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天人法相》大王饶命 罗御 天人法相章节目录
《天人法相》大王饶命 罗御 天人法相章节目录

天人法相 诸葛轩晨 著

邢羽,徐承宗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2 11:05:26
这回给书友们呈上诸葛轩晨撰写的玄幻创作《天人法相》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邢羽,徐承宗两位主线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后生明白。”邢羽微微点头,抱拳一拜,“恕不远送。”“邢羽,帮我个忙如何?”叶音符点头一笑。“叶大人……”看到叶音符面上佯怒,邢羽急忙改口,“叶姨请讲。”“如果可能的话,麻烦你帮我照拂一下红袖招内的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后生明白。”邢羽微微点头,抱拳一拜,“恕不远送。”

“邢羽,帮我个忙如何?”叶音符点头一笑。

“叶大人……”看到叶音符面上佯怒,邢羽急忙改口,“叶姨请讲。”

“如果可能的话,麻烦你帮我照拂一下红袖招内的女人们。她们从未参与到梨园与大魏对的纷争中来,都是些身世可怜的女子,你提一句,徐松一定不会审问她们。”叶音符低声说道。

“后生明白了。”邢羽点了点头。

“多谢。”叶音符嫣然一笑,明媚的宛如二八的女子,“日后若是再见,我便告诉你一个邢干的秘密。”

邢羽点了点头,暗暗记下。

“姚翎殿下真的死了么?”叶音符转头看向宋灵运。

宋灵运却是低头在屋顶上勾画起来,迅速布置了一个符阵。两枚淡青色的菱形石块被宋灵运放在阵眼位置,里面充斥着犹如云絮一样的气体。

这是两枚低阶灵石。

“死了,不过也无妨,殿下有子嗣在世。我们仍有希望。”宋灵运布置完符阵,抬头一笑,伸出手来,“请。”

叶音符点了点头,但楼下却是忽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啸,她面上一变,低声问道:“娄安他?”

宋灵运闻言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总要有人留下来。”

叶音符闻言面上一黯,沉默的点了点头。

叶音符勉强冲着邢羽一笑,与宋灵运一同踏入符阵。符阵亮起,宋灵运与叶音符的身影都是消失不见。两块灵石内的云絮消失不见,灵石顿时变成了两块透明的澄澈石块。

邢羽微微一叹,仰头望着天空,他收起龙牙匕,面上复杂的坐了下来。

楼下寂静依旧,邢羽心中却是喧嚣不已。他忽然有些迷茫,不清楚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到底是否正确。他应该放任宋灵运他们离开么?仅仅因为他们是邢干的故友。若他尝试一下,或许也能将他们留下来。

但那样,却又不符合他的意愿。他心里生不出一丝想要阻拦叶音符的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坚守的东西,叶音符可以为了杜秋娘她们甘愿付出自己的性命,这样的人,难道称得上是十恶不赦的逆贼么?

“有生皆苦。此事原本便与你无关,陛下只是希望你能理清当年元贞皇后死去一案的真相。你只是被徐松利用了,不要想太多。”

一个麻衣老人忽然出现在了邢羽身后,无声无息,宛如幽灵。他呵呵一笑,席地坐在邢羽身边。

老者低头看着眼前的两枚灵石,伸手将其捡起,“还是来晚了,不过倒也无妨。毕竟擒住了一个梨园的修士,也算可以交代了。”

邢羽面上微变,抱拳问道:“大人是?”

此人实力高强,完全不下于宋灵运,身上缥缈的气息甚至颇有几分清虚子飞升前的风姿。

“洛阳城守,徐承宗。”麻衣老人摆了摆手,“什么大人不大人的。官职爵位都是虚名,我们这些人,到最后被人记住的也只有这个名字而已。”

“大人所说却是极有道理。”邢羽微微一笑。

“下去吧。此件事了,你也该启程了。”徐承宗笑道。

邢羽摇了摇头,“怕是不行。有些事情,杜秋娘还没有告诉我。”

徐承宗闻言皱了皱眉,“那便再留几日。不过我却是即将离去,林鸦也会随我离开,你自己待在汴州,务必多加小心。”

邢羽点了点头,“在下明白。”

“那就好。”徐承宗站起身来,微微一笑,“我带你下去?”

