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丢一枚铜币等月儿圆》丢一枚钱币等月儿圆 by灯洺 丢一枚铜币等月儿圆by灯洺
《丢一枚铜币等月儿圆》丢一枚钱币等月儿圆 by灯洺 丢一枚铜币等月儿圆by灯洺

丢一枚铜币等月儿圆 灯洺 著

吕岩,丁褚松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0-28 08:16:12
《丢一枚铜币等月儿圆》是灯洺执笔的一本仙侠奇缘网文,主线丝丝入扣,文笔文从字顺,值得品味。东市很少有如此热闹的夜晚。男女老少,都不必拘于礼节约束,在街巷中尽情地逛着。吕岩一行人应约到了鲜品阁时,已坐满了许多人,丁褚松在人群中穿行着,看到吕岩他们,忙招呼他们坐下。吕岩环顾四周,坐着的一圈基本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东市很少有如此热闹的夜晚。

男女老少,都不必拘于礼节约束,在街巷中尽情地逛着。吕岩一行人应约到了鲜品阁时,已坐满了许多人,丁褚松在人群中穿行着,看到吕岩他们,忙招呼他们坐下。

吕岩环顾四周,坐着的一圈基本上都是官宦子弟,正开怀畅饮。丁褚松叫博士给吕岩他们上了三壶酒和几个小菜,问候了几句,便又混进了人群里。

吕峰和晴雪安静坐了一会儿,脸上却明显的心不在焉,时时透过栏杆往街上看。

“丫头,你是不是坐不住了?”吕峰暗笑着对晴雪说道,“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见好几个买糖葫芦的,还有头饰粉盒......”

晴雪看着吕峰抿抿嘴,说道:“那有什么稀奇的,芮县又不是没有......不过刚才那个捏糖人儿的,做得好像啊!”吕峰闻言笑得咧开嘴,转头跟吕岩说道:“三哥,晴雪说要吃糖人儿,我带她去咯!”

早就看出来两个人坐不住,吕岩点点头,看着俩人飞快地跑下楼上了街,摇摇头笑着给自己斟了杯酒。啧,酒味挺醇厚。吕岩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一时也有些心思不定。姤儿,此时在做什么呢?

“他哪敢出门啊,他舅舅和元刺史在朝廷上闹得不可开交,才让一家蒙羞啊。”

“是啊,都说裴司空正直刚强,背地里不知道怎样结党营私呢。”

“算是露出真面目咯......”

一旁年青人的谈论声吸引了吕岩,尤其是听到“裴司空”时,吕岩身体顿了顿。倾耳听着,吕岩听出了大概,是说那裴度和元稹两位重臣在朝廷上分庭抗礼,两败俱伤,一时间裴度的丑恶名声便在京城里传了开来。

怎么会呢?

裴度,吕岩是记得这位的,在他的印象里那时他还是裴国公。

当时吕岩跟着表叔父在城中暂住时,表叔父的朋友刘叔,因为写的一首诗被当时权贵认为词句里好像暗藏了讥讽之意,得罪了执政,所以过了不久,他和表叔父等人便一同被贬离京。

吕岩清楚地记得,踏出府衙时,表叔父脸上的黯然神伤。毕竟十年啊,来时欢喜,重整志向,不过眨眼间,又背上了行囊。

当时因为刘叔被派遣的地方荒凉贫瘠,表叔父担心他八十岁的老母亲受不了,便提出和刘叔互换贬地。是裴国公暗中周旋相助,才让刘叔有了个还算可以的去处。

吕岩也还记得,他回了吕家后不久,听家中长辈说起了淮西的吴元济割据抗命一事,是裴国公临危请命,力挽狂澜,才能生擒蔡州主帅,以致平定为患数十年的淮西。那时,刘叔还为此欣然写下了“忽惊元和十二载,重见天宝承平时”的诗句 。

如此知人识人、有勇有谋的人物,怎会是他们口中的那般不堪?

吕岩有些烦闷,提着酒壶在众人间有些蹒跚地站起身来,往外廊挪了挪,倚在了廊边的美人靠上。

一边看着街上的热闹,一边回忆多年前在京城的朝朝暮暮。忆起那时的瞬息万变、铁腕无情,同时勾起的是对以后的种种担忧与不甘。莫名的烦闷,让吕岩大口地喝着酒,不知不觉中,吕岩把吕峰和晴雪的那一份也灌进了肚。很久没这样喝酒,很快,酒劲儿上了头,吕岩感到脑袋开始晕乎了。

这时,丁褚松的高声传了过来:“来了来了!走罢,面具我都买好了。”

吕岩皱皱眉回过头看向屋内,人已少了些,有几个年青人正整理衣衫准备下楼。耳边传来远处敲锣打鼓声,吕岩往窗外望去,大街上的人们都挤到了街两旁,街一头正走来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敲着鼓,吹着长笛。

嘴角扯出了浅笑,吕岩摇晃着手中的酒壶,口中喃喃道:“驱傩击鼓吹长笛,瘦鬼染面惟齿白。暗中崒崒拽茅鞭,裸足朱衫行戚戚。相顾笑声冲庭燎,桃弧射矢时独叫......”

