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双世之楚辞》楚辞名句取名男孩 现代言情类型小说 双世之楚辞现代言情小说
《双世之楚辞》楚辞名句取名男孩 现代言情类型小说 双世之楚辞现代言情小说

双世之楚辞 HI晨曦大大 著

帝居,古琴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8-17 17:11:17
新书《双世之楚辞》全文在线阅读,作者HI晨曦大大,主线角色帝居,古琴,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创作,精彩章节节选:悍马停在了伯庸城第三分局的门口,夏末的热浪席卷整个伯庸城。“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好的。”江蓠抢先一步,夺走帝居的话语权。“这上面的确都有周兮的指纹。”说完,高华丘又推来另外一份文件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悍马停在了伯庸城第三分局的门口,夏末的热浪席卷整个伯庸城。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

“好的。”

江蓠抢先一步,夺走帝居的话语权。

“这上面的确都有周兮的指纹。”说完,高华丘又推来另外一份文件,“这里头是关于纫日的详细资料,不过基本没什么特别的。”

帝居看都没看,直接问:“五年前的三月左右,他是不是组织过一次四明山团游?”

“有是有,”高华丘敲了个响指,一点就透,“你的意思是说......”

周家村的案子发生在五月十五日,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他们相识并了解。

“这也不合逻辑,”江蓠边嗑着瓜子,边与帝居唱反调,“纫日如果是带周兮离开的那位游客,为什么在周家村被灭之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周兮呢?”

高华丘有些惊讶,指了指江蓠对帝居夸赞道:“帝大师,教导有方。”

江蓠嗤之以鼻:“怎么可能?他不鄙视我已经很不错了。”

“这便是我要告诉你的坏消息。”高华丘又移过来几张照片,“纫日前几天就已经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照片上,是纫日家中的摆设,逼仄的房间,蜘蛛网遍地,笔墨纸砚滚得满地都是,各种生活用品也混杂其中,入目乱糟糟的,再也不想看第二眼。

江蓠捂眼:“真是辣眼睛。”

倒是帝居一寸不落凝视了许久,指腹从左往后,利落收拢照片:“去看看。”

“要去你自己去!”

江蓠吐着瓜子壳,浑身上下写满了抗拒。

帝居头也不回:“也行,你这个月的工资加年终奖,全都没了。”

天杀的,这简直不是人,是强盗啊!

胶质轮胎碾压热得烫手的柏油路,像猎豹般一路飞驰。途径的槐树扬起一地树叶,髣髴落英缤纷的雪花。

江蓠隔三差五就回个头,瞄了眼后座上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古琴。要是平常,他早就化身‘十万个为什么’了。

识破这层小心思的帝居翘了下唇角,主动给了个台阶:“想问什么就问。”

“我才没那么闲。”

说完,就掏出刚才从高华丘手中拿过来一沓资料,似模似样看了起来。

还没一分钟,就耐不住了:“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对我自私自利我忍了,怎么拿了别人的东西都不还?”

纸张不断拍打在中控台上,表达着他的难以抑制的愤怒。

帝居脚下猛一使力,悍马飞奔如猛虎。江篱猝不及防,被安全带一拉,撞上靠椅后背,紧接着又进入了颠簸的沙地。

这厮,绝对是故意的!

就在这时,中控台响起了电话铃声。

和芷!

江篱顾不得晕眩的脑袋,抢先一步揿下接听键。本以为可以看到某人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画面,没想到……

“筳簿哥哥,谢谢你的慷慨解囊。”

这嗲声嗲气的娇嗔,江篱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必。”帝居神色淡淡,“各取所需罢了。”

那头传来一咯咯的笑声,有些类似老母鸡下蛋时的叫声:“那你今天有空吗?和芷想请你吃个饭作为感谢。”

“没空。”

那头遗憾叹息了声:“行吧,这是我的电话,你存着,以后要是有时间,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恭候哦。”

没等她讲完,帝居毫不留情揿掉挂断键。

“我的妈呀,快憋死我了。你这相亲对象,长得是不错,可这说话的语调也太……”江篱摩擦手臂,满脸嫌弃,“不过刚刚她口中的‘慷慨解囊’是啥意思?”

