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还我夫君》《[综]琴玑》 大叔受 还我夫君RPS
《还我夫君》《[综]琴玑》 大叔受 还我夫君RPS

还我夫君 潇木 著

龙灵,小梦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0-22 12:05:53
主要角色叫龙灵,小梦的网文是《还我夫君》,它是作者潇木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竹青王后大半夜劳师动众跑到役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没堵着龙幽本人,她虽心有不甘,但毕竟没证据能证明龙幽确实来过,只能隐忍着拿小梦揶揄了一番,而后悻悻的离开了。小梦不卑不亢的送走了竹青王后,这才有机会松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竹青王后大半夜劳师动众跑到役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没堵着龙幽本人,她虽心有不甘,但毕竟没证据能证明龙幽确实来过,只能隐忍着拿小梦揶揄了一番,而后悻悻的离开了。小梦不卑不亢的送走了竹青王后,这才有机会松一口气,她抬起头面带痛苦之色看着她的住处,草屋被龙灵那几剑乱挥当下也受了连累,原本就不怎么结实的房门此时已摇摇欲坠。小梦心想这等情况睡觉是别想了,只能自顾自在院子里转悠,盘算着寻些东西先挡一挡夜里的寒风。

“嫂嫂果真与众不同,难怪我那哥哥对你如此一网情深!”龙灵站在院子里没有走的意思,望着小梦忙碌的背影忽然心中无限感慨,他忽然好奇小梦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像背负着一个巨大的谜团一样,小梦让他怀疑过,感动过,却始终不能将她看懂。

“侯爷何处此言?”小梦听了龙灵的话,登时有些诧异。

“我虽偏居夜郎王城,比不上嫂嫂长在天子脚下,但王宫里的女人也见过不少。早年我母后尚且还是先王的妃子时,后妃争宠的伎俩便一出又一出的上演。后来哥哥称王之后,他虽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但出于这样那样的政治目的,也立过几个妃子,她们之间也是你争我斗闹得死去活来的。倒是嫂嫂你,对权位、利益甚至是哥哥的宠爱都表现出令人难以相信的淡然。就像刚刚,哥哥冒着被母后责罚的危险前来看你,你却因为一个丫头跟他置气。还有竹青王后前来兴师问罪这事,如果换做另外的妃子,恐怕这会儿早就哭着喊着让我带话给哥哥了。而我观察嫂嫂半天了,嫂嫂非但没有这个意思,反而镇定的让人怀疑,怀疑你的用心。”龙灵慢慢走近了小梦,他紧盯着小梦的眼睛,一股脑将一肚子的疑问全抛给了她。他强迫自己努力去发现小梦眼中的秘密,然而小梦只是坦然的与他对视,清澈的眼神中除了清澈,竟没有一丝杂质。

“侯爷错解了。逸梦并不是无所求,我何尝不想陪在殿下的身边,何尝不担心他一个人住在宣德殿可有人照顾,甚至幻想哪怕能到他身边做个侍奉的丫头,为他端茶倒水,伺候他饮食起居。只是想这些又有什么用的?想的多痛的多,不仅是我痛,他也会痛,倒不如趁着难得见他一面笑脸相迎,让他知道我一切都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不知道下一次见面将是什么时候,什么光景,给彼此在记忆里留下最美好的印象,比哭哭啼啼难舍难分强多了,不是吗?”小梦真挚的答道。龙灵从她的话里听到了小梦对龙幽用情至深,只是他不明白,小梦与龙幽之间存在着太多她无法公之于众的牵绊,如今虽听着小梦温婉细腻的感情表白,龙灵却感觉她的话里话外透着太多悲哀,太多无奈,太多束缚。

“嫂嫂这样压抑自己的感情,你以为是为了他好。但嫂嫂可明白龙幽的心情?嫂嫂有所不知,这些年来哥哥变了很多。论说父王的几个儿子中,当属龙幽生性豪放不羁,心怀坦荡。他饱读诗书,诗文翰墨无人出他之右,同时他也骁勇善战,足智多谋,能文能武,可谓我们兄弟当中的全才。

