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阴谋在手》阴谋 GL 阴谋在手直人
《阴谋在手》阴谋 GL 阴谋在手直人

阴谋在手 笔下疯癫 著

雷泽,老太太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7-10 17:01:13
主人翁叫雷泽,老太太的故事是《阴谋在手》,它是作者笔下疯癫新写的一本奇幻新篇,书中主线围绕:雷泽一脸怨气的看着酒言嘟囔:“什么破念技,还能叠加。”“哎,这话就是你不对了,你的念技花样不断一出接一出,到头来还是输了。”酒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打架还是要靠脑子。”雷泽听完更郁闷,他虽然念技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雷泽一脸怨气的看着酒言嘟囔:“什么破念技,还能叠加。”

“哎,这话就是你不对了,你的念技花样不断一出接一出,到头来还是输了。”

酒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打架还是要靠脑子。”

雷泽听完更郁闷,他虽然念技很多但基本没发挥什么作用,而酒言也几乎是凭靠着力量和小手段获得胜利。

酒言嘿嘿一笑,主动走过来向雷泽伸出手把他拽起来,道:“只会靠蛮力那是魔种,人类拥有高等智商一定得好好利用。至于下三滥手段,那都是计谋。”

雷泽顺势被酒言拉起,拍拍身上的灰尘哼道:“你还真是够变态的,果然是死亡都畏惧的人,难怪能逃离大灾难。”

听到“大灾难”三个字,酒言先是一愣,随后挠头笑道:“运气,都是运气。”

“怪不得你这几年总是倒霉,看来一辈子的运气都用在逃离那座死城上了……”

跟随着雷泽的话,酒言不仅再次回想起自己记忆中最恐慌的场景之一。

二十年前那场“心脏之战”波及了很多城市。

当时魔种踏入人类生活领域,抢占领土,同时有一波魔种一连屠杀了三座城,其中就包括酒言小时候所在的城镇。

最初的酒言并不生活在诺尔城,而是一座叫做达尔克达城的地方。与其说是城,不如说是一个小镇。

酒言的人生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自己从小就是个孤儿无父无母从孤儿院长大,他甚至没有父母的记忆,这并不是记忆缺失,的确是没有见到过父母,哪怕是他们的一个身影。

长到三岁时,心脏之战猛然爆发打的斯普兰诺大陆人类措手不及,一片散沙。

魔种闯进了达尔克达城,屠杀了全城上下近乎三万多人,整座达尔克尔城就这样被侵占。

1344年,那已经是战争将要开启的时代,万国纪元末期,大陆即将迎来百圣纪元的和平。

当时的国家无法保护自己的人民,只能任由国家边界的人民惨死在魔种的爪牙下。

进入城镇的魔种也会侵占一些小城镇,达尔克达城就是悲剧之一,也是最惨的城镇。

三万多鲜活的生命,无论男女老少,全部惨死在魔种的爪牙下。

那些人不是超凡者,没有特殊能力,只是普普通通的百姓,但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战争波及。

整个达尔克达城因为魔种的入侵被屠城,酒言当时在的孤儿院也没能逃离魔种的屠戮。

虽然酒言只有三岁,但已经很调皮。在其他小朋友睡觉时,他总是会到处乱跑,会引起整个孤儿院的老师去找他。

院长是一个凶巴巴的老太太,她每一次能找到酒言躲在哪里,无论酒言躲在哪,院长总是会找到他。

每次被抓到肯定少不了一次批评,所以酒言很讨厌这个凶巴巴的老太太。

但一躲一找几乎成了这一老一幼的日常。

在日常进行这一活动的酒言选择躲在床下。

那天酒言躲了很久也没有人来找他,随着时间的推移幼小的他就在床下爬着睡着了,当他再醒来时却发现了心里最黑暗阴影的一幕。

鲜血,整个房间内都是血,深红的血几乎将房间的每一处都涂抹了一遍,部分残肢还遗留在地上……

酒言躲在床底下,幼小的他因为害怕瑟瑟发抖,那种恐惧是无法诉说的,只有亲自体会才知道有多么痛苦恐惧。

就在一只魔种将要发现他时,那熟悉的矮小身影出现在酒言视线中,她只是稍微动了动手指,那魔种便化为齑粉。

院长将酒言从床下拽了出来,非常凶的骂着酒言,说他是天煞孤星,活该无父无母。

可当酒言握住她紧皱的手指时,感觉却是那么温暖,这是他第一次感受亲情。

后来,这位看似年迈的老太太带着酒言从千百只魔种中杀出一条血路,年仅三岁的酒言目睹了一切……

她拿着自己的拐杖在空中挥舞着,一根根绣花针从空中凝聚,编织出很多玩偶与魔种厮杀。

最终将酒言送到了诺尔城,而院长却被几个人带走,酒言清晰的记得带走院长的人身上有一个奇怪的标志。

那老太太走的时候对酒言笑了,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院长的笑,很和蔼。

她走的时候将一个烟斗送给了酒言。

后来的他才知道,整个达尔克达城只有自己活了下来,而那老太太被带走之后也没了消息不知生死。

酒言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也是位职业者,人们叫她“裁缝”。

在他功成名就的那段时间动用过很多人去打听这位恩人的消息,但却是一无所获……

看着陷入沉思的酒言,雷泽不语走向前默默地拍了拍酒言的肩膀,兄弟之情无需多言。

雷泽笑道:“你还有我,还有老大他们。”

看着雷泽那张秀气的脸,酒言忍不住笑了。

的确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都是雷泽第一个帮助自己。

“你要是真把我当兄弟就把药剂给我。”

酒言对雷泽伸出满是血的手,那一副实在人的样子想让雷泽撕烂他。

“唉,真不到该说你什么好。”

雷泽轻叹一声,但看着酒言那一脸期待的表情,雷泽翻了个白眼:“待会给你,手上都是血不嫌脏吗?”

