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乌江霸王录》古代的霸王的乌江是现在的哪里 419 乌江霸王录父子文
《乌江霸王录》古代的霸王的乌江是现在的哪里 419 乌江霸王录父子文

乌江霸王录 垂钓江陵 著

江护,左掌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03 19:55:44
本次给书虫们展现垂钓江陵撰写的仙侠作品《乌江霸王录》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江护,左掌两位传奇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剧情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等到出来时,原来的青衣长裙仙子,已经被江护打扮成一个头戴白纱帷帽的风尘女侠,一身的灰白色的大袖衫衣,笼罩住曼妙身姿。就连那只一声赤鬃的剑豪豚猪,背肚之上也裹着一块红色的软布,犹如巾帽一般,豪气逼人。两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等到出来时,原来的青衣长裙仙子,已经被江护打扮成一个头戴白纱帷帽的风尘女侠,一身的灰白色的大袖衫衣,笼罩住曼妙身姿。

就连那只一声赤鬃的剑豪豚猪,背肚之上也裹着一块红色的软布,犹如巾帽一般,豪气逼人。

两人一猪,出店后朝着马市而去,要买上两匹火鳞马赶路。

马市并不是只卖马,铁头骡子长毛驴,家畜奴隶……这些都贩卖,只要你有钱,买人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没有多作停留的打算,江护直接到了一家贩卖马匹的圈位,正要挑选马匹,虽然身无分文,但是江护还是摆出了做生意的姿态,丝毫不心慌:“这……这两匹马作价几多?”

江护指了指两匹还算神骏的火鳞马,询问此间主人道。

那场主正愁没生意,连忙从靠椅上起身,热情地回应:“作价三十枚紫金纹刀币。若两位还要多买几匹,价格还可便宜一二。”

“喔?我有一堆兄弟在镇上,若是价格合适,倒不是不能多购几匹,就不知道场主你这马是否……”江护话说一半,露出一副怀疑马匹质量的表情。

正所谓,卖啥夸啥好,不然生意做不了,这场主一听江护话的意思,哪还人耐得住,连忙说道:“不瞒客官,我这批马畜可都是从天水城那边的马场引进过来的,天水田家的出产,偌大的名头在,可不会为了些许蝇头小利坏了生意。

田家自不会堕了自家的招牌,我们这些走生意的就更不敢了,要是坏了田家的名头,就无处藏身了,客官你说是也不是?”

“嗯……倒也是这么个理。不过什么道理都得看人,我还是觉得场主你人不错,定不是那等做一次买卖的人。”江护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看场主你敦厚,如今也不知怎地,这世道荒乱,你们这些走马生意的着实不容易。”

“老弟说得是啊,这世道如此,辛苦走一遭,也就是混口饭吃,一路上车马劳顿不说,还得担心受怕,生怕遇到一些歹人。”那场主一副泫然欲泣的神情,这脸面功夫也是着实厉害。

江护心中暗称号,正是“入吾套也!”,脸上眉飞色舞,正色道:“虽然你我萍水相逢,但场主如此困境,小弟却是于心不忍。

俗话说,交易就是交情。咱们交易结请,自然是能帮一把是一把,我这里有几分难得的药物,出门行走,杀人放……傍身护命可谓奇宝,有无色无味怜清风,朔灵强者一嗅魂颠倒,有细丸一粒死心丹,吞入腹中筑道强者难回天,有淬刃三寸化骨毒,伤风破皮烂骨头……”江护说的起劲,同时不断地从口袋里往外掏一枚枚石瓶。

这些都是他在深山行走时,遇到好材料顺手炼制的。有着上一世的经验,这些毒药的炼制可谓是得心应手,材料难得,他忍不住收藏了不少在空间密匣里。

之前在衣布店他也换了一套灰麻布衣,想到路上可能要用到毒药,就在口袋里装了不少,这样也不用临战暴露空间密匣的存在。话说,他那身衣服是整个店里口袋最多的,他一眼就看中了这套“九袋长老”,用了好几块野兽皮毛才换过来的。

果然,这一个个小瓶拿出来,那场主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露出一丝欣喜之色。

“不知道,这些……”场主还是有些迟疑,不是不想要这些毒药,只是怀疑这些毒药不够毒,没江护说的那么厉害。

“你放心!这些毒药都是我亲手炼制,绝对够毒……别想差,不是我心毒,是如今世道混乱,我这也是留一手自保本钱,为了自身安全考虑,这毒药是不敢不毒啊,毕竟我实力也就这样。”江护说得那是如何无奈,似乎现在要贱价卖掉自己的保命之物一般。

“如今为了尽快赶路,不得不拿出来……”

“老弟,你我相见缘分,这两匹火鳞马就赠与兄弟了,只愿来日再见,莫忘了老哥。”那场主说得是情深义重,然后眼睛不住地往那三只小瓶上飘。

江护一笑,应道:“老哥如此厚礼,小弟只能领受,不辜负了这边心意,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几瓶药物,就赠与老哥!”

