了,脸色也暗了下来。

但是在道长周围,并未发现有其他同伴的身影。

楚礿拿到钥匙,看了看正在冥想着的,脸色不太好的奚淤染,便说道:“奚姑娘,你先进去歇息吧,一会的餐饭,我会让小二端到你的房内。”

奚淤染点了点头,正好她今日累着了。

……

用过餐饭,奚淤染一沾到枕头,便沉沉地睡去了。

夜幕下的客栈,寂静无比,只有一轮明月挂在街头,站在树梢上的乌鸦时不时也发出一些声响,试图打破这漫无边际的宁静。

悄声无息,赵清涟出现了,身着道服,手上仍然抓着那专属于自己的拂尘。

但此时的赵清涟额头有汗,气息不稳,左胳膊上不时地溢出鲜血。

终于赵清涟躲到了客栈的一处房间里,想要歇息片刻,迅速地处理一下伤口。

不巧,那房间正是奚淤染的房间。

赵清涟捂着受伤的胳膊,悄悄地走近床上的人,想找到那人的包袱,找些东西来包扎伤口。

当看清楚床上那人的脸时,赵清涟的脸色突然有些微妙:这丫头,怎么也来了,真是……

赵清涟心里突然想到一个坏主意,眉眼一挑,嘴角扬起,用拂尘前端的兽毛悄悄地挠向奚淤染的脸。

睡梦中的奚淤染感觉到不大对劲,便睁眼,借着月光,看清正在玩弄的赵清涟,大惊,准备大叫之时。

赵清涟急忙堵住了奚淤染的嘴,悄悄地说道:“你这丫头,都看清了是我,喊什么?快起来,帮我包扎伤口…疼死了…”

奚淤染脸色铁青,心里一狠,张嘴咬在了赵清涟的手上。

“啊…你这死丫头…快快,放手!哦不!松嘴…”赵清涟急忙掰开奚淤染。

“我说你这人…要死呀,擅自闯入女子房内,你…真是恬不知耻、罪该…罪该…”奚淤染还是有气。

“行了,你调戏贾似道的闺女都没怎样,还说教我,别罪该了,快起来,帮我包扎伤口…”赵清涟嘴角一抽。

“你你你…真是…”奚淤染气急。

“别你了,快来,包扎伤口…疼死我了”赵清涟皱了皱眉头。

“呵—我—不—管—”奚淤染慢吞吞地吐出四个字。

赵清涟无奈,一把将奚淤染枕头旁边的包袱抢来,打开便准备从一件衣服上撕扯布料包扎伤口。

奚淤染一见,忙道:“行了行了,我帮你包扎还不行吗?真是的!!”

赵清涟一听,嘴角一咧,便笑了,说:“早干嘛去了?”

正在包扎的奚淤染一听,手上一用力…

“你疯了…嘶~好疼的…嘶~”赵清涟瞬间疼的呲牙咧嘴。

“呵—我道呢,原来赵公子连这点伤都承受不起…啧啧啧”奚淤染眉毛一撇,便冷嘲道。

赵清涟无奈,俊眉一挑,嘴唇一抽,说:“要不?你试试…试试看…疼不疼?”

相比作者(北阳静)更为知名的小说,我却喜欢这本《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前半部极有味道的校园生活叙述,各种铺垫和高潮对主角(云禅,阳春面)性格的全景展示都让本书迥异与其他古代言情类小说。同时,本书的角色性格突出而不脸谱化,外貌绝美内心却无比自卑的白桦,痴缠的宅女袁倩妍,现实而虚荣的艾雪,还有红儿和黑驴打破宿命后又无法挣脱宿命的离世,都让人唏嘘不已。延续到后半部,主角(云禅,阳春面)在步入官场后的一些情节却不知为何安排那么的刻意,销量逐渐下滑后,在计划篇幅还不到四分之一的情况下就被起点强制腰斩。值得一提的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