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万律一抹红》我和心中的一抹红 年下攻 万律一抹红强受
《万律一抹红》我和心中的一抹红 年下攻 万律一抹红强受

万律一抹红 华秀兰 著

缪强,魏元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4 20:02:43
《万律一抹红》是华秀兰笔下的一本婚恋小说,设定跌宕起伏,文笔拍案叫绝,可以一阅。《万律一抹红》主要章节节选 缪强一到办公室,就接到一个电话,说要举报本市一个重要人物受贿罪。自己手里有充分的证据,因怕暴露自己,不能亲自到检察院,只能约定地点见面。而缪强要求举报人把举报信及证据邮寄到检察院,并为举办人保密。中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缪强一到办公室,就接到一个电话,说要举报本市一个重要人物受贿罪。自己手里有充分的证据,因怕暴露自己,不能亲自到检察院,只能约定地点见面。而缪强要求举报人把举报信及证据邮寄到检察院,并为举办人保密。

中午的时候,缪强又接到那个神秘举报人电话,说在魏元宾馆408房间见面,时间为下午一点二十前。缪强认为,这个举报人不可靠,就没理会他。或许,还在欺骗自己。该举报人,在半个月前,也多次过缪强,也是说要单独会面举报本市重要人物。

举报信息中,真正有用的并不多。但身为检察人员,不能放过每一条举报信息。许多大案要案,还是从看似无用的举报信息中发现出来的。一条举报信息看似无用,如果综合多人的举报信息,无用的信息也就变成了大案的突破口。

缪强下班后,打电话给茵茵,说是有几年没看电影了,想去看看电影,并约好晚上七点罗奚影城见面。茵茵六点四十九赶到影城,但还是没有缪强早。

看完电影后,两人品尝美食。缪强说起了这个奇怪的举报人。既不肯邮寄举报资料,也不愿意到检察院举报。

茵茵分析,举报对象可能就是省检察院的人或省纪委的人,当然不愿意到检察院举报,也不肯邮寄举报资料,而且,举报人只相信你一人。但也很矛盾,如果是上述情况,举报人完全可以向最高检举报。

再有一种情况,完全虚假,把举报当娱乐。还是别理这个举报人,也许是个陷阱,等着你往里跳。

“如果这个举报人,所说情况属实,那岂不是失职?”缪强说,“为打击犯罪,光靠检察院内部寻找线索,那远远不够。接受举报信息,是快捷便利低成本的方式。应该要充分重视。打击举报人案件,现实社会中还是挺多的,举报人担心安全,也是正常。”

“那你有什么打算?你自己拿主意。”茵茵说,“安全,是第一条。安全包含自己不受到欺诈。”

“如果举报人还继续提起这件事,一定要单独见面,我会找个借口,拒绝。”缪强说,“再如果以后连续两三个月,还是这样,那我就去单独与这个人见面,当然会向单位报告这件事,做到有备无患。”

深夜,路上行人、车辆很少,城市才露出它的本来面目。茵茵回到家,坐在椅子里,又想起缪强说的这个神秘的举报人。举报,本是一件简单的事,为何搞的这么神秘。要么是重大线索,要么就是陷阱。还是不要单独去会面这个举报人。这件事明天还是要与刘丁山律师说说,听听他的建议。

茵茵一早就到了律师办公室。把缪强要与神秘举报人单独会面的事情,告诉刘丁山。

“缪强与举报人不熟悉,没必要单独会面。”刘丁山分析,“这肯定是陷阱,不能去。缪强刚到检察院上班,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陷阱很有可能就是他的科室的人下的。不过,我的猜测要保密。说出去,你我担当不起。”

茵茵笑着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一连三四天,缪强天天接到那个神秘举报人的电话,要求单独会面。缪强也想了很久,如果,把这件事告诉单位领导,单位领导肯定支持自己去单独会面。如果不告诉领导,万一出了差错,只有自己个人担责。最终,缪强还是报告领导。领导也支持他试一试。

当天中午,那个神秘举报人,又打来电话。缪强同意与其会面。见面地点还是约定在魏元宾馆408房间,时间为中午十二点三十分。

十二点整,缪强开车前往魏元宾馆。

魏元宾馆,在本市服务业并不知名,是个普通的宾馆。走到魏元宾馆前台,说自己是会见408房间的客人。前台小姐说坐电梯到四楼往左边走。

到来了408房间,缪强敲门,开门的是个穿着很暴露的妙龄女郎。

“房间里男客人在吗?”缪强问妙龄女郎。

“我也是刚到的,不知道男客人到哪里去了?”妙龄女郎说。

缪强觉得太奇怪了,约自己来见面,人却不在这里,还约个妙龄女郎在房间等我。缪强刚想回走,忽见来了一群人,有公安,还有记者,拿着摄像机。

公安见缪强在408房间附近,公安说,接到举报,魏元宾馆408房间嫖娼卖淫,要求缪强协助调查,暂时不能离开。公安与记者进入408房间,一会儿,就出来了。

“你可以走了。”那个公安狠狠的说。

缪强越发就得奇怪,莫否如茵茵所说,举报是假,欺诈是真,但不知是谁在所为?目的又是什么?

到了检察院,缪强与科室里的人,说起这件奇怪的举报。科室里同志们说,这是可能是假公安、假记者,建议缪强去报案。

缪强把今天在魏元宾馆发生的事,用电话告诉茵茵。茵茵认为这也是欺诈,也建议尽快报案。

魏元宾馆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茵茵手机收到信息:省检察缪强,在魏元宾馆408房间嫖娼。并收到三张缪强在魏元宾馆408房间室外的照片。茵茵一看,是假的。但谁在捣鬼?不得而知。

缪强科室的几位同志,也收到:省检察缪强,在魏元宾馆408房间嫖娼。收到三张缪强在魏元宾馆408房间室外的照片。科室的同志们也知道这是假的。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缪强认为,这些事情,无否就是想败坏自己名誉。自己刚来单位上班不久,与人无争,在社会上也没有私怨。

下午五点,茵茵打电话给缪强,一起回家吃饭。

在吃饭时,茵茵说,还是刘丁山律师的分析是对的。

“你科室最近有没有人事计划变动?”茵茵问缪强。

“竞选副主任。”缪强说,“我想参加,但还没有报名。”

“这就是假举报人的动机。那个假举报人就在你科室里。”茵茵说。

茵茵父亲说:“为五斗米折腰的小人。社会上永远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

知识越多的人,并不代表没有邪念。

说实话,华秀兰这本带点婚恋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缪强,魏元)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华秀兰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华秀兰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