酒言在桌子上随便拿了杯水,一口气喝完迷迷糊糊道:“不嫌脏,这玩意和脏净无关。”

“变质的药剂会大大影响药效。”

“哦。”

“告诉我打开脉层之后有没有感觉浑身飞腾?”

“你猜。”

“你态度能不能好一点……”

“拿来。”

......

“二位,比试完了来算算账吧。”

二人正要斗嘴时,从刚在就没有说话的帝倾起身,递给二人一张纸条。

酒言下意识接过纸条,看到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物品与价格,这哪是一张普通纸条,分明是他二人破坏物品的清单。

“西海花瓶300卢克,鳞墨20卢克,双脊鱼骨钢笔70卢克......”

“老大你打劫啊。”,酒言看完倒吸一口凉气苦笑道。

这清单上的物件不算太贵,都是平日里能购买到的东西,但写了密密麻麻一张纸,总体算下来这就很贵了。

雷泽抢过来扫了一眼立马发现事情不对。

“等一下!听风铃在上个星期就用完了!还有你鱼缸的青角鱼也是被浴缸里的西海龟吃掉的!”

“这些就算了,这萝卜为什么还会出现在清单里!萝卜不都放在厨房和地库吗?谁家随便放萝卜!”

帝倾耐着性子听雷泽讲完,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缓缓道:“哦?我家,有意见吗?”

雷泽这叫一个气啊,这不是摆明了坑自己吗?这一屋子破坏物可以赔。

但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分明就是帝倾想要买,但又不想自己花钱,然后来借机坑自己。

雷泽刚想继续说,帝倾突然将那清单多了回去,他拿起笔继续写道:“家里的肉也差不多吃完了,最近一直吃魔种肉可不好。”

“......”

酒言也无语了,他想吐槽又不敢,憋在心里半天非常难受。

看着气的面色发红的雷泽,酒言只好表面装作默默为雷泽祈祷,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嗯,没有了,就这些,尽快送来。”

帝倾在清单上多添了几类东西,最后收笔把清单递给雷泽。

雷泽看着清单上多出的几样物品,表情十分难看,他攥着清单,咬牙切齿道:“为什么内裤也会出现在清单上!你过分了啊......”

话没说完,一只满是血的手将雷泽的嘴捂住。

那正是酒言的手,他听雷泽要爆粗口,连忙一手将雷泽的嘴堵住,对帝倾赔着笑脸,道:“老大息怒,雷泽不懂事。”

“唔,酒言你干嘛别捂我嘴,唔...”

雷泽挣脱开酒言的手就会被再次捂住,酒言捂的也真是地方,嘴巴鼻子一起捂住,都不给雷泽喘气的机会。

憋的雷泽脸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他的双手不断折腾,嘴里都是酒言的血,十分咸。

酒言以为雷泽不服,连忙在雷泽耳边低语道:“你家那么有钱差这点钱吗?他就是明摆着坑咱俩,想想他的实力,冷静.…..”

“呜呜,放开,呜呜.....”,雷泽怒视着酒言,他快要被酒言给憋死了。

酒言这家伙,做点大事都很聪明,狡猾的很。平时又傻到做蠢事,甚至笨到路痴。

感觉到雷泽折腾的越来越厉害,酒言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稍微抬高了点声音:“让你老实点,听不见吗?我可是在帮你求情!”

“呜呜呜!!!”

雷泽要窒息了,但他力气又没酒言大,只能掐他胳膊的肉,疼的酒言咬牙咧嘴哇哇乱叫。

这时,早已看清一切的帝倾指了指酒言的手,平淡道:“我感觉你是在谋杀。”

酒言下意识顺着帝倾指向的方向看去。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掌一直捂着雷泽的鼻子和嘴。

“抱歉抱歉。”

酒言连忙放开雷泽躲到一旁,心想:“完蛋了,自己又闯祸了。”

他这次可没法狡辩,自己手上还有雷泽的口水呢,就连雷泽脸上都印着自己的手掌印,血印十分显目。

“啊呼呼,酒.…..”

“酒言,你想害死我吗?!”

雷泽气喘吁吁的指着酒言,他的脸现在通红,就在刚才雷泽感觉自己真的要去向冥王报道了。

多亏帝倾,要不然自己真的会被憋死。

被捂死的异能者,太丢人了。

酒言只能躲在一旁,他小声嘟囔着:“我这是在帮你......”

......

“怎么二位破坏东西不赔钱?”,帝倾那一双宽大的手又伸向了可怜的小白。

在奇幻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雷泽,老太太)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奇幻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笔下疯癫)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