只是老天爷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他给了龙幽这么多,却偏偏给了他一颗柔软的心,让他注定一辈子只能做个无可比拟的治世能臣,却无法问鼎那高高在上的寒冷之位。哥哥本身也没有野心,但经历了母后失宠,我们母子三人沦为俎上之肉的胆战心惊之后,他慢慢变得冷静收敛,深藏不露,行为处事也渐渐不近人情,甚至是心狠手辣。

原本父王在世时,哥哥广交天下文人墨客,因为人温润儒雅,彬彬有礼,素来享有美玉王子之称。但自从哥哥当上了且兰夜郎部的王,别说城里的豪门贵胄,就连近身伺候的太监宫女都私底下偷偷叫他冷面王爷,从美玉王子到冷面王爷,世人看到的是他的冷和寒,我却看到了他的苦和痛。他为了母后和我不受罪才变成了这样,他因为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就连枕边人也不再触碰,他怕权位之争再殃及家人而变得暴躁、好战、冷血,其实这一切的背后无不显示着哥哥越来越胆小怯懦的事实。他背负了太多,顾忌了太多,所以也失去了太多。”龙灵顿了顿,背着手慢步在役馆的院子中,他仰起头望着漆黑的夜空,语气里充满了心酸和无奈。小梦不敢相信的捂着嘴,眼泪已有了湿润的泪。龙灵回过头望着小梦,惨笑了一下,继续缓缓说道:

“他独宠熊卞太后的女儿武烈,满朝上下纷纷议论龙幽意在向熊卞太后示好,但又有几个人真正知道,哥哥不过是想让武烈脱开这些权位的纷争,让她时时刻刻能感受到她的身边还有家人。长期以来龙幽被人误解,却不见他向人诉过一次委屈,掉过一滴眼泪,我本以为是他骨子里透出的坚强不屈在支撑,结果却发现他真的变了,因为在乎的太多想要保护的太多,倒头来反倒是落得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一个称孤道寡的人,心寒透了,又怎能那么轻易的向外人敞开心扉呢?嫂嫂,就算是臣弟求你,爱他就告诉他,别再考验他了,我可以向你保证他对你的心是千真万确的,龙幽太需要有人去呵护了。”

龙灵句句深情的向小梦倒出了对龙幽的担心和关爱,他的话如同千斤重的石头,一下下砸在小梦的心头上,甚至是每说一句,小梦都会跟着痛一次,伤一次。虽断断续续从龙幽和龙灵口中听说过龙幽的过去,但究竟他经历了什么,怎么会让活生生的一个人在短短几年中变得面目全非,小梦不得而知。她只记得,也只想记得青木山下畅言欢笑,无忧无虑的龙幽,那段日子是龙幽难得的轻松,却是小梦永恒的记忆。难道一直以来竟是自己太自私了,小梦一心想引领着龙幽变回青木山下的他,为此生过他的气,跟他闹过别扭,而现在想来,小梦竟不敢追忆后悔莫及,纵使他不想、不愿意变成冷面王爷,但事实既成,他早已回不去了。强迫一个忘记了怎么笑的人学着去笑,时不时提醒他原本开怀大笑的样子,小梦自责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了抢回青木山下的龙幽,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而强迫龙幽做了这么多他已经做不到的事,铁面无情的人不正是自己吗?想着想着,小梦忘记了龙灵还站在面前,她一时心里过意不去,恨自己这段时间竟带给龙幽这么多苦痛,眼泪不听使唤的夺眶而出。

“瞧我这脾气,就是不长记性,一时间管不住自己的嘴说了那么多,嫂嫂你别在意,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龙灵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这会儿因为自己的话把小梦惹哭了,他自是有些慌乱。龙灵从袖口里掏了块展白的帕子拿给小梦,谁知小梦接了他的帕子,见上面的绣花与龙幽常用的有些相似,一时间哭的更厉害了。

