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唐门毒宗》樊笼卿隐 虐文 唐门毒宗㚻
《唐门毒宗》樊笼卿隐 虐文 唐门毒宗㚻

唐门毒宗 粉笔琴 著

花柔,慕君吾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9-15 08:20:31
优质辣文《唐门毒宗》是粉笔琴执笔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络小说,设定中的主线角色是花柔,慕君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一气呵成,值得加入书单。精彩情节试读:花柔扛着扫帚回洒扫间,刚走到后院就遇上了从那间怪房子里走出来的唐箫。“唐箫师兄。”花柔轻声招呼,摆摆手。唐箫快步来到她的身边:“听说你们毒房最近交材料老是出现问题,完不成任务是吗?”花柔一愣,摇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花柔扛着扫帚回洒扫间,刚走到后院就遇上了从那间怪房子里走出来的唐箫。

“唐箫师兄。”花柔轻声招呼,摆摆手。

唐箫快步来到她的身边:“听说你们毒房最近交材料老是出现问题,完不成任务是吗?”

花柔一愣,摇头:“没有。”

这事儿既然是因唐箫而起,就自不能把他拽进来,所以花柔否认了。

“没有就好,家业房的材料还是要尽量多拿些才好,毕竟修习所耗是很大的。”

“明白。”

“对了,最近你忙着采药也没时间教你,等这些日子你忙完了,我教你新的……”

“不用了!”花柔连忙摆手:“那个……师父说这之后就要教我们新的东西,恐怕暂时都没时间向师兄请教了……”

唐箫顿了一下:“那你还是学本事要紧,反正有空暇想认字了,就在我巡山的时候去药山找我。”

“好的,谢谢师兄!”

唐箫笑了一下还想说什么,但往前方看了一眼,立刻纵身跃出了毒房院落。

此时,子画一脸不耐烦地走进了后院,来到花柔身边,丢给她新的采集名单:“抓紧吧”。

子画说完就走了,花柔看了眼手里的名单,放下扫帚背起背篓就往药山跑,刚走到药田,就看到了弯腰观察草药的慕君吾。

“慕大哥?”花柔有些惊讶,慕君吾是答应了教她,说了会抽空来山上找她,却没想到这么早。

花柔迅速跑到慕君吾身边:“你这么早就来了?”

慕君吾直身道:“字,你已认识多少?”

“呃……认识的不多,能看懂一些。”

“你既然是为了学本事,我就教你与唐门技艺有关的。”

慕君吾说着伸出了手,花柔愣了一下,想了几秒,把自己的手放进了慕君吾手里,用不解好奇的目光看着慕君吾。

慕君吾的嘴角轻抽了一下:“卷轴。”

“啊?”花柔是懵的,因为她一触碰到慕君吾温凉如水的手,心便狂跳起来,那感觉不是兴奋与激动而是一种道不明白的惶惶不安。

“我要的是你的卷轴,不是你的手。”

在慕君吾无奈地强调后,花柔尴尬地红着脸缩回手摸出卷轴递给了他。

慕君吾打开卷轴,眼扫内容,却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那卷轴上晕开的墨迹与点点泪痕。

这一瞬间,他仿若看见了花柔的哭泣,看见了那一个又一个字成为她人生道路的泥泞;看见了那些毒房弟子对她的欺凌与不屑,看见了她眼里不经意间流露的无助。

心,有了苦涩。

旧日里,那些无法言喻的委屈与黑暗,倾泻而来,似乌云笼罩,更让他如临寒渊。

慕君吾将卷轴一合:“回去后用炭条把这卷轴上所有会的字圈出来,从明天开始,我会教你不认识的。”

他说完匆匆将卷轴塞给花柔,拎着囊袋转身就走,他要去找个地方平复自己心中的涩。

“等一下,慕大哥!”

花柔快步追上来,不但拽了他的胳膊,还小心谨慎的环视了周遭,而后才冲慕君吾小声说道:“慕大哥,你最近有没有不舒服啊?”

