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秦吏》秦使黑夫小说 腹黑攻 秦吏鬼畜
《秦吏》秦使黑夫小说 腹黑攻 秦吏鬼畜

秦吏 七月新番 著

黑夫,郁垒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05 17:42:19
畅销创作《秦吏》是七月新番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网文,本佳作的主人公黑夫,郁垒,主要章节节选:秦国是一个爵本位的国度,为了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身份高低,每个爵位,都有独特的标识。士伍又被称之为黔首,一如其意,便是黑色的粗布,裹在发髻上。公士乃是最低级的爵位,发髻上褐色的包巾便是其标志。当然,区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秦国是一个爵本位的国度,为了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身份高低,每个爵位,都有独特的标识。

士伍又被称之为黔首,一如其意,便是黑色的粗布,裹在发髻上。

公士乃是最低级的爵位,发髻上褐色的包巾便是其标志。

当然,区区公士其实并没有什么授予仪式,只是换了块头顶的布而已,也没法让人另眼相待,因为大街上头顶褐布的公士多着呢,顶多能换来季婴等士伍羡慕的目光。

黑夫本来还想再去谢谢喜,没有喜的提点,也许他这个秦国法盲就稀里糊涂地揣着赏钱走了。

但喜早已回家去了,倒是他的属吏乐笑呵呵地恭喜了黑夫,并同他们攀谈了几句。

乐告诉黑夫,县上会立刻下发文书,让他籍贯所在的乡、里更改他的身份记录。县里还将黑夫的验、传统统更换,现在新颁发的身份证上,他已经是”公士黑夫“了。

同时,官府会授予他一顷田、一处宅的公士待遇,也就是一百亩地和30步见方的宅基地,黑夫可以在上面自行建房,不过这些东西手续更麻烦些,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办不下来的。

“待你服完更卒之役回到乡里,便可以见到自己的田和宅了,或许官府还会分配一名仆役去帮你耕田。”

乐交待完这些事后,便苦笑道:”也只有喜君,才会在初一这天还坚持审案,不让吾等休沐,不说了,我得赶紧回家去,不然老父可要痛骂我了。“

说着,他便匆匆离去,只是走之前,犹豫再三,拍着黑夫的肩膀,收敛笑容说道:“到了更卒那边,要小心……”

对他这句话,黑夫一时间没能理解。

离开县狱后,黑夫站在大门口处,闭上眼,感受着和曦的阳光,这就是自由的味道啊。

回头看着县狱里面森严的秩序,再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热闹人群,恍若隔世。

踏入这里时,他还是一个不知前途的小士伍,现如今,却已经迈出了在这时代的第一步,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爵位。

但他却不因此满足,区区公士,仍然不够!

黑夫之所以这么想,还是因为今日讯狱时,仅仅因为湖阳亭长是上造以上爵位,就得以免除戍边,改为鬼薪,这给了他启迪。

通过这场官司,黑夫意识到了,秦律如此严苛,在秦国生活,说不准哪天就一个不小心,触碰红线犯了法。

若是平头老百姓或者公士,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可若有上造以上爵位,便能以爵抵罪,减轻罪责。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至少要先升到上造,才更保险些。”

如此想着,黑夫便招呼着季婴,想同他一起去县城南门校场报到--今天就是他们服更役的日子。

“现在就过去?”

季婴却一脸不乐意,说道:“黑夫兄弟,虽说役期不可耽误,但方才狱吏不是说,我吾等可以延期一天去服役么。你我刚得了这么多赏钱,岂能不先去吃一顿好的,庆祝一番?再说了……”

他指向街道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人群道:“今天可是过年啊!”

“过年?”

黑夫一脸茫然,嘀咕道:“今天是十月初一,才刚刚入冬,过什么年?”

……

“黑夫兄弟,你在县狱里能说会道,十分精明,可一出来怎么像是被诱鬼迷住,连哪天过年都不知道了?”

半响后,季婴上下打量着黑夫,像是在看一个从遥远蛮夷国度回来的人,活了十七八年,连哪天过年都不清楚,这日子也过的太糊涂了吧,又或者是中了邪,被专门迷惑人的诱鬼把魂儿给勾跑了?

“在里面呆久了,一时口误,一时口误……”

黑夫知道自己闹笑话了,只好搪塞过去,同时腹诽道:“我又不是研究古代历法的,顶多知道点历史大事,怎么会知道在秦国,今天就是大年初一啊!”

原来,秦国历法,不但与后世的公历大相径庭,与夏历(农历)也不尽相同,而是独特的“颛顼历”。这一历法最大的特点,就是以建亥孟冬之月,即阴历十月一日为岁首,所以这一天,的确是大年初一……

再看县狱、县寺里进进出出的各级官吏、有爵者,相互见了面,都会笑着作揖,道一声:“正旦安好。”权当是拜年了。

在离开县狱时,狱吏乐对他们说,考虑到二人为配合审案,在县狱耽搁许久,所以被允许晚一日去服更役的地方,也就是说他们明天才用过去,还给他们一人发了一枚竹简,上面写着前因后果,权当是证明……

于是黑夫便放下心来,带着一丝好奇,在这“大年初一”的安陆县城里逛了起来。

安陆县是一个古老的城市,据说是三百年前春秋时期吴师入郢,楚昭王避难时所建,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在楚国统治那几百年里,这里就是江汉地区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此地被秦国占据后继续发展,如今城周长五六里,有户三千,人口近两万,是当之无愧的大县。

县城大致可以分为东、西两城区,西城濒临溠水,有个小小的渡口,是闾里(居民区)和集市所在地。东城濒临曲阳湖,据说以前是楚王的行宫,如今被改建成官寺,黑夫他们滞留多日的县狱就在这里。

今日下午,大小官员都可以休沐,官寺区较为冷清,等离开东城,进入里闾区后,过年的氛围才更加浓烈。

只见居住在城内的有爵者们,纷纷走在路上,或穿着新缝制的冬衣,或手擒鸡鸭、拎着狗腿、鲜鱼,这相当于是置办的年货。

远处那些错落交替的里闾,能看到有人在为里门更换桃符,就是长方形的桃木板,板上书“神荼”、“郁垒”二神,用来驱鬼,秦国人很信这一套。

“在中国,不论哪朝哪代,过年就是过年啊……”

看着这一幕幕年节景象,黑夫心里不知为何,感到了一丝落寞。

是啊,过年的时候,应该在家团聚一堂才对,但不管是前世的家,还是秦国的家,他现在都回不去。

一旁的季婴也气得跺脚:“真是晦气,竟轮到这年节当口出来直更!我哪里得罪里正了?”

而后他便问黑夫:“黑夫兄弟,你家莫非也和当地里正有仇?所以才被指使来服役。”

原来,在秦国,所有满足身高、年龄的成年男子,都要登记名字,每年在郡县服一个月更役,至于谁哪个月去服役,是由里正决定的。里正会将里中所有适龄者排好序号,大家按次序轮流服徭役,这叫“为役先后”。至于序号顺序,一般是按照各家的什、伍编制来,但也不排除人为操作插队的可能。

季婴这么一问,黑夫才想起这茬:“我家大兄同当地里正,好像还真有些过节,母亲在我离家时,也曾抱怨过几句……”

……

(答案:A,半年;B,一年;C,一年半;D,两年。)

一本有趣的书,黑夫,郁垒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秦吏》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黑夫,郁垒)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七月新番)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黑夫,郁垒)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对英国的法律程序以及律所的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