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枫叶迷情》枫叶迷情花伊美娘著 御姐 枫叶迷情帝王攻
《枫叶迷情》枫叶迷情花伊美娘著 御姐 枫叶迷情帝王攻

枫叶迷情 花伊美娘 著

何立航,念良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0-15 12:22:01
今日给小说迷们推荐花伊美娘创作的婚恋创作《枫叶迷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何立航,念良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悬念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我都说了我是背锅的。”何立航和家凤一个单位。夏玲曾经任职的招待所,归何立航所在科室管理。招待所有一部分现金收入,被何立航顶头上司拿走了两百万。迟迟未归还,经手人是何立航。何立航确实有两个所谓红颜知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我都说了我是背锅的。”

何立航和家凤一个单位。夏玲曾经任职的招待所,归何立航所在科室管理。招待所有一部分现金收入,被何立航顶头上司拿走了两百万。迟迟未归还,经手人是何立航。

何立航确实有两个所谓红颜知己,她们互相知晓对方的存在。也是何立航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她们,自己只是玩玩儿,对谁,都不是“情有独钟”。

其中一个在何立航手机里看到一张照片,就是两百万现金的支取手续。以为何立航把钱给了另外一位。都知道何立航的妻子不花他钱。嫉妒烧心,这位就把何立航给举报了。

何立航知道这位上司和高利贷有染,担心其有涉黑背景,做事不择手段,伤害到在本单位工作的家凤。

所以,何立航一直说自己冤枉,却也没有主动出示证据,举报这位上司。

何立航把和上司的通话记录,聊天记录,从招待所账户里取钱,存钱,都保留了证据。否则也不会有那张惹祸的照片。

上司拿钱去投资,计划赚了钱就还上。渐渐有了觊觎之心,所以迟迟不还。何立航其实催过他很多次。

家凤辞职后,何立航没有任何顾虑了。父母反正是也都退休了。何立航委托律师,请父母帮忙,将自己经手的款项的去处,和证据,一一呈现。

家凤探监后半个月,案件重审,何立航恢复自由身。

顶头上司入狱。

何立航自由后,把这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家凤,信誓旦旦地说:“以后,私生活方面,我再也不乱来。否则,让我再住进去。现在,咱俩是离是合,你说了算。”

“原来,你背锅是顾忌我。”家凤听哭了。“我们继续凑合着过吧。”

“可惜我们结婚这么多年,没谈过恋爱。”何立航对家凤说。

“我们用一生,谈情说爱。”家凤发自内心地说。

一切都是天意吧,那时的契机,也是家凤刚刚把念良当姑家表弟放下,才有空间容纳何立航,自己的老公。

念良要回国了,聪儿送他到机场。看念良把玉镯小心翼翼放在自己随身带的包里。

“家凤把玉镯给你你就接啊?她是你父母的养女也是他们的干女儿,收着这个镯子,也是应该的。”

“我那只玉镯,你可要给我放好。”

“当然,准备新婚之夜再拿出。”

“别放忘了地方。”

“不能够。以后还要当传家宝,留给咱们的女儿呢。”

“也不能有个磕磕碰碰。”

“当然,我珍惜它就像珍惜你。你是玉的女儿。”

“知道就好。”

“良在、玉在,我们都在等主人您接手。”

“你们就乖乖等我的铁腕强权吧。”聪儿晃了晃拳头。

聪儿和念良在一起待了四周,奢侈的四周,幸福的四周。两人微笑着分别,同时期待着下次再见。

聪儿刚回到学校,语玫就急匆匆拉她出实验室。

“Lin,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儿。”

“什么?”

“那天,我是钻错了帐篷。周老师,并不是我说的那样在沉睡。”

“嗯,怎么了呢?”

“他对我想不轨,我发现不是Ben后,拒绝了。”

“那你为什么不叫?”

“我不想Ben对我有误会。毕竟是我钻了周老师帐篷,说出来对我不利。”

“我相信念良是谦谦君子。”

“周老师确实是君子,他最初以为我是你。”

说着话,语玫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聪儿看了一个聊天记录。

聊天记录是语玫和念良的。

念良:“事情过了就过了,都忘了吧,你错在前,我错在后,我确实也是太困了不想睁眼,所以认错了人。”

“放心周老师,我不会再提。”

“更不要告诉聪儿。”

“好。”

时间点儿是念良登机前。

“那你为何又告诉我?”聪儿问。

“你把我钻错帐篷的事儿告诉了张博士,他不肯理我了。我想你也有权知道帐篷一事的真相。”

