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神罪大明》大明神级老祖宗免费 激H 神罪大明平胸小受文
《神罪大明》大明神级老祖宗免费 激H 神罪大明平胸小受文

神罪大明 赤色的虹 著

秦风,罗婉儿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05 19:14:37
本回本喵展现给各位兄弟姐妹们赤色的虹原创新篇《神罪大明》,主线角色是秦风,罗婉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虫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线围绕 夜已深,月色微。秦风信步走在后院之中,望着夜空中的几颗孤星,思绪万千。到目前为止,他的谋划很是顺利,可最终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他依然无从得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秦风所做的一切只是在推波助澜,最后还是要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夜已深,月色微。

秦风信步走在后院之中,望着夜空中的几颗孤星,思绪万千。

到目前为止,他的谋划很是顺利,可最终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他依然无从得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秦风所做的一切只是在推波助澜,最后还是要看赵布泰自己的决定。

如果赵布泰不顾后方安危坚决南下,秦风也无可奈何。

历史上,赵布泰南下之路顺畅无比,即使后方的物资输送被阻碍,大军的后勤依然不会出现太大问题,足够维持到与另外两只清军会师于云南。

秦风知道历史,这是他的优势,而赵布泰不知,所以秦风才有机会赌他在解决掉后患之前,不敢冒然进军。

这是一场赌博,赌的是人心,而对人心研究极深的秦风却有些患得患失。

不经意间,他看到了一颗苍凉的梅树挺立在自己面前,而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如冬夜一般,给人无限孤寂之感的冷君傲。

冷君傲一直形单影只,他虽然随蒙山军一起南下,却不受秦风的约束,就像一个仗剑而行,快意恩仇的江湖游侠。

他很冷漠,很孤僻,很难和人成为朋友,可是所有参与过三川谷一战的蒙山军将士,以及知道浮桥血战的人都对他充满了敬仰之情。

秦风同样敬仰冷君傲,所以对他从来不设防备,他可以出入蒙山军所在的任何地方,对此无人提出异议。

而此时,冷君傲出现在这里,多少让秦风有些意外,出声问道:“冷兄,你......”

话到一半,冷君傲脸色一沉,竟拔剑刺向秦风!

秦风心中凛然,身子往斜侧一闪,堪堪躲过了这一剑,喝道:“冷兄,你这是为何?”

冷君傲又是一剑刺来,这次只是虚招,长剑划出一道绚丽的光华回归鞘中,他目如寒冰,冷声道:“你不该来这!”

秦风诧然,不解道:“我为什么不该来这?”他问出这话时,双眸注意到冷君傲身后的一间厢房内依稀透着昏暗的灯火,暮然想到,他不知不觉之中竟然走到了这里。

深夜一人,来到此地,确实有所不妥,难免让人心生揣测。

冷君傲的眼神变得越发的凌厉,而秦风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上下打量了他片刻,问道:“冷兄,我无心来到此处,可你为何会在这里?”

质问的口吻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调侃之意。

冷君傲见秦风神色坦荡,似乎确实只是偶然来到此处,眼中的寒意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几分莫名的波动。

多少年来他一直把自己视为死人,可心中终究还是有情感会涌现。

就在这时,厢房内有声音响动,一阵幽幽的低咛传入二人的耳中:“既然二位来了,就请进来一叙吧!”

语气飞羽轻抚般的温柔,却有令人难以拒绝之韵味。

秦风和冷君傲对望一眼,同时上前推开房门,发现屋中空空荡荡,只燃了一盏青灯,照亮了一个端坐在案,温婉如玉的女子。

南丹卫里驻扎着蒙山军,而蒙山军中只有一个女子,那就是罗婉儿。

罗婉儿轻轻缕了下鬓角的发丝,像是无声无息的笑了笑,说道:“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可你们男人的心,有时才真叫藏的深。”

秦风充满深意的瞥了冷君傲一眼,他觉得罗婉儿这话明显是说给冷君傲听的。

毕竟他来此处只是意外,可有人不知是不是为了罗婉儿专程而来,至少在刚才还很强硬的扮演了一回护花使者。

而秦风很不幸的被误以为了淫贼之类的角色。

冷君傲仿佛没有听见罗婉儿的话一般,双手抱剑于胸,双眼微闭好似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沉浸在了他的冰封世界之中。

也许此刻,无言已值千言,无声更胜有声!

夜色沉寂柔美,屋内幽香暗传。

秦风的目光在罗婉儿和冷君傲二人之间徘徊,隐隐觉得他不该出现在这里,正欲后退走出屋子,就见到罗婉儿明若秋水的眼眸望向了他。

几乎一瞬间,秦风的双脚就重如千斤。

罗婉儿的柔荑抚过脸颊,轻声问道:“将军深夜难眠是因为南边还没有消息吗?如果一切出乎你的意料,那前路又该如何走下去?”

她虽在闺中,却洞悉天下!

秦风已经习惯了罗婉儿妖孽般的心智和眼光,沉咛了一会儿后,说道:“赵布泰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清军虽然强势,可这些年来对上晋王时,负多胜少,面对晋王这样厉害的对手,赵布泰不敢心存侥幸,所以他绝不允许自身军需上出现问题。”

晋王是李定国,汉家衣冠最后的守护者,当之无愧的一代战神。

罗婉儿朱唇微翘,嘴角带出了一抹靓丽弧线,似乎从秦风自信的语气中听出了紧张和忧虑,淡笑道:“你总喜欢把他人当成棋子,自己把一切牢牢掌握在手中,可有想过并非每个人都是棋子,也有人能和你一样,喜欢成为操纵全局的棋手。”

秦风的眼中流露出几分讥诮:“我也许是个自负的人,可至少在赵布泰面前,我有自负的资本。”他顿了顿,眉宇之中豁然焕发出了藐视天地的霸气:“赵布泰不配做一个棋手,更不配成为我的对手!”