“有劳徐大人了。”邢羽抱拳一拜。

“无需如此。”

徐承宗摇了摇头,提起邢羽一纵而下。

徐松见此面上微愣,旋即走上前来抱拳一拜,“恩师,宋匪他们?”

徐承宗摆了摆手,“已经逃走了,我来晚了一步。不过凌晨倒是擒住了一个梨园的弟子,也算有了眉目。今天就到这吧,身为朝廷命官,不得过分扰民。我们离去吧。”

“是。”徐松点了点头,向着官兵们挥了挥手,层次排列的官兵们收起武器,聚拢起来,簇拥在门外。

凌晨押着娄安从楼上下来,娄安身上血迹颇重,似是受了重伤,他面上惨白,神情却是从容。

“带他去府衙。”

“是。”

凌晨点了点头,带着娄安径直离开。

院子里顿时变得清净,只剩下邢羽、徐承宗、林鸦以及徐松。红袖招的诸人被徐松遣到后院,来红袖招的客人则是被赶走了。

徐承宗冲着徐松轻轻一笑,“这次你做的不错,但要把握分寸。有些人,不是你该利用的。此事到此为止,经过今天的行动,你也该知道,红袖招内再无你要找的人。不要再派人来此打扰。这次回京,我会奏请圣上调你回到洛阳。”

他淡淡点了点头,徐松面上却是毫无变化。

徐承宗侧身向着邢羽微微抱拳,“邢公子,此地一别,日后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邢羽抱了抱拳,内心颇为感激。他还发愁如何帮助红袖招诸人摆脱徐松的追究,徐承宗此举却是帮了他不小的忙。

林鸦微微一笑,上前拍了拍邢羽的肩膀,转身跟着徐承宗离开了红袖招。

徐松面上微变,但却没有开口说什么。他淡淡冲着邢羽点了点头,转身也是离去了。

邢羽站在骤然只剩下他自己孤立的院子里,幽幽叹了口气。

“邢公子也会发愁么?”

“是人都有心事,自然就会发愁。”邢羽转身一笑,看向来人。

那人一袭黑衣,身材曼妙,黑丝如瀑,上面坠着一只色彩斑斓的锦鲤发卡。来人一手牵着邢红梅,一手拿着一串糖葫芦,只一会的功夫,两个女孩已是一人一口将一整串糖葫芦尽数吃下。

“哥哥。”

邢红梅小跑过来,见到邢羽无碍后不由缓缓松了口气。

邢羽摇头一笑,忽然觉得这些日子以来邢红梅一直是在细心关注着自己的安危,心里不由一阵动容。

女孩随手扔掉手中只剩下些许山楂皮屑的竹签,微笑着看向邢羽。

“杜姨还好么?”

“好得很,就是有些发愁修缮阁楼需要耗费许多金铢。”绿珠吐了吐舌头,娇俏一笑。

“没人受伤吧?”

“没人。唯一可能受伤的,也便只有邢公子你了。杜姨特地让我来看望一下公子是否受伤,公子无碍便好。我也可以安心去睡觉了。”绿珠打了个呵欠,此时月上中天,已是临近子时,她确实困极了。

“喜欢夜行的人晚上还会困么?”邢羽挑了挑眉。

“那是自然。”绿珠转过身去,倒真像是要去休息,她忽然转身看来,眨了眨眼,一汪秋水深似静湖,“公子,杜姨被官兵带走了,说是知府大人召见。您若是不困,还请您帮着照看着院子,防止再有人闯入。楼里只有小小姐学过武功,怕是照看不过来。我去后院歇会,您有需要就找我。我就住在您隔壁。”

“好。”

“那便多谢公子了。”

绿珠再度打了个呵欠,转身向后院走去。

“等一下。”邢羽忽然开口。

“怎么了?”绿珠疑惑地转身看来。

“带她回去吧。我在这待会,顺便帮你看着院子。”邢羽冲着邢红梅点了点头,小姑娘也是困了,小跑着奔向绿珠。

一大一小两个女孩一起向着邢羽挥了挥手,转身走向后院。

邢羽走向一旁的大柳树下,一屁股坐在树下的石板上,倚着树干,深深叹了口气。

“真累啊。”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天人法相》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诸葛轩晨)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