本来交易一场,却在两人的“情义”之词,变成了一场你阔我豪的义气之举。所谓的,交易就是交情,大概是如此吧。

交情攀上了后,接下来的探话就容易多了,江护询问了两句,那场主就竹筛抖豆子一般,都说了出来。

原来,自这延绵百里的古阵出现后,四面八方的修炼武者就都忘这古阵附近的镇子聚集,期望能得到古之强者遗留的机缘。

这人一多,争斗厮杀自然就是不少了,相互看不顺眼都可能厮斗起来,何况还有不少利益之争,新仇记恨等……特别是数日前,五大宗师合力破开古阵一角,无数强者争斗入阵,厮杀得救更猛烈了,古阵里死了多少人不知道,但那入阵口是尸体铺地……

这还不算晚,等天水城大多强者入阵后,那伏卧黑风山的黑风大盗,居然伺机出动,直奔天水城而去。天水城的防护力量他们不知深浅,就不断地攻击周围的镇落,一时间风声四起,杀声震荡,无数盘桓天水城的修炼者更是往外奔逃,以至于闹得这边陲小镇都人心惶惶,风声鹤唳,杀气凛然……

铜盆镇外,古道破碎,西风卷草屑,灰尘一时四起,两匹火鳞马踏风而出,朝着古道奔去。

看那马背之上,一人白纱帷帽,狂风吹拂下,宽大衣襟紧贴身躯,显出曼妙身姿,颇有“胡马凭风”之美感,奇异的是她手中无剑,抱着的一直赤红猪豚。

另一匹马上之人,一身灰麻布袋衣,背批金色羽衣,颇似荒野浪客。这两人,自然便是江护和女丑,和马场主谈好交情,探好话之后,两人便不做停留地出了镇子,朝着天水城赶去。

从马场主口中得知天水城的一系列剧变之后,他就忍不住要去掺和一下,大争之世,如何没有他的登场,修炼之人,每步必争!何况,他还有几个算得上不错的朋友在哪里,还有生意伙伴在那里,还有……他的新仇旧恨,他的机缘在那里!……

就在他思绪飘远之际,却是陡然勒马翻身,恰巧这时,“哧~~!”一声,一道暗箭飞射而来,目标正是刚才马背上的江护。这时候女丑也勒马停驻,却是没有下马,其实她反应比江护还要早一点,早就感应到身后有人跟随,不过对这些宵小,没有多在意。

对她来说是宵小,对江护来说,也是如此。身子在马背上转了一圈落地,江护冷眼瞧了一下身后不远处,寒声道:“出来吧,靠这个可杀不了我。”

“小子,反应挺快的嘛。”一人手持着弩箭缓缓走出,个子不高,胡须不少,眼睛眯看着江护,并不是他眼睛小,只是此刻风沙大。

矮个子旁边还有一人,个子相较之下就显得高大了,手握一把血刀,冷看着江护旁边的女丑,似乎很觊觎女丑的身体,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舔了舔风沙干裂的嘴唇:“给你一个忠告,把马和人留下,你可以留个小命。”

女丑已经达到了珠胎凝神的层次,没有丝毫的气息外漏,所以在这两个胆大妄为的武者看来,就是一个普通娘们,可以好好睡一睡。可惜……

“呵,可惜我没有那么大度,不会给你们留全尸。”江护冷笑一声,不说二话,一个箭步直接朝着两人攻击而去,甚至连背上龇虎刀都懒得拔。

区区两个朔灵境后期的武者……

正好可以试试自己修炼的霉金阳毒真元的威力,之前在山林之中,一直跟野兽打斗,早就腻烦了。

脚底真元之力涌动,江护旋身跨步,横冲过来,同时左手运起,真元之力直接凝聚于左掌之上,这“天绝地灭大紫阳掌”此刻有真元之力加持,比之前纯粹的巫煞毒力更要强横一筹,不过颜色反倒没那么可怖。

墨绿泛紫的手掌,穿风过沙,朝着一人直劈而去……

那两人见江护如此不知好歹,先是略微诧异,紧接着就是一声冷笑,其中一人立即持弓弩射来,寒铁飞矢“秫秫~~!”连射而来,封锁了江护全身上下四五处要害部位。

而另一人,则是手中大刀轮转,真元之力毫无顾忌的涌动,狂暴的赤红色真元之力让刀刃都阔大了一圈,隐隐有刀气震荡。

目光紧盯着江护那伸出来的左手,似乎很想将其斩断于地!

