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死店》死店采集 强强 死店YD
《死店》死店采集 强强 死店YD

死店 慕云月 著

伯跃,路同炎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5-06 08:54:26
今天给粉丝们讲解慕云月执笔的灵异新书《死店》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伯跃,路同炎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情节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其实以前的小学还是初中包括高中老师都是挺会玩儿的。比如说我们的小学老师,当年为了培养孩子和父母之间的感情就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写下一段话,然后装进信封里,让孩子们先出去教室玩儿,随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其实以前的小学还是初中包括高中老师都是挺会玩儿的。比如说我们的小学老师,当年为了培养孩子和父母之间的感情就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写下一段话,然后装进信封里,让孩子们先出去教室玩儿,随后把我们的信给父母。据说当时接到信的家长无不感动的涕泗横流,决定以后一定好好理解自己的孩子,但是看到成绩单的那一刻,就只剩下想要好好的对自己的孩子进行“肌肤之亲”了。

男子单打女子单打男女混合双打!

当然,这种事情我是没有遇到过的,毕竟我的爷爷护犊子的厉害,而且我爸也并不是觉得我不好好学习以后就会狗带,就是我妈毕竟忧心仲仲的样子,只要见我没有悔改之心,那就一顿暴揍。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我和我爸的关系比较好,我想就是因为他比较开放,最重要的是他一直对我妈说:“我相信炎炎的能力,他以后绝对能出人头地的。”

现在,我虽然没有感受到结婚的快乐,但是我也想是一名父亲那样,期待着信封里面自己到底写了什么,虽然小般的“我”还是“我”,但是我真的忘记了小学时候事情了。

我有些紧张的打开信封,掏出信纸,打开对折页一看。

靠——

一个字都没有,空白的!

我不禁双手颤抖,看向了窗外,小小的我正撒欢的在外面和迷你伯跃玩儿摔跤,我突然都有点后悔的过来开这个家长会了。

本以为就怎么没事儿了,没有想到班主任还让几个家长委员会的家长简单的说一下孩子写给自己的内容,让大家可以感受一下。所有家长们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孩子们稚嫩而又真诚的笔迹,只有我一脸“生无可恋”。

好不容易等到家长委员会都讲完了育儿经验,我看着已经都快五点了,应该可以带着自己好好的出去浪儿一圈,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班主任突然把目光投向我了,我当时身子就像见到领导一般的直挺挺起来,一脸严肃的听到老师细雨莺声的说道:“路同炎的父亲吗?您能说说吗?”

我僵硬的脖子看了看四周,突然周围是死一般的安静,随着我的站起身,人们开始窃窃私语道:“这是咱们这里公安局局长吧。”“是啊,没有想到亲自给儿子开家长会了。”“听说他儿子考了倒数第二。”“那怕什么,人家有势力,以后不愁”“是啊是啊——”

听着这些闲言碎语,我的表情满满的严肃起来,那种当警察所练就出来的不怒自威也开始在周围满满的散出。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子里面瞬间挤满了很多东西,我再一次想到了父亲死的那一夜,还有我为了考上警校,为了得到本市公安局的工作而拼死拼活的一日一日。

我拿起了空白的纸,用一种有些颤抖的声音高声念叨:“我的爷爷叫做闫侦探,我的爸爸叫做闫神探。可能因为他们并不想让我继续做警察这个行业,所以让我跟了妈***姓,给我起名路同炎。

我的印象中很少看见我爸爸,也很少看见我妈,最多就是爷爷奶奶,因为我一直跟着他们生活,当然还有隔壁院子里面的伯跃,我们是好朋友。

伯跃的爸爸妈妈天天在他的身