“哎呀,吕郎你怎么喝这么多......”走过来的丁褚松闻着吕岩身上的酒气,拿下了他手里的酒壶,说道,“走,咱们下去看驱傩大队去。喏,这是我特地给你买的。”

吕岩低头两眼有些迷糊地看了看丁褚松塞在自己手里的东西,原来是个黑色的面具。吕岩将面具举了起来,在脸上比划着。

“真看不出,吕郎这么不胜酒力。来,我给你带上面具罢,一会儿咱们跟着大队走,运气好的话......”丁褚松一边给吕岩系着面具,一边往吕岩耳边靠了靠,“还能遇见些个小娘子呢。”

就这样,吕岩任凭丁褚松拉着来到大街上,扔在了队伍里往前走着。眼前的狂欢似乎感染了吕岩,他嘴角微翘,跟在丁褚松等人后面往前慢慢行着。

除傩大队是一年一度的百姓驱鬼迎神赛会,这一时刻,不管是腿脚不太利落的老夫老妇,还是平日躲在深闺大院里的娘子,都能带着面具,跟在队伍里,尽情享受街上的自在与热闹。

这不,丁褚松说要遇见些娘子,便真撞上了。

“呦,这不是柳儿娘子么?”丁褚松旁边一人对着迎面过来的带着面具的女子说道。

那女子慢条斯理地借下面具,看向他们媚然笑道:“我这样遮着,你们也能认出来?”“那当然,乐柳儿谁敢不认得?”丁褚松向那女子行了个礼,说道。

“几位,跟着队伍想往哪儿去?”乐柳儿问道。

丁褚松刚要张嘴,旁边一人插话道:“当然是去柳儿娘子想去的地方咯。”一句话逗得乐柳儿遮嘴笑了,她说道:“有几位郎君作陪,小女子十分荣幸,不过出来匆忙,这身上......”说着,乐柳儿顺手不经意间摸了摸身上挂着的钱袋。

“哎,出门哪用得着娘子,今夜街上热闹,娘子倘若看上什么,说便是。”丁褚松看懂了乐柳儿的意思,忙开口说道。他突然想起来,后面还有个吕岩正醉着酒,也没跟他们玩闹过,拉着他一起逛总有些不好,便对乐柳儿一旁的女子说道:“那个......那个谁......”

乐柳儿这个丫鬟的名字是个很奇怪的字,丁褚松总是忘记。

“姤儿。”乐柳儿提醒道。“哦,姤儿,我们有个郎君有些醉了,你能不能麻烦照顾一下?”丁褚松一边解着脸上的面具,一边说道。

乐柳儿看了看身边的女子,姤儿的面具被倒扣在发髻上,面无表情的神态说不出是乐意不乐意。乐柳儿心里一边想着待会儿多占些这些愣头青的便宜,一边担心姤儿跟着他们有些不妥,便和她对了对眼色。

看两个人同意了,丁褚松心下十分欢喜,急忙转头去找跟在后面的吕岩。此时的吕岩虽然带着面具,仍能看出有些呆愣的模样,丁褚松想着他真是喝多了,走到吕岩面前,把手里的面具往吕岩手里一放,说道:“我看郎君醉得不清,我找人先送你回去罢,这个多的面具是给吕峰的,你回去路上要是遇着他,兴许还能用着。”

说着,丁褚松转过身把姤儿喊了过来,然后便欢快地和乐柳儿他们走了。

吕岩看着姤儿向自己走来,带着一如既往洋溢着欢朗的笑。她走到面前,那双美丽的眼睛看着自己,染上了几分惊奇。只听她说道:“没想到你们都是这样的面具。郎君,你能送我一个么?”

吕岩木讷地往前推了推手。

欢喜地接过面前男子手上的面具,姤儿笑得更加灿烂。久违的笑,让吕岩一时间感到烦闷的心头似被浇灌了甘露,那些不必要的忧虑顿时一扫而空。

姤儿却没注意他,低头去解头上倒扣着的面具,开心地说道:“这样只遮上半张脸就行了,想吃什么都可以吃,早知道有......”

“姤儿......”一声似曾相识的称呼让姤儿习惯性地抬起头。还未来得及反应,姤儿突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拦腰一扯,撞进了那男子怀里,同时右边的脸颊被他另一只暖和的手轻轻捧住,而唇齿间,被柔软的唇瓣和一股浓厚的酒气填满。

姤儿被吓得紧紧闭住了眼,身体一时僵住。

而这时,吕峰拉着晴雪挤在人群中,正努力往吕岩那边走。摩肩接踵的人群真让人招架不住,刚刚吕峰还能看见他三哥,一晃眼又被一波人挡了视线。好不容易挤到了街边的小块空地上,吕峰和晴雪再往吕岩那边望去,两人都愣住了。

什,什么?

当年灯洺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灯洺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丢一枚铜币等月儿圆》是灯洺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吕岩,丁褚松)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