罗婉儿娇躯微颤,妙目望着眼前这个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自信的男人,轻声道:“真不知该不该说你狂妄,可至少你的这份狂妄能让身边的人感到心安。”

秦风心中苦笑,汉人天下已经到了覆灭边缘,如果他这个有着穿越优势的棋手不能掌控全局,把他的狂妄变成现实,那就意味着历史的车轮最终还会走向了那个黑暗时代。

孤灯摇曳,一时无语。

不知过了多久,罗婉儿的身躯微微晃了下,手抚额头似有汗丝隐现,秦风见了刚要出声关切,眼前突然被一道身影挡住。

始终如千古寒冰般竖立在旁的冷君傲毫无征兆的动了,伸手扶住了罗婉儿的肩头,问道:“你怎么了?”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生硬,可眼神却多了几分暖意。

罗婉儿没有在意冷君傲的逾越之举,只是稍稍挪了下身子,等肩膀上那只手顺势滑落,才道:“我......只是有些乏了。”

秦风眉头微皱,心想罗婉儿身子娇弱,从衡州到南丹这一路难免身体不适,而且天气渐寒,说不定是患了风寒。

念及这里,秦风关切道:“要不要请个郎中给你看下?”

罗婉儿本待点头,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微微泛红,摇头道:“将军有心了,不用这么麻烦。”

请郎中看病只是小事,秦风不明白罗婉儿为何要拒绝,本还想劝说,可对方眼中的固执让他无法开口。

这个女人,总是让人看不透彻。

罗婉儿秋波流转,思绪又回到了即将面临的战局上,缓缓说道:“赵布泰已经吃了一次亏,这次他虽然不会全军班师,但派来后方平乱的兵力肯定不会少。”

秦风眉毛一挑,轻笑道:“你担心我对付不了?”

罗婉儿盈盈笑道:“我相信你能对付,可问题在于你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她的目光凝在秦风的脸上:“我虽然猜不透你全盘的计划,但是无论如何,三千蒙山军是你手中最大的资本,轻易不能损伤过重。”

秦风犹豫了下,说道:“我只能尽力去做,至于能把蒙山军将士们的伤亡控制在多少,我......”说到这里,他的眼中多了分黯然。

三个各自低头不语,厢房里再次陷入了沉寂,只有无尽的伤怀在哀叹。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响起了陈兴霸熟悉的声音:“秦哥儿,你在里面吗?有紧急军情!”

厢房外,陈兴霸穿了一件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夜行衣,如果不是借着厢房内照射出的烛光,还真难发现他的身影。

作为蒙山军的细作头目,陈兴霸亲自负责赵布泰大军的动向,他此时会急匆匆的出现在这里,那说明赵布泰大军一定有了异动。

秦风开门把陈兴霸迎了进来,后者看到屋内的罗婉儿后,脸色颇有些犹豫,秦风用眼色示意他尽说无妨,陈兴霸才道:“将军,赵布泰大军分出一部,于前日朝我军这边进发,估计最快二日内就可到达南丹境内。”

赵布泰果然发兵回援了,这个消息让秦风多少松了口气。

陈兴霸一路走得急,喘了口粗气后,正待继续汇报军情却听罗婉儿出声问道:“线国安带了多少兵马?”

秦风哑然失笑,他才刚想应该是广西提督线国安统兵,罗婉儿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陈兴霸一脸的惊讶,失声道:“你怎么知道是线国安统兵前来?”他转过头又看向秦风,轻轻问了一句:“将军,我刚才提到过线国安了?”

秦风懒得多费口舌解释,只是让他说下去。

陈兴霸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猜到自己多半是犯傻了,嘿嘿干笑了几声,随即脸色一正道:“线国安领兵五千,其中马军八百,步军三千,还有一千辅兵壮丁。”

秦风冷声道:“五千人,赵布泰这个本钱下的还真不少。”他把目光投向了冷君傲,微微一笑道:“冷兄,线国安可是我们的老相识,这次我们一起去和他打声招呼如何?”

冷君傲眼中厉芒一闪,缓缓的点了下头。

敌情已现,秦风事不宜迟,当即决定连夜召开军议,和陈兴霸一起急匆匆的走出了厢房。

冷君傲跟在后面,只是在踏出门槛的一刹那,他微微停滞了一下,好似有什么东西让他难以割舍一般,在留下了一句话后,才大步向前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厢房里,罗婉儿望着冷君傲离去的背影,一直冷清的脸庞竟然露出了几分青涩少女的娇羞。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他留下的那句话,是一个治疗风寒的药方。

罗婉儿拒绝了秦风为她请郎中看病,是因为她知道冷君傲懂得医术,而有他在,又何需别人帮忙?

冷漠终需冷漠解,唯有痴人化痴人!

模仿《神罪大明》,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是对国产电影的魔改我认为这本书是改得最好的。可能受限于作者(赤色的虹)第一本书经验不足,小说开头情节发展有一点想当然,但是整体确实是越写越好。可惜,作者(赤色的虹)没有太监,被平台强行太监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