帝居转了半圈方向盘,从颠簸的羊肠小道上了高速:“我只是给了她想要的。”

此时的和家。

被挂断电话的和芷当即敛起笑眯眯的面孔,掀眸朝对面明目张胆偷听的二人扫了眼:“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乖女儿,”和正以迅雷之势凑到和芷左边,嘿嘿笑着,“筳簿可是闻名中外的心理专家,用不了多久也会接任帝家的产业,你要是能嫁给他,那可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啊!”

和芷撇撇嘴,心不在焉把玩着手机。不就是得了人家一块地皮,至于这么低三下四去跟别人套近乎吗?

当初她的傻老爸错信了人,合作的项目丢了几百万,又得不到银行的贷款。无可奈何之下将主意打到了帝家身上。

蒋家奶奶与和老爸各怀心事见面,一番‘推心置腹’后,二人居然一拍即合。

和太太绕到和芷的右边,夫妻二人双管齐下:“荣华富贵咱先不提,宝贝儿,你从小不是立志要嫁给一个高富帅吗?现在机会就来了,你要是不好好把握,可就便宜了其他人。”

这话说到和芷心尖上了,当即将二老‘送’出房间后,笑眯眯保证:“我会见机行事的。”

噪音解除,整个人蜗在沙发上,从喉头呼出一口若有似无的气息:“我让你查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还在调查,那人并不是伯庸城人,似乎还有点背景。”

“价钱加倍,三天内,我需要一份详细完整的资料!”

“Ok!”

凝眸远眺前方,玻璃窗外晨阳尽洒。和芷摩挲着手中的莲花纱帘,不知为何,只要一想到他,心头的悸动一次比一次强烈。

“原来如此!”

得知前因后果的江篱再次扫了眼后座上的古琴,整副五官都透着可惜,“那块地皮,好多企业家挤破脑袋都没抢到,你就拿它换了这么个玩意儿……”

脑袋一定是被门夹了!

咔!

猛一个急刹车,依旧毫无准备的江篱整个人前倾,险些要撞到前头的挡风玻璃上。

“帝筳簿,你这个——”

“无价之宝。”

“什么玩意儿?”

金黄色的光线爬进车内,勾勒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的指腹紧握住方向盘,长躯挺拔,目光敏锐,俨然一个俊美如俦的王者:“她于我而言,是无价之宝。”

它?

这个只能拨弹不能挣钱的古琴?

江篱理解不了他所达到的精神境界,别过头,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光线洒落后座,半蒙半胧之间,一抹透明的纤影徐徐浮现。楚辞掩着唇,眼眶拂过一抹湿湿的薄雾。

片刻,她半屈着身,柔荑从后环住他的脖颈,下颌抵住坚硬的肩胛,一滴晶莹的泪珠沿着如凝脂般的面颊,缓缓滑落。

帝居心头闪过一抹奇异的感觉,缠着绷带的手抚上脖颈处,肩胛透出一股薄薄的凉意,可明明上头什么东西都没有。

从外透进来的光泽凝亮清幽,晕染两道情意绵绵的长躯。

“你们两个找谁?”

一双手叉腰的花边裤中年妇女喊住了即将上楼的两个人。

江篱当即扯出一抹笑脸,左一个姐姐又一个姐姐,把她哄得心花怒放,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姐姐,我们是纫日的朋友,今天是来找他……”

瞥见某人的唇语,立马无缝衔接道:“拿画的。”

一提到他,花边裤阿姨就头疼:“别看他平日里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背地里不知道有多邋里邋遢。”

江篱故作惊讶:“不会吧?”

身旁幽幽传来帝某人的声线:“让房东带我们去纫日的租房。”

你怎么知道她是房东?

差点忘了,他可是知名的微表情心理专家。

江篱满脸倨傲瞟了他一眼,旋即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将花边裤阿姨夸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姐姐,像您这么有气质的女人,一定是他的邻居了?”

“我可没那个本事当他的邻居。”花边裤阿姨朝他们指了个方向,“跟我来吧,他这几天不在,钥匙都交给我保管了。既然是他叫你们来的,就只能我来开门了。”

斑驳的一层防盗门打开,灰尘遍布。打开里头的木门,忽有一东西从脚下窜过,江篱顿觉开了眼界,双手不停地比划:“这世上,居然有那么大的一只老鼠!”

