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出尘之战神》黑魂血源 御姐 出尘之战神玄幻言情风格小说
《出尘之战神》黑魂血源 御姐 出尘之战神玄幻言情风格小说

出尘之战神 黑魂血源 著

阿伤,那树洞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8-01 20:02:05
优质辣文《出尘之战神》是黑魂血源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新书,本新篇的主人翁阿伤,那树洞,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躺在床上的心柔醒过来。坐在窗前的阿伤:“你醒了。”心柔看到啊伤后眼泪不争气地流下,心柔倔强的把眼泪擦干。阿伤有些自责,但不想表现出来:“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此刻,你心里早已把我骂上千百回了。”心柔想和阿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躺在床上的心柔醒过来。

坐在窗前的阿伤:“你醒了。”

心柔看到啊伤后眼泪不争气地流下,心柔倔强的把眼泪擦干。

阿伤有些自责,但不想表现出来:“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此刻,你心里早已把我骂上千百回了。”

心柔想和阿伤理论,但只是简单的说了三个字:“我没有。”

阿伤不相信:“是吗,你没有在心里骂我吗?”

心柔下床走到阿伤身旁:“把药虫还给我。”

阿伤厚颜无耻的说着:“你答应我要做两件事,你只做了一件。”

心柔据理力争:“不是一件吗?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阿伤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是吗,我只说一件事而已吗?我要你再做一件。”

“你……”心柔气得牙痒痒的。

阿伤威胁道:“你可以不答应,但你的药虫也别想要了。”

心柔不喜欢被要挟的感觉:“没人跟你说过吗,你不讲信用,卑鄙无耻得很。”

阿伤一脸阴霾:“不用别人跟我说,我早就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人,你最好乖乖的听话,千万别挑战我的底线,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心柔感到沮丧和无奈:“你还想我怎样?”

“出去,跪着!”阿伤冰冷的声音响起,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十分强大,似乎无坚不摧。

心柔不敢反抗:“好啊,是你要我跪的,我要跪到什么时候?”

阿伤随性的说着:“也许是一天、两天,也许是十天八天,看我心情,我不叫你,你就不准起来。”

心柔伤心的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你从来没有心疼过我吗?”

心柔跪在院子里。

坐在轮椅上的阿伤在屋檐下冷眼旁观。

阿伤戏谑一笑:“这天善变得很,很快就会刮风下雨,你要起来吗?”

心柔一喜:“不用跪了吗,我可以起来了吗?”

阿伤神色肃然一变:“我可没说过你可以起来。”

心柔不相信阿伤这么无情:“那好啊,我就这么一直跪着,跪到你让我起来为止。”

天刮起了风,下起了雨。在风雨中的心柔意志坚定:“不可以,我不能起来,他还没同意我起来。”

风越吹越大,雨越下越大,要把她的意志冲垮。

就算是铁打的也承受不住,就这样,心柔一直跪着,直到晕过去。

心柔躺在床上昏睡着。梦里:

树林里,地上的落叶无风自动,往上飘起来,一切看起来那么不真实。

战神站在那里。

心柔走来,她看到了战神。

心柔心中五谷杂味:“是你。”

曾今以为不再相见的人却出现在眼前。

战神邪恶一笑,往旁边走开。

心柔看到了阿伤。阿伤坐在轮椅上,身上被绑着绳子。

心柔惊喊:“阿伤。”

心柔来到阿伤面前,弯着腰要把阿伤身上的绳子解开,可怎么也解不开。

心柔惊慌失措:“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解不开这绳子?”

“现在我一定是你最恨的人,你这悲惨的人生都是败我所赐。”战神心中并无悔意。

心柔站起身看着战神:“恨你,那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是你把他绑在这里的?”

“没错,是我,现在你可以什么都不用管,不用理他,跟我走。”战神想知道眼前的人是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

心柔心酸:“如果你之前没有丢下我,带我走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跟你走,可是现在……”

战神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现在怎么了?你还是一样可以跟我走,我不会嫌弃你是个有夫之妇。”

心柔愤恨的看着战神,这个人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快没有了:“你说这句话是在嘲笑我吗,还是在嘲笑你自己?”

