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娘子荷包请收好》娘子榻上有请 出柜 娘子荷包请收好强受
《娘子荷包请收好》娘子榻上有请 出柜 娘子荷包请收好强受

娘子荷包请收好 岑青执 著

侍郎,老七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7-28 08:12:04
本回给书友们安利岑青执创作的古代言情新篇《娘子荷包请收好》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侍郎,老七两位光环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明昭帝的身影从马车内走出,脸色很差,显然被方才在天子脚下发生的动乱气的不轻,声音低沉斥责道:“此地离京郊驻地不过十分钟的脚程,你们待到这些山匪都被斩杀了才来,可是玩忽职守呵。”常冀将军身后的一众士兵“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明昭帝的身影从马车内走出,脸色很差,显然被方才在天子脚下发生的动乱气的不轻,声音低沉斥责道:“此地离京郊驻地不过十分钟的脚程,你们待到这些山匪都被斩杀了才来,可是玩忽职守呵。”

常冀将军身后的一众士兵“唰”地齐齐跪下,他们虽是一发现动静就赶过来了,但没人辩解,只齐声道:“请皇上责罚。”

“关德全!”明昭帝厉声朝旁喊道。

“皇上,奴才在!”

“将军常冀玩忽职守,救驾来迟,罚俸半年,领军棍二十。”

“臣,领旨。”常冀将军声音不卑不亢,即使被责罚也没有波动,面容黝黑刚毅,背脊笔直。

这样的惩罚其实不算得重,对常冀将军来说无关痛痒,也没让士兵寒了心,同时稍稍缓了些明昭帝的怒火。

后妃们也被方才的事吓得不轻,无一人敢出来替将士们求情。常妃知道自己弟弟是个认死理的人,没有及时救驾就该认罚,她想帮弟弟说话但有心无力,在马车内紧紧捏着自己,手心沁出层层冷汗。

“将活口抓起来,给朕审!”明昭帝甩了袖,哼了声便回了马车内。

关公公会意,朝常冀将军使了个眼色,然后便朝剩下的仪仗队高声喊道:“起驾,回宫!”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一地断手断脚的横尸,有好些已经面容模糊,烂肉翻出,景象令人作呕。

待所有人走后,常冀将军起身,朝身后的将士们吩咐道:“仔细检查,将所有活口带回营地,莫要遗漏让他们跑了。”

“是!”

众人起身开始搜查。

……

将士们的动作很快,不管是躺在地上还是挂在树上的,通通被筛查了一遍,还揪出两个想装死躲过去的。

那群山匪被五花大绑,赶到了他们所在的营地,给他们套上坚固铁链后,关进了暗无天日的地牢。

地牢阴暗潮湿,光线微弱,有一股浓浓的腐败气味,原先就在牢里的人面上满是冷漠绝望,见这些人进来似是同情又似讥笑。

这群人并不是豢养的死士,但大多都是亡命之徒,而人在穷途末路时爆发出来的力量,不见得比死士差。

常冀进了地牢,坐在审讯的桌案前,让人先提了两个匪徒上来,被带上来的两人披散着发,经历了方才的一场战役,满身狼狈,一个没了左手,一个缺了右臂。

“你们…谁先说啊。”常冀坐在椅上,说话缓慢,那从战场上练出来的气势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一双丹凤眼炯炯有神,仿佛能看穿他们掩藏的所有秘密。

跪在案前的两人都死咬着牙没说话。

“不说也无妨,反正本将有的是时间,一刻钟不说,便砍一根手指,两刻钟不说便两根。”

两人惨白了脸色,又惧又怒,想到那个蒙面人,咬着牙道:“我们本就是无根之人,若真去了地府也算是有了归宿,要杀要剐将军请便!”