“女人就是女人,刚夸了你跟那些妃子们不一样,这会儿看来也没什么区别!”虽说见不得女人哭,但龙灵尚未到理解女人心思的年纪,见劝了几句不管用,他管不住自己的急脾气,竟跳着脚走开了。龙灵心急火燎的一屁股蹲坐在小梦的门槛上干着急,忽觉膝盖疼的要命,不由得哎呦一声,捂着膝盖又跳了起来。

“侯爷哪里不舒服?”见龙灵捂着膝盖一脸痛苦,小梦这才收起了哭声。她扶着龙灵又坐回门槛上,伸手就要掀龙灵的衣角。龙灵赶忙按住她的手,怒瞪了她一眼。

“不哭了?”龙灵不屑的问道。小梦没好意思答话,只盯着他的膝盖目不转睛的看。

“我这膝盖疼是老毛病了,小时候跟哥哥们赛马打猎伤到了它。前些年被幽禁在风竹宫,那里地处山阴,常年潮湿阴冷,如今病痛又加重了些,一遇阴天下雨就疼的厉害,嫂嫂看也是白看。”龙灵见小梦一直盯着自己的膝盖,玩世不恭的说道。小梦听了他的话,大概了解了他的病情。

“侯爷可放心奴婢给你把把脉?”小梦带着几分歉意,微笑着问他。龙灵一听有些诧异又有些好奇,不自觉多打量了小梦几眼。

“嫂嫂可是会医术?难不成真像传言所说,还是施蛊用蛊的高手?”说话间龙灵脸上带的不是恐惧却是惊奇,小梦望着这般心无城府的龙灵,不禁也跟着开心了许多。

“巫医巫医,自古巫术与医术不分家,用在救死扶伤上就是医,用在害人性命上就是巫。侯爷放心便是了,还怕奴婢害了你的性命不成?”小梦说的有些俏皮,第一次见她这么活泼,龙灵更是不得要领。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小梦,小梦只觉得龙灵像极了普通人家的少年,忍不住抬手敲了他的脑袋。龙灵被打了还捂着头,怔怔的看着她。

“看我有什么用,用看的可治不好病!侯爷自当伸手过来才是呀!”小梦笑着牵起龙灵的手,在他手腕处静静号了会儿脉,原本开怀的微笑在号过脉之后渐渐凝固了。

“侯爷身体中寒气竟如此之重,可曾找太医问过诊?太医可曾用过药?”小梦担心的问,龙灵这才反应过来,不屑一顾的答道:“那些个腐朽的糟老头子是给我开过一些,大包小包的,谁知道扔哪儿了,整天喝那些汤汤水水,倒不如灌上两壶烈酒来的痛快!”龙灵做了个仰头喝酒的姿势,小梦听了,脸色彻底变得沉重起来。

“侯爷年纪轻轻身体便如此,如不及时调养,怕将来要种下祸患。侯爷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殿下着想,好不容易回到了他的身边,难不成还要殿下为你的身子操心吗?奴婢家乡有个治疗侯爷这虚寒体征的方子,我这就准备药材,烦请侯爷明日晚些时候令下人跑一趟,来我这里取了药,依着奴婢的方子调养一阵,说不定侯爷的腿还有得救。”小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道,龙灵眉头一皱,见小梦一脸严肃之色,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既然嫂嫂如此关心臣弟的身体,我也有话说在前面,哥哥宠爱嫂嫂,对嫂嫂向来不多约束,但嫂嫂也得有些分寸,不该管的不要管,不该问的不要问,即便是我不想提,今天也得说清楚了,嫂嫂不把我当外人,我便直接说了。雪娆的事望嫂嫂不要再插手,她是冷风将军的人,冷将军已经背叛了哥哥,除非嫂嫂与冷将军有何见不得人的勾当,否则嫂嫂一味的保护雪娆,只怕令人产生误会落了口实。”龙灵终于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小梦听说雪娆是冷风的人,心下一颤,身体僵在了地上。

“雪娆……雪娆自是有她的道理……”小梦喃喃说道,龙灵听了紧皱着眉头,他愤愤说了句“看来一晚上的话都白说了。”说完闷哼了一句,头也不会转身离开了役馆。

八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还我夫君》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短篇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潇木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