阿伤不协调的声音响起:“你真的不打算跟他走吗?”

心柔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跟他走?”

阿伤不太相信,没有哪个女人会放着一个才貌双全,顶天立地的不要,去选择一个没用的男人:“我没有疼惜过你、爱惜过你,这样,你也愿意留在我身边?”

心柔一副忠心不二的样子:“你是我的丈夫,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没想到他对自己挺忠诚的,阿伤心里有股暖流涌上心头。

心柔再次解这绳子,这绳子用什么做的,怎么这么牢固,她解不解这绳子,很是烦躁。

心柔看着战神:“如果有人逼你你会怎么做?”

战神身上散发出强大的自信:“我还没被人强迫过。”

心柔不由的被吸引,回过神之后在心里骂自己。

心柔强迫自己看着战神,装出一副很强势的样子:“把绳子解开!”

战神还想再确定一下,确定这个女的对阿伤是否真的是死心塌地:“我只是不想你后悔,他就是一个废人,你跟着他是不会幸福的,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要不要跟我走。”

“如果现在被绑在这里的人是你就好了。”

心柔定定地看着战神,她眼中充满悲伤和愤怒。结果,原本绑在阿伤身上的绳子却绑在了战神身上。

心柔看着阿伤,温柔一笑:“我们回家。”

阿伤点了点头,这一刻已经深信无疑:“好。”

心柔把阿伤推走。

梦里一切结束。

心柔推开窗户往窗外看了看:“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我哪也不去,还是呆在家里的好。”阿伤往桌上看过去:“这是你的,还给你。”

心柔走到桌前,把桌上的木盒打开,药虫出现。

心柔高兴的说:“这不是我的药虫吗。”

心柔伸手摸一下药虫,觉得它比以前更加珍贵了,她小心翼翼的把药虫拿出来放进腰包里。

心柔看向阿伤:“你打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阿伤觉得没什么不妥:“没错。”

心柔关切的说着:“可我不想你整天呆在家里,再这样下去,你只会越来越孤僻,我不想你这样。”

阿伤忍不住想发火:“你要我出去看别人的脸色?”

心柔早就想带阿伤出去走走了:“我知道你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我们可以去偏僻一点的树林里啊。”

阿伤没想到对方想得如此周到:“这……”

心柔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去了,我知道你在家里呆了这么多天也无聊了、烦了、厌倦了。”

阿伤终于妥协:“好吧。”

心柔惊喜:“你答应了,太好了。”

阿伤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外面的天气会比较凉,你帮我拿件衣服。”

心柔笑眯眯:“好。”

心柔走到柜子前,心柔看到了柜子里的千灵锥。这是什么东西?阿伤把它当成宝贝一样。心柔把千灵锥拿起来看一下,再放回去。

心柔拿着一件披风向阿伤走去。

阿伤手打开,桌上的木盒出现在心柔脚下,阿伤使用法力,盒子定在那里。心柔差点被地上的木盒绊倒。

心柔觉得很奇怪:“这盒子不是在桌上吗,怎么会出现在地上?”

阿伤一副我什么都没做过的样子:“我怎么知道,难不成你认为是我放的?”

心柔不用想也知道是阿伤做的:“我当然知道不是你,是这盒子自己跑到我脚下的。”

阿伤似笑非笑地看着心柔。这个女的最近好像变了,变得冷静,变得执着,不过更加赏心悦目了。

心柔把披风交给阿伤:“我们走吧。”

树林里。

心柔拿过阿伤手中的披风,盖在阿伤身上,捂得严严实实的。

心柔张开双臂,深深地呼吸一下:“哇,这里空气真秀气,你有没有觉得神清气爽的,人也变得开朗了许多。”

阿伤面无表情:“没有。”

“你能不能不要扫兴,别忘了,我们可是出来散心的。”心柔手指着一棵树说:“那树洞里有东西。”

心柔走到树前,把那张纸条拿出来。然后把纸条给阿伤。

阿伤打开一看:“人只能活一次,千万别活得太累,要活得舒适一些、潇洒一些。”

相处了一段时间,心柔知道对方是一个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发火的人人:“这是树爷爷给你的指示,所以啊,你以后要活得开心一点、快乐一点。”

阿伤神色有些异样:“你放的?”

