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快穿:我只是龙套》快穿:我只是龙套好看吗 调教 快穿:我只是龙套T吧
《快穿:我只是龙套》快穿:我只是龙套好看吗 调教 快穿:我只是龙套T吧

快穿:我只是龙套 薛小采 著

谢昭,桓凌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30 08:20:07
优质创作《快穿:我只是龙套》是薛小采新出的一本科幻空间类型的网文,本网络创作的主要人物谢昭,桓凌,主要讲的是:永昌五年腊月二十三,谢昭产下一子,取名桓越。新生命嘹亮的啼哭声让人本已变得坚硬的心柔软了许多,韩嗣并着林子荣刘冲几个人亲手打了一个长命锁和一个银项圈送给桓越,就连辛邑也遣了她的夫人周氏过来送了些小孩子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永昌五年腊月二十三,谢昭产下一子,取名桓越。

新生命嘹亮的啼哭声让人本已变得坚硬的心柔软了许多,韩嗣并着林子荣刘冲几个人亲手打了一个长命锁和一个银项圈送给桓越,就连辛邑也遣了她的夫人周氏过来送了些小孩子穿的衣服什么的,一片幸福和美,好像战争与人心倾轧与他们都无关。

他们在乎的,只是此时的岁月静好。

周氏看着襁褓中婴儿粉嫩的脸了,攥着的小小拳头还不及自己的两根手指大,柔软的嘴唇吐着小小的泡泡,眉眼间泛起掩饰不住的爱意:“这孩子真是漂亮!”

谢昭眼睛中泛着柔光:“刚生下来的时候,都是皱巴巴的小猴儿,难看的紧,不曾想这些天就长开了。”

周氏捂着嘴巴笑道:“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的,你是头一个,才觉得新奇,等以后次数多了,便习惯了。”说着,忽然间神色一暗,嘴角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去,出神的望着婴儿的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昭只是陪着坐着,并不出声,好像眼前除了婴儿便没有旁的。

周氏望着望着,眼睛中竟然闪出泪光来,她想擦泪却发现没带手绢儿,自从她跟着辛邑走南闯北之后,就再没带过那些东西,只拿了两根有些枯黄的手指在眼角抿了抿,不自在的扭过了头。

谢昭递过去一方杏黄色的手绢儿,言语轻柔:“夫人这是怎么了?”

“让你见笑了。”周氏大刀阔斧的擦了擦脸上的泪,心中只觉一片苦涩,看着谢昭明媚的泛着一层珠光的脸,竟觉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她从前,生养过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儿,长子出生没两天就夭折了,次子,在起事之后死于一场战乱,她心里疼,心里难过,可是不敢说,为了辛邑的大业,她不敢表示一点不情愿。

现在她年纪大了,骨头硬了,再也不能生养,辛邑也收了好几房漂亮的妾室,夜夜宿在她们房里……从前的平淡快乐竟是一点也不寻不见了。那个时候她们穷的挖野菜吃树根,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一点肉,她很羡慕王侯富贵家,吃不完的肉,穿不完的绫罗绸缎,不知日子该有多快活。如今,她也能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曾经想要的都得到了,心里却一点也不快乐,她失去的是最珍贵的东西——一颗心,一颗曾经许给她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心。

终究是有得必有失,可她,宁愿抛却现在拥有的,只回到从前,一贫如洗的那些日子。

可惜,流年光景,倏忽变化,谁也无法让历史倒退。

她回过神来,脸上仍旧带着苦涩的笑意,声音却恢复如常了:“妹妹,替孩子办个满月宴吧!”

谢昭一愣,然后方才笑着推辞:“如今是个什么光景,花那劳什子力气做什么。”

“你听我说。”周氏柔柔的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变得坚定:“哥儿们不好养活,更何况是如今这时候,越是如此越是要办个满月宴,这样,才让他跟着你,长命百岁。”她的第一个孩子,便是因为穷,办不起满月宴,才离她而去,她的目光落在桓越身上,依稀看见自己当初的孩子,虽然没有这般粉嫩可爱,但也是个白嫩的婴儿,她大气都不敢出,害怕吓到他……“你放心,我替操持,也好叫兄弟们放松放松。”

