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网盘 Mary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圣水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网盘 Mary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圣水

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 沼液 著

叶荣,韩砚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2 12:23:29
辣文《启禀摄政王:侯爷要翻身》是沼液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线人物叶荣,韩砚,主要讲的是:“今儿谁都救不了你!”他指着缩在韩砚背后的那个脑袋。“王兄,这话言重了。”韩砚虽是轻声慢语,却威慑力十足。楚怀王惊住了,他做梦都没想到,依他的性子竟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去维护一个人。惊讶过后,楚怀王愤愤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今儿谁都救不了你!”他指着缩在韩砚背后的那个脑袋。

“王兄,这话言重了。”韩砚虽是轻声慢语,却威慑力十足。

楚怀王惊住了,他做梦都没想到,依他的性子竟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去维护一个人。

惊讶过后,楚怀王愤愤不平道:“摄政王难道想护着叶荣不成?”

此时的他就跟一头发了疯的野狗,理智全无,一心只想为女儿泄愤。

“本王在想,或许有什么误会。”回头睨了一眼叶荣,叶荣反应过来,赶忙附和:“对对对,肯定是误会。”

“人证物证俱在,你再狡辩也没有用。”要不是韩砚挡着,楚怀王真想拿刀砍人了。

“什么罪证?”叶荣皱眉。

“我问你,昨天你跟郡主是不是单独相处过!”

叶荣皱了下眉头:“只凭这个便定了我的罪,这未免太武断了,难道说,郡主昨天只与我一人见过面吗?”

寥寥数语便将楚怀王问的哑口无言。

叶荣接着说道:“若王爷认定凶手是我,那么我又出于何种目的呢?”

楚怀王虎目一瞪:“谁管你是什么目的,反正我女儿这辈子都不可能嫁给你。”

今早郡主醒来第一句话说的是:父王,不关叶荣的事。

她越是维护,楚怀王心里越不是滋味。

女儿对叶荣倾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乞巧节偷偷秀的荷包,除夕夜放的花灯,哪怕去寺庙参拜,都不忘记为叶荣点一盏长明灯。

这些他统统看在眼里。

但又能怎么样?

眼下局势已经很明显了,宗亲对叶荣不满已久,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依他来看,用不了三五年,叶荣的气数也该尽了。既然已经看到了结局,他怎么舍得让女儿跟这种人扯上关系?

楚怀王捡起地上的棍棒,叶荣以为他还想揍自己,赶忙跳回韩砚背后,意外的是,楚怀王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他耸拉着肩膀,犹如斗败的公鸡,一步一步的朝外走去,外面的阳光很明媚,却照不进黑暗的沼泽,鬓边的白发提醒着他,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万一自己哪天走了,留下韩年年一个人……

在帐篷门口,他停下了:“你给我记着,再敢靠近我女儿,就如此棍……”

男人忽然发力,将手里的棍子掰成两截,用力扔在地上。

楚怀王走了。

韩砚抽离视线,转身回到原来的地方,端起已经亮透的茶水,停在半空:“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本王说?”

“我被人陷害,还连累了郡主。”

陷害她的人除了曹致远,实在想不到其他人。

冤有头债有主,原本她的目标是长公主一人,如今曹致远主动凑上来,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韩砚道:“除了这个呢?”

叶荣想了想,连忙抱拳,感激不尽道:“多谢王爷不计前嫌,救了我一命。”

手里的茶差点没洒出来。

见韩砚久久不语,叶荣小心翼翼的问:“王爷,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你说的很好。”韩砚似笑非笑。

……

次日,祭祖大典开始。

叶荣因为不是皇室成员,只能远远的看。黑压压的脑袋匍匐在地上,而那个站在人群最中央的男子,意气风发的穿着鎏金蛟袍,双脚迈过匍匐的人眼前,朝着祭祖台上走去。

一通复杂的程序之后,众人将祭品一一摆放,烧了纸钱,陪祖宗饮完一杯酒后,这场浩荡的祭祀终于结束。

返程的途中,韩砚一次面都没有露过,为此,叶荣感到十分好奇,三番五次的向曾靖打听,但是都不得而终,碰了几次壁,叶荣便没有再多问。

回到永安城,蒋少典早早将酒肉备好,为好友接风洗尘。

这一趟下来,两人都消瘦不少,他一边为两人添酒,一边劝道:“慢点,别噎死了。”

真是饿死鬼投胎。

幸亏包了雅间,这吃相要是被旁人看见了,还不得笑死。

“叶荣吃了半只鸡,我是一口荤的都没沾到。”榆叔宝还在为那天晚上的事耿耿于怀,忽然,他指着下面:“咦?这不是摄政王家的侍卫吗?”

叶荣一眼就认出了曾靖,只见他神情凝重,逆着人群往前,然后在一家药铺停下了。

踌躇片刻后抬脚迈进去。

曾靖好端端的去药铺做什么?

没过一会儿,曾靖出来了,手里虽然没有拿什么东西,可他的盔甲明显鼓出一块。

他急匆匆的穿越人群,朝着摄政王府奔去。

当说到摄政王跟神秘人打斗,叶荣忽然放下筷子:“难不成受伤了?”

“谁受伤了?”

叶荣冷静下来,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有点想多了。

“没事。”

酒足饭饱,蒋少典正考虑带兄弟们去哪里逍遥快活,他想询问一下叶荣的意见,刚一扭头就愣住了,夕阳透过窗棂笼罩在叶荣身上,光洁白皙的面庞,棱角精致,乌黑的瞳仁如朝露般晶莹透彻,蒋少典不禁感叹,若叶荣是个女的,那得多倾国倾城啊?

“叶荣。”他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句。

思绪被打断,叶荣懒洋洋的回应:“嗯?”

“你确定没有妹妹吗?”

“干嘛?”

“我随便问问。”

榆叔宝在旁捂着嘴笑:“若叶荣有妹妹,还轮得到你!”

“去去去,跟你有什么关系,吃你的板鸭。”

……

长公主府

用完晚膳之后,韩馨儿屏退左右,只留下英武候一人。

“夫人,怎么了?”

韩馨儿冷着脸:“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自己做的什么事不清楚吗?”

曹策并不精于算计,相反,这么多年来,若不是长公主在旁协助,他不可能成为宗亲党的中流砥柱。

“难道是军饷的事……”曹策心脏一紧。

这不可能,那些守陵卫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

“没错,就是军饷。”

曹策意识到事情严重:“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长公主狠狠地拂开丈夫伸来的手:“你个没有用的东西。出事就问怎么办,你的脑子呢?”

当年如果不是叶横波抗旨拒婚,她绝对不会嫁给这么没用的男人。

算是古代言情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叶荣,韩砚)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沼液)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