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努力的草儿》结草儿努力值 BI 努力的草儿强受
《努力的草儿》结草儿努力值 BI 努力的草儿强受

努力的草儿 红春卓 著

刘喜辉,刘母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0-12 12:15:23
《努力的草儿》是红春卓撰写的一本现实网络小说,设定柳暗花明,文笔出神入化,比较不错。刘喜辉被紧急送往医院,连夜推进了手术室。身上一共中了三刀,刀刀致命,有一刀离肺动脉只差毫厘,医院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手术从夜里一直做到天明,到了次日上午十点多才被推了出来,输了4000ml的血,医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刘喜辉被紧急送往医院,连夜推进了手术室。身上一共中了三刀,刀刀致命,有一刀离肺动脉只差毫厘,医院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

手术从夜里一直做到天明,到了次日上午十点多才被推了出来,输了4000ml的血,医生说再晚来十分钟就没救了。

手术挺成功,但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当下的问题是刘家已无力承担巨额住院费,一夜的功夫就花进去5万多元,什么时候能出院还不知道呢,后续的治疗费用也是相当可观,刘母把家里的几万块积蓄全都拿了出来,又东拼西借,凑了10万块钱,现在就已经花进去了一半儿,如果再出现感染,粘连,器官衰竭等紧急情况,还得需要进行手术,面对以后漫长的治疗康复期,这点钱显然不够。

还好,一切进行的比较顺利,监控仪上的各项指标都很平稳。到了傍晚的时候,刘喜辉终于醒了过来。

看着眼前忙来忙去的白大褂。和不断抹眼泪的母亲,还有走廊里或急或缓的走步声,伴随着其他病人及家属嘈杂的谈话声,刘喜辉明白过来了。

身上依然还是那么疼,一动也不敢动,上下插着两根管子,手上打着输液针。

刚刚过去的二十几个小时里,正是医院上下忙碌对他进行急救的时刻,当时医院里汇集了各科的专家进行会诊。儿科的胡岩当晚正在值班,有医生对她说:“急诊来了一个重危病号,听说是你们庆东二号的,院里正在紧急召集主任医师对他进行救治,你要不要去看一看啊?”

“患者叫什么名字?”

“刘喜辉。”

胡医生一听见这个名字,立马呆在那里,她低头思量起来,良久说了句:“报应。”

“什么?现在院里的医生不够,你要不要去参加急救?”

“不去了!死了便是天意!”

“……”

对方医生哑口无言,只是愣眉愣眼的看着胡医生。

死了是天意,那么抢救活了过来,也是天意。

刘喜辉命不该绝。

这期间,他迷迷糊糊的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独自行走在辽阔宽广的大草原上,四周是漫无边际的羊胡子草,他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只觉得很累,很疲惫。太阳像火一样烤得他口干舌燥,他想加快脚步走出去,却越来越没了力气,最后仰面倒在了草地上。

上面是湛蓝湛蓝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下面是散发着苦涩青草气息的大地,微风吹过,远处似乎传来了牛羊的叫声,仔细听听,好像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声音听起来有些像薛倩,又有点像何淑惠。

刘喜辉想大声呼喊,想告诉大家:“我在这里!”可是他拼了命也喊不出声来,只能眼巴巴看着一群人的脚从他身边的草丛里趟过,慢慢走远,他却躺在那里动弹不得。

刘喜辉觉得自己热的快要窒息了,一股一股的热浪,似乎要把他烤成了一团肉饼,就在他觉得自己马上要跟这片草原融为一体的时候,突然间刮过一股疾风,天边的云彩大朵大得会聚在一起。天空瞬间变成了灰暗色,如同夜晚一般。顿时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刘喜辉任凭雨水敲打着自己的身体,觉得清爽多了,冰冷的雨水将他的身体浸透,他一个激灵打了几个冷颤清醒过来。

由于伤势较重,刘喜辉暂时吃不了任何食物,只能靠打营养液维持生命,刘母用棉签沾水来滋润他干裂的双唇。

几天过去了,刘喜辉伤势逐渐好转,听说他清醒了过来,亲戚朋友都陆续的来看他,贾三和郭顺子也来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人们都想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刘喜辉便断断续续的把经过说了。

郭顺子激动的说:“大哥你真是个好人呐,你这是做好事啊,等着公司给你封荣誉吧,上次何淑惠捡到钱都被授予拾金不昧称号,你英勇救人负了伤,更得好好表彰一下了。”

刘母愁眉苦脸的说:“表彰什么的倒没想过,只是这医药费已经花了十来万,家里已经空了,还欠下了债,以后可怎么办。”

贾三若有所思:“这遭了挺大的罪,命差点没搭上,不能再搭钱了啊!论理,咱这应该算工伤。”

工伤,单位是要完全承担医药费的,而且还有营养费误工费等,可工伤得单位承认才行,单位的领导层还没有人出面来解决问题呢,对,薛倩呢?刘喜辉心里暗自思量,自从他出了事,薛倩还一次没来过,她去哪里了?在忙什么呢?尽管刘喜辉心里一串问号,但也不便在众人面前提薛倩。

“我不在这些日子,保安队咋上的班?”刘喜辉尽管使了力气,可发出的声音还是很微弱。

“大伙放弃休息,轮流顶你的班呢!”贾三说。

刘喜辉虽然是班长,可并没有脱产,仍然被排在组里顶一班岗,少了一个人,保安工作没法上,便由休息的人顶替,保安队的规矩,谁替班请假扣的工资便给谁,也可以不通过经理,直接给了替班的人,总之,人家不能白上一个班,再说,黑白连班,铁人也受不了,所以保安工作就怕请假,刘喜辉躺在医院里,工资是肯定挣不回来了。

“薛倩怎么说?”刘喜辉还是没忍住。

“她没说什么,只是让我们几个掂量着把班排好,工作上多用点心,别出了乱子。”

刘喜辉的心沉沉的,不想说话。

这时,何淑惠来了,拎了水果面包牛奶等物。

“可吓死人了,总算醒过来了。”刘喜辉没醒时,何淑惠便来过两回,还很热心的帮刘母跑前跑后,帮刘母护理刘喜辉。

刘母不好意思说:“辉子不能动,你一个女人家照顾他太不方便了。”

何淑惠想也没想说:“我们这都多少年的情谊了,我是他老姐,没那些说道。”

同事间能有这样的情感不容易,刘母看着实感动。

红春卓算是现实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努力的草儿》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刘喜辉,刘母)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现实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