一股腐糜沉旧的气味涌进帝居的鼻翼,眉头蹙了蹙,再扫了圈与照片上几乎一模一样的杂乱无章,径直掏出一次性医用口罩。

江篱瞥了面前多出来的蓝色口罩,傲娇别过头,想趁机和好,没那么容易。

帝居没空跟他磨叽,解下背上的丝桐古琴,利落带上手套,如鹰眼般的琥珀深眸敏锐而精亮,开始地毯式搜索。

花边裤阿姨有些怀疑:“他这是……”

江篱将她哄到门边,一本正经的说:“我们对待重要的艺术珍品,都会这么慎重,您不用觉得奇怪。”

花边裤阿姨叹了口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既然是优秀的珍品,以后就不要给这个家伙保存。你看看这满地的书画,真是暴殄天物!”

修长指腹摊开一幅画,上头绘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婵,四肢各行其是,却灵动万分。

“不过一只蝉,有啥好看的?”

江篱好不容易将花边裤阿姨哄走,整个脑袋都是晕乎乎的,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坐下,又被这遍地是灰尘的地方扰得接连打喷嚏。

“不,这不是一只普通的夏蝉。”

从古琴中现身的楚辞,莲步轻移走到帝居身旁,指尖摩挲着上方的纹理,紫眸深浓。

画家利用精巧的笔勾勒出一个‘薄如蝉翼’的画面,再对其背景精心打造,最后以八个亿的价格成交的时候,惊动了整个文艺圈。

再继续翻找,从客厅到卧室,无一不是价值不菲的作品。

那么问题来了,纫日哪里来的钱?

他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小小社团的社长,大部分的收入来自于社员们的报名费以及投资商的赞助。可据调查,这些不过是杯水车薪,压根不足以支持他购买如此上乘的作品。

“哈啾——”

一个震天响地的喷嚏,将一堆书画都掀了个遍。帝居偏眸的刹那,忽然看到被几本书压在最下方的一张纸。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这里头有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是一份银行转账的流水单号,纫日是收款方。

帝居利落拍了个照片,发给高华丘,让他查一查付款的一方。

一听到‘钱’,江篱就迫不及待抢走那张流水单:“我看看有多少钱,个,十,百,千……十万,百、百万!整整五百万!”

哪个冤大头这么爱撒钱,也给他来点吧。

“应该不止这一张。”

楚辞绕到乱七八糟的卧室,随处可见的名画和书籍,重合叠加着,实在不忍下脚,只好作罢。

一股试图藏匿的气息不可避免落入她的鼻翼,紫眸一凛,裙摆下方一角被一如拖鞋般大小的老鼠紧紧咬住:“你果然不是一只普通的老鼠。”

从它刚才飞蹿出来速度即可见一斑。

“废话少说!”

鼠妖迈开两支两双脚丫,攥紧鼠爪,口中撕咬的姿势未变。

帝居已得到想要的讯息,一番头脑风暴后,眸色恢复如初。单臂背起古琴,却察觉身后一紧,髣髴被什么东西拽住。

一回头,适才那个从他们身边流蹿而过的棕色大鼠咬住了古琴的布袋,怎么也不肯松口:“嘶——”

楚辞催动体内的灵力,指尖凝了团白圈,可还没成型,就被四肢百骸传来的撕裂之痛桎梏,软倒在地。

撕啦!

裙角被鼠妖扯断,还发出耀武扬威的呲呲笑声。

江篱当场撸起袖子,一步步逼近它:“好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鼠,居然敢出来跟我们抢东西!”

要看古琴就要落地,帝居双手一捞,动作快而迅疾,以身体为肉盾,避免古琴直接撞击地面的危险。

楚辞埋在他的胸口,感受到纤腰上传来的温热触感,脉搏呼吸的频率也在逐渐加快,嫩唇弯起一抹笑意,美如天边的弯月:“谢谢,筳簿。”

这头,江篱与鼠妖大战了数百回合,趁它不备,一把擒住它的尾巴,气喘吁吁拎起:“我就不信还逮不到你?”

鼠妖挥动四肢,不断朝江篱龇牙咧嘴。

一部十分平庸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HI晨曦大大)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双世之楚辞》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帝居,古琴)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