心柔支支吾吾的说着,连说谎都不会说:“不是我放的,是我昨晚做梦梦见的。”

阿伤知道是心柔放进去的:“是吗,这都能被你梦见?”

心柔叹一下气:“那是因为你活得太压抑了,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托梦给我,让我为你指点迷津。”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为了我好,谢谢你。”啊伤看着心柔,她为了自己还真的用心良苦,心里难免有些感动。

“还有啊,你以后别再欺负我,我可是太乙真人的关门弟子,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心柔双手比划一下:“是这样?不对。”再比划一下说:“是这样。”

心柔在阿伤面前行一下礼说:“小女子才艺不精,让公子见笑了。”

阿伤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心柔惊讶,觉得很难得:“你笑了。”

阿伤停止笑容,恢复冷漠的样子:“没有。”

“有,我都看到了。”心柔感慨:“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笑,你以后要多笑,知道吗?”

阿伤点头:“好。”

他居然答应了,心柔愣愣地,反应不过来

。这时,天下起了大雨。

一滴雨水滴在心柔脸上。阿伤伸手擦一下心柔脸上的雨水。

心柔定定地看着阿伤,心好像扑通扑通的跳。

阿伤提醒她一下说:“下雨了。”

心柔反应过来说:“哦,下雨了,那边有个破庙,我们到那去避雨。”心柔把阿伤推走。

庙里,心柔把手帕拿出来给阿伤。

阿伤看了一眼:“你手上的手帕是湿的。”

心柔把手帕拧干,原来手帕已经被淋湿,心柔窃笑一下。

心柔拿着手帕,把阿伤脸上的水擦干。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柔和心柔安安静静的呆着。心柔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阿伤。有种多看一眼就能赚到的感觉。

阿伤以为心柔在这呆的不习惯,因为她时不时的看自己:“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看来我们要在这里待久一点。”

心柔很是惬意:“唔。”

阿伤知道自己多心了:“这个时候如果有杯热茶就好了。”

心柔想了一下说:“我有办法。”

心柔拿着一个碗,走到屋檐下,接着房檐流下的雨水。阿伤:“你这是干嘛,快回来。”

心柔回眸一笑说:“没事的。”

心柔继续接着屋檐流下的雨水,倾斜的细雨泼在她身上,她丝毫没有发现。阿伤定定地看着心柔,被她的善良触动心弦。

几根细小的铁链下悬着一个空心的圆形铁环。心柔把碗卡进铁环中,在下面生火,待水烧开后,心柔从腰包里取出一些菊花放进去。

心柔把这碗热乎乎菊花茶端到阿伤面前。

心柔笑眯眯:“喝吧,这碗可是我独门配制的菊花茶,别人想喝都喝不到呢!”

阿伤笑笑,接过这碗茶,把碗放到嘴前。

心柔一副很体贴的样子:“小心,烫!”

阿伤笑笑,把这碗茶喝掉。

夜里,心柔睡不着,手插在桌上,托着下巴,眼睁睁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阿伤。

这时,天空闪电雷鸣。

心柔惊吓:“阿伤,我害怕。”

心柔跑到床上,和阿伤一起躺着。之前嫌弃他长得丑,不想看他,可是现在仔细的看着他,他看起来也没那么难看,也没那么吓人,原来心里已经不排斥他了。

东方亮起,霞光万丈,太阳从云雾中升起来。白雾收回美丽的面纱,渐渐消散。地上的泥土湿漉漉的,花草树木的叶子上有晶莹剔透的水珠。那是白雾留给大地的礼物。

阿伤醒来,他看到了身旁的心柔,他伸手摸一下她的脸。

说实话,黑魂血源这本带点玄幻言情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阿伤,那树洞)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黑魂血源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黑魂血源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