谢昭没有再拒绝,眉眼带笑的说道:“周姐姐真真是个好人。”然后她目光转向阿平,道:“我这个婢女是个能干的,不如就暂且跟着周姐姐,也好叫我少些歉疚。”

周氏笑着应下,和阿平一道出去了。

明日就是桓越满一个月的日子,也算是火烧眉毛了。

夜晚,桓凌巡视回来,身上仍旧挟裹着一阵冰寒,谢昭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她却下意识的忍住心底的冷寒之感,眉眼间转而带上温柔笑容,将早就温好的酒给他斟了一杯,然后道:“定住了。”

桓凌点点头,只是饮着,慢吞吞喝完了一大杯的滚烫热酒,才抬起眼睛凝视着谢昭,她裹了一层厚厚的披风,白色的狐狸毛围在脖子上一圈,根根分明,衬得她的脸越发小,越发白腻,细看来,有种无法逼视的艳光,他拉过她的手,把她圈在怀里,让她听着自己的心跳:“你怎么样?我只担心你的身体,别的都不要紧,反正……也不是非明天不可。”

谢昭心中一阵酸软的感动,抬手轻轻抚着他的眉毛,道:“我素来强壮,不是普通的闺阁女子,你不用担心我。”

桓凌笑了起来,露出灿灿的牙齿,刺眼的白:“我倒忘了,我这夫人,曾一人拉弓射虎,巾帼不让须眉。”

谢昭微笑着,却是沉默了。

一闪而逝的犹疑被桓凌捕捉:“怎么了?有心事?”

谢昭咬着唇笑了,明知不可为,何必多言?遂摇摇头,抛却最后的一丝怜悯,伸出胳膊把他紧紧抱入怀中:“没什么,只是想让你小心。”

借着这场满月宴,阿平在谢昭与桓凌的命令下,把辛邑他们和的酒里全下了蒙汗药,欲取而代之,阿平头一次做这种害人性命的事,吓得半死,没出息的颤抖了许多回,才不负重任的完成任务。

阿平很想劝谢昭不要这样,可是又没办法开口,她能怎么说呢,难道说,你们放弃吧,赶紧跑路才是正经,那她估计会很快嗝屁的,哪有事情没开始,自己就诅咒的。

这件事情注定要失败。

徐晚没来之前,桓凌这一边偷鸡不成蚀把米。

徐晚来了之后,仍旧是失败了……她虽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她知道可她不能说啊!

过不其然,桓凌这边暴露了,在辛邑的箭镞射杀之下,损失了许多兵力,他又带着谢昭和一众将士,还拐了辛邑那方一个小将军,一行人往怀朔的方向逃去。

后有追兵,像是疯狗一样追着咬,不管是辛邑,还是辛邑的手下都知道不能放虎归山,一旦这次让桓凌逃脱,他日后必定成气候,届时,被追的可就是他们了。

没有人会养虎为患的。

偏偏,桓越啼哭不止,挣扎着小胳膊小腿的就是哭个不止,脸涨得紫红,渐渐的踹不上气来,哭声像是被谁掐住了喉咙,眼看哭的要断气儿了,再不停下休息,很可能这个孩子就会这样去了,谢昭眉眼间出奇的带了一丝绝望,她抱着怀中的儿子,挥停了汗血宝马,凝视着桓凌,道:“你们先走,我带着越儿会追上的!”

桓凌的马没有停,追兵在即,他不敢停,也不能停,有一大帮的兄弟都等着他,都靠着他,那些人把身家性命都压在他身上,他能怎么办,眼中泪光闪过,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再度睁开眼,眸中一片寒凉,他伸手,从背后的箭囊中抽出了一支箭,拉圆了弓,双腿一夹,极有灵性的马便停了下来,无声的瞄准了谢昭的方向。

谢昭的眼却红了,他当然不是射向自己,她又无助又绝望,觉得身体像是一瞬间被掏空了,忘记了言语,忘记了动作,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那箭已经挟裹着寒凉破空而来,她将孩子搂紧在怀中,就这样算了吧,虽然明知道他是不得已而为之,可是心底,却还是有种难以言说的痛楚和无力,这种无力感,让她遍体生寒,手脚僵硬的几乎抱不住怀中的孩子。

噗嗤一声,是箭射穿肉体的声音,意料中的痛楚并未传来,她也仍未解脱,睁眼,却是一个瘦弱的身体挡在了眼前,那箭射穿了他的肩胛,他虽背对着自己,谢昭仍旧看到了那沾着血的箭头,泛着妖冶的冷光。

撕心裂肺的一声阿徐,让所有人都泪眼朦胧。

清脆响亮的一个巴掌响起,抬头再看时,桓凌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五个鲜红的指印,韩嗣在他面前怒目而视,一字一句的吼道:“那是你儿子!”