慕君吾的眉一挑:“什么意思?”

花柔咬了咬唇:“我说不大清楚,但是,我……我总感觉你现在的身体还没以前好呢!”

慕君吾盯着花柔看了几秒:“我在为唐门重新制作五方阵,需要找出最合适的毒放进阵中,或许最近接触的毒有些多。”

花柔担忧道:“原来是这样,那你可要小心啊!要不,我……”

“我的事你不用操心。”慕君吾盯着花柔,那平日里冷冷的眼神多了一丝警告:“还有……别跟人乱说。”

慕君吾迈步就走,花柔有些委屈地噘嘴,低声嘟囔:“我从没和别人说过的,包括你教我的事。”

慕君吾听得真切,却并未回应,此刻他的内心是抑制不住的猜疑:

感觉?她是真的感觉敏锐,还是……在试探我?

……

这日之后,慕君吾开始见缝插针的给花柔授课。

清晨,药山田间无人,慕君吾就让花柔演练动作招式给自己看,他则指点一二,有时遇上花柔理解不到位,慕君吾也会手把手的教她,带着她一步步练习。

午间,药山少不得人来人往,慕君吾便去忙自己的,花柔则在采药之余领悟所学,若是有不懂的,就等慕君吾游荡过来,或是她自己找过去了询问。

黄昏,交了材料的花柔就会趁她们三个制毒的时候,跑去耳房里,跟慕君吾学字识文。

慕君吾并不像唐箫教字是逐字教音教意教写就作罢,而是每教一个字,都引经据典,花柔不但识字知意,还知道了很多她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当然也是真正的意识到,对于这个世界她浅白如婴。

“易感者无定,易定者无感。”

花柔边写边念,随后看向慕君吾:“你是易定者。”

慕君吾微愣:“是吗?”

花柔:“当然是!你平日里不苟言笑,而且也不常搭理人,足够无感了!”

慕君吾抬手在花柔脑门上一点:“妄言。”

花柔蹭了蹭脑门:“我说错了吗?”

“此感是指敏感,越是敏感的人精力心神都用在了周遭如何还有定力?”

花柔扭扭嘴巴:“那慕大哥,你是敏感的人吗?”

慕君吾沉默了。

敏感,他几时不敏感?

在那样一个云谲波诡之地,敏感,猜疑,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他也曾单纯过,也曾肆无忌惮的展现才华,但最后得到的除了伤害又有什么?

或许,我得到就是永远与人相距三尺吧!

“慕大哥?”见慕君吾不说话,花柔小心翼翼地又喊了他一声。

“花柔,你要记住一句话。”慕君吾看向花柔:“常同智者论,莫与小人争。我并非易定者,只是不愿浪费时间卷进毫无意义的是非里。”

慕君吾说完走向房门:“今天就到这儿,你自己好好领会吧!”

慕君吾走了,花柔愣了愣,抓着笔在纸上歪七扭八的写出了这十个字,而后她盯着这十个字看着看着,只觉得积压在心底深处的那些烦闷消失了。

慕大哥那么厉害都不愿浪费时间用在与烂人的争执和纠缠上,我也不该去为她们心头不适,我还是好好学本事,早些让自己强大再去弄清楚爹娘亲戚的死因更为重要。

花柔继续低头练字,而此时家业房的院落里,唐飞燕正询问着几个家业房弟子。

“你们确定,最近她是和慕君吾在一起?”

这本《唐门毒宗》应该是作者(粉笔琴)最为出名的一本小说了,整体来说,文笔细腻,有不少生活的积淀在里面,女主(花柔,慕君吾)也刻画的颇为动人,只是后面就写得有点崩了,什么黑社会堵门都出来了,而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霸道总裁文,现在再回头看,我想是大抵看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对这本小说后记的标题有印象:“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青春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人生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时光荏苒,人心易变,曾经的爱恋,心情很多都已无法再追忆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继续向下一个路口出发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