“谢谢你,不过,我并没有把帐篷的事儿告诉志瀚。”

“可他说他都知道。”

“或许他也看到了。你应该亲自问他,是不是我告诉他的。而不是妄自猜测。”

聪儿对念良认错人的事儿一点儿都不在意。他瞒着自己,有一点儿在意,但,也可以理解。

念良登机前,没有再给聪儿发信息。

聪儿不知道,过了安检后,念良就发现自己学校的系统里躺着一封匿名。“你以为你的聪儿冰清玉洁?其实是她另有他人。她愿意和你处朋友,不过是为她以后回国做教职铺路。—一个有正义感的路见不平者。”

附件里有十几张照片。分别是清晨B校某停车场,聪儿从志瀚车里下来;下午聪儿在同一停车场上志瀚的车;志瀚那部车大家一起露营时,念良见过。文件的时间点儿显示,正是自己来温哥华前一周,六天的早上和下午。

还有两个小视频,一个时间点儿显示的是下午,志瀚上了聪儿的车。另一个也是下午,志瀚将一盒东西交给聪儿。看到聪儿开车走,自己才上了车。

还有几张照片,显示的是不同时间点儿,聪儿的车和志瀚的车并排停在一起。

念良热血沸腾,怒气从胸腔里往外蹿,他想马上视频聪儿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儿!他同时又提醒着自己“冷静,冷静,冷静!一定有原因,我要相信聪儿。”

他自己很快找到了理由。聪儿送过志瀚回去,志瀚接送过聪儿。如此而已,虽然聪儿没告诉过自己。

想到聪儿曾蒙受过的不白之冤,念良很心痛。他也责怪自己的第一反应,竟是信了这匿名。

他回复了:“这些我都知道。他们是中学同学也是很好的朋友,彼此偶尔载一下很正常。您还是多关心下自己吧。”

他处理好,也该登机了。

念良就没再留言给聪儿。

开学前很忙,刚才和聪儿见过面。念良相信聪儿,如若聪儿有其他人,以聪儿的脾气,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聪儿要考资格考试了,还是不要再给她找事儿了。

聪儿也没有就语玫的事儿质问念良。

玉镯那么大件事,自己乱想那么多,最后不过是周心送给家凤的。

语玫这天又来找聪儿。

欲言又止。

“你,有话说?”

“嗯。”

“怎么了?”

“我怀孕了。”

“哦?!好事儿。”

“周老师的。”

“胡说什么?!”

“真的。”

“你不是说你没同意吗?”

“我也不知道就能怀孕,我也是为了我名声考虑才那么说的,其实,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念良发现是你也没停止吗?”

“没,跟我说你好像有恐婚症所以他没敢动过你。”

“哦?!我相信念良不会这么说更不会这么做。”

“我给你看。”

语玫给聪儿看了一个聊天记录。

念良:“只能去打掉,别无选择,这是个意外。”

语玫:“不舍得,是个小生命。”

“你留下来也行,我养。但我不能娶你。我爱的是高家凤,喜欢的是林聪儿。跟你,实在抱歉,是个事故。”

“你不怕我敲诈你吗?”

“是你钻的我帐篷,你未婚我未娶,我不怕你敲诈。你若要钱,我倒也可以和你谈谈价格。”

“我不要钱。你不怕我告诉林聪儿?”

“你不会告诉她的,她也不会信任你。”

“如若我把聊天记录给林聪儿看?”

“聊天记录太好伪造了。”

“我等孩子出生,和你做亲子鉴定。”

“好,我等着。是我的我认下。没所谓,大不了孤独终老,有个孩子陪我也不错。”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承认把我的成绩算错了分,改成优秀。“

“就这么简单?”

“我知道你不是坏人,我们只是不小心撞了车而已。我也不想讹上你。”

“很抱歉,成绩改不了。实事求是,是我的原则。”

“那你给我钱,我把孩子打掉。”

“给我个国内账号,我给你转过去。”

“好,马上转。”

说实话,这本小说《枫叶迷情》我不大看得进去,但是完本感言,我却读得很有点感触,我发现很多婚恋小说,桥段太老了,但他的完本感言却让我很有共鸣,回到《枫叶迷情》,作者(花伊美娘)说写这本书的初期,抑郁,对人生前途迷茫,于是他想改变自己,他虚拟出了一个他想成为的自己,而且不断的与那个自己重叠对话,这种试图通过心理暗示改变自己的体验,我尝试过,当然我失败了,至今有些东西没有走出来,也只能这样了,小说有完结的一天,就像人总要走完一段路,再走另一段,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遗憾自己不够努力。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