常冀还暗道了声有些骨气,若走正道,该当是个人才。

过了半个多时辰,那两人除了被砍下手指时的惨叫声和间歇对常冀骂骂咧咧,当真没再吐出别的字来。

又被带上了几个人,俱是闷不做声。

常冀这时倒是对这个背后的人有几分兴趣了,毕竟不是谁都能教出这样忠心之人的,何况教出的不是一个两个。

他们跪过的地方满是血,一排手指参差不齐地布列在地上,令人发指。

“你们呢,你们可也是打算什么都不说了?”常冀走到他们身后,伸手搭在了一个匪徒肩上,手指在他肩胛上似有节奏地敲了几下。

“一刻钟了。”他朝旁边的士兵使了个眼色,示意可以砍手指了。

士兵喝了一大口烈酒,喷在了刀身上,双手握住刀把,臂膀使劲挥下,就在刀锋即将碰到手指的时候。

“等、等一下!!!”

第四批被带上来的一个匪徒实在是坚持不住了,“等一下!将军!我说我说!”

闻言,旁边的另一人朝他爆呵道:“老七!你敢!”

被叫老七的那个人朝旁人深深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便向常冀出声道:“我们……我们都是青哥四处捡来的兄弟,大伙本就无家可归,于是就跟了青哥做了匪,虽然是匪,可青哥说万事都要讲良心,从不欺负妇孺老幼!跟了青哥大伙顿顿有酒喝,日日有肉吃!”

常冀点了点头,是人都想要过好日子,他接着问道:“你们今日为何要行刺御驾,不知一旦失败就死罪难逃,还是当真小瞧了大昭禁军么?”

老七摇了摇头:“我们不知晓,只是青哥叫我们今日来行刺。我这条命是青哥给的,即使青哥叫我死,我也是要去的。”

“你口中的青哥原名为何,生得什么模样你可描述的来?”常冀知道他没有说真话,约莫是不愿意讲,便也没逼他,他换了个话头问道。

“我们只知青哥名单字青,不知姓氏,青哥在人前从来都是蒙着黑面的,没人见过他生得什么模样。”

好长一会时间,常冀没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旁边的士兵出声问道:“将军,还审吗?”

“……”常冀眯了眯丹凤眼,轻飘飘看了下老七,指着他道,“将他单独收押到一间,其余人明日午时处斩吧。”

老七听到他的话,浑身僵愣,他以为他开了口,便能让弟兄们免受断指之苦,没想到这下连命都搭了进去,他抬眼看常冀,发现那双锐利的丹凤眼正直直看着自己,心下沁出冷汗。

……

他吩咐完后,便回了主营帐,刚擦掉身上的血迹,便有士兵在帐外说有客来访。

“请进来。”

“常冀将军。”林少珵进了营帐,嘴角勾着似有若无的笑,整个人如沐春风,浅浅向常冀作了一揖。

见过很多次林少珵这般的笑,常冀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发毛,总有种遇上笑面虎的感觉,应声道:“原来是林侍郎来了,方才多谢林侍郎替本将引路,常某才得以接驾皇上。”

“常冀将军多礼了,本官不过是在追歹人的途中被那歹人跑了,又碰巧遇到了将军。”林少珵颔首道。

“不知林侍郎前来所为何事?”

“那本官便直说了,皇上命本官来问,关于方才的匪徒,将军可是审出什么来了?”

常冀就将方才同老七的对话复述了一遍,还告诉他他打算明日午时将其余人处斩。

林少珵点了点头,道:“若是没猜错,本官今日所追的歹人便是那老七口中的青哥了,他的面上被本官深深划了一剑,将军你近日且注意些面上带刀疤之人,难保他会来截囚。”

“本将会命将士加强戒备的。”常冀应声道。

“关于这次行刺,若是有机会,将军可愿将功抵过?”

“……”常冀一顿,有些疑惑道,“自是愿意的,不知林侍郎所说的机会为何?”

“将军明日便知晓了。”林少珵笑眯眯的,常冀看着有种把自己卖了的感觉。

他正了正声色道:“若是林侍郎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本将倒是有几个问题想询问林侍郎。”

林少珵抬了抬手,示意他随意。

“林侍郎……对京郊路线可熟悉?”常冀斟酌着话,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本将在回营帐途中方忆起,今日林侍郎所引路,说是小道,可比起大道远了不是一点点。”

说实话,这本小说《娘子荷包请收好》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古代言情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娘子荷包请收好》,作者(岑青执)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