魔怔住的桓凌这才如梦初醒,他慌忙的看向谢昭,却只看得见有一滴清亮的泪珠顺着她下巴滑过,没进不染纤尘的狐狸毛中。

时间像是凝固了,三千人马无一人出声。

谢昭轻柔的给孩子顺了顺气,奇迹般的,桓越的脸上渐渐消失了那种紫涨,又安睡了过去,她把孩子交付给从谢府带来的武艺高强可与阿徐比肩的侍从们,吩咐道:“你们往西南走,把孩子交到范阳卢氏的手里。若到紧要关头,你们保命要紧,他不过是一襁褓婴儿,不值得你们舍命,我不会怪你们,去吧。”

几人面面相觑,然后俯身叩头抱着桓越去了。

谢昭翻身下马,手脚利索的帮阿徐止了血,然后把他交给刘冲:“你照顾好他。”

刘冲便是当初谢昭那匹绸缎变成次品的始作俑者,谢吟信誓旦旦跃跃欲试的准备拉出这幕后黑手,好好的在父亲面前威风一把,可兜兜转转,仍是没那个本事,最后还是谢昭出马解决这个大难题,从这以后,谢吟也收了心,再也不叫嚣着管家了,谢昭看刘冲也是个人物,又走南闯北见识良多,便把他留下了,平素里调整粮草财物,都是谢昭和他商量的,算作是谢昭信赖的人。

比起桓凌,刘冲也明显更听谢昭的话。

谢昭挺直了脊背,汹涌气势一瞬间就出来了,虽然站在地上,可是那威严又冷酷的气质压倒了在马上的一众汉子们,她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却看也不看桓凌,翻身上马,腿一夹马腹。

纵马往前走去,桓凌这才下令众人前进,狂奔而去。

前方是一处密林,方才那阵耽搁,只怕辛邑的士兵已经咬到他们屁股了,谢昭却停了马,望着干枯的树枝和仍旧油绿的松树,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她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走到桓凌的身边一阵耳语。

片刻后,桓凌挑出了他们中武艺、骑术最出众的三百人,骑着最精良的马,直奔怀朔,队伍要分散,一个地方最好来来回回踩上几下。而剩下的大多数人便砍了树枝绑在马尾巴上,一队人绑树枝,一队人砍下周围的枯枝,堆在一起,点了一把火,便往沃野镇的方向逃窜而去。

辛邑本就是守城兵出身,没读过半天的书,手下的人有兵卒,有平头百姓,也有劫匪,但却没个有脑子的,平日里桓凌在旁出主意,倒还可以,如今没了桓凌,就如一帮苍蝇乱飞,他们追到密林里,见大火冲天,便喜出望外,七嘴八舌的说着,说不定桓凌的军队就葬身大火了,各种千奇百怪的话语层出不穷,听得辛邑脑子一片乱嗡嗡的难受。

他下令绕过密林,见往怀朔去的方向马蹄纵横密集,心中冷笑道,必定是去了怀朔,便毫不在乎的领着手下的人追赶而去。

他们破了桓凌这次的计谋本就是个意外,因想着桓凌那小儿被一个崽子冲昏了头脑,竟然想着要弄个满月宴,他早就想除掉桓凌,便打算趁着这次他失去理智的机会弄死他算了,不等满月宴开始,便迫不及待动了手,他们人多势众,又来了个措手不及,桓凌自然没防备。

抓捕桓凌不成,回去后,他们把那些满月宴的酒席吃了精光,足足醉了三日才醒。

老司机的科幻空间之旅,绝大部分位面副本为原创。与其他平庸的科幻空间小说不同,作者(薛小采)对进入各个副本的节奏控制的非常好,绝不拖泥带水。不过相比其优秀的副本描写,主世界的安排个人感觉是下降了一个档次,过于想当然和龙傲天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