那大汉也是直接冲了过来,大刀竖劈而下,不过他并没有莽撞对冲,而是很有心思地留了一个眼位给后面的伙伴,好让对方继续放暗箭。

大刀朝着江护的左手臂膀砍去,同时,大汉整个身子朝右侧倾斜,一副倒天柱的威势,正是想着如果对面那小子想要躲闪自己这一刀,刚好可接连出击,旋身飞腿侧踢。

此般算计之下,他左脚已经在暗中积蓄真元之力。虽然只是朔灵境后期,真元之力不算雄厚,但是经常有不开眼的家伙往他刀口撞,杀得多了他早就懂得该如何精细运用自己的每分力量,致敌人于死地。

“死在我的大刀之下吧!”他心中狂喊,脸上忍不住露出狰狞的笑容,目光森然,牙齿有几分黄黑。

……看着对方那一副丑恶的嘴脸,特别是那一口黄黑的牙齿,江护知道,那是不经常漱口造成的,就像他见过的无数山林畜生的牙口一般,贴近了定然会闻到一股恶臭味。

江护不想离对方太近,同时,考虑到要躲避着爆射而来的飞矢,身子一个翻飞,同时调动体内的气血之力喷发,以水雷之身调运,不是极致静收,而是以极致释放状态,这状态就好比运转水雷之身时周身收到攻击的反应状态。

周身体表形成无数细小气旋,极展反击状态,虽然这些气旋只能将体内气血之力离体两寸左右,但是足以形成强劲的风场,影响周身两三尺的空间。

那些寒铁飞矢被江护翻飞躲闪多三支,同时,另外两支却是直接被周身形成的风劲直接卷飞开。

经过山林无数次于野兽的厮杀,他早就将此等境界下水雷身法的运用锤炼到了极其娴熟的地步。并且,吃了那么多的野兽肉食,甚至一些是被女丑挑杀的强大猛兽,大补之下气血更是旺盛无比,晚上都不敢看着女丑睡觉……

躲闪寒铁飞矢后,江护翻飞的身子已经和那冲刺而来的大汉不过两丈距离。

刚好落地,那大汉就跨步袭击而来,时机把握得十分巧妙,若是一般的同阶之人,恐怕很难反应过来。

不过,江护对此早就准备,那在那人劈砍而来的时候,江护身子一个侧翻,以极快的速度一脚踢在对方握刀的手臂上,同时,另一只脚立地旋转,身子也跟随着快速扭转,左掌在这时候,以毒蛇出洞的猛烈攻势,自下而上,穿怀而过,打在对方的心口之上!

“嘭!”一声沉响,巨大的力道之下,那大汉身子朝后飞出两三丈才落地,手中大刀脱手飞落另一旁。

不算武器在不在跟前,都跟这大汉没有关系了,因为在中了江护一掌之后,他便觉得心口撕裂剧痛,根本无力反抗,体内残余的真元之力被那股侵入体内的炙热中又带着丝凉的古怪能量引动的暴乱,肆虐不敢,然后,他眼前开始呈现一片赤红血色,血色逐渐便暗红,暗黑……

如果他还能低头,肯定能看见自己身体,从心口开始,不断地变得一片墨绿染紫色,犹如彩纹一般好看,可惜他看不见了。

瞬息之间解决掉一名同阶修炼者,特别是那霉金阳毒真元之力凝练的大紫阳掌,威力比之前更厉害了几分,江护,江护对自己的战果还比较满意,唯一比较遗憾的是此刻体内真元之力太少,容不得他再施展一次大紫阳掌。当然,若是用巫煞毒力来施展,倒是可以,不过那是不到不得已地步,他是不会再动用了,毕竟伤身。

懒得看地上尸体,江护甩了甩手,表现出一副轻松姿态,目光冷看向前方那手持弩箭之人。

那人见自己朝夕相处,同塌同眠,有女人都一起玩的好友就这么死了,一时顾不上心头戚戚,对死亡的恐惧让他背心后脑一凉,然后慌张地转身,撒开腿逃跑。

这时候,可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想法,江护还想着杀鸡儆猴,让那还环伺四周的修炼者们看看自己不是好惹的。

踏步而出,真元之力脚下涌动,让江护速度大增,路过那大汉尸体时,一脚踢出那把大刀,朝着那逃跑的矮个男子爆射而去。

“呼~哧~~!”

那男子虽然一心想着逃命,但是并没有放下警惕,感受到身后飞射而来的暗器,连忙躲闪,这一下速度慢了下来。

原本他速度就不如江护,这一下,三五个呼吸之间,江护追赶上来,直接抽出背后龇虎刀,披云破雾刀法之中随手一式,刀芒凝练,朝着那持弩男子砍去。

手起刀落,根本容不得那矮个子抵抗,就一刀两段,结果那那家伙,犹如砍菜切瓜。

这一下,那些暗中环伺的修炼者更是大惊,惊疑之下,没有一个人敢出身继续打江护的注意。

扫看了一眼,这两个死去的修炼者没什么东西自己看得上,连武器也就那样,江护直接转身离开了,边走边说道:“江某向来管杀不管埋,这两具尸体,就留给你们了。”

翻身上马,马蹄扬尘风变色……

------------------------------------

这几天卡文了,大场面下笔还是有不少顾虑,另外,工作上最近也颇忙,周末都没有多少休息,所以……好把,反正我本来就是断更发的……

仙侠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乌江霸王录》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垂钓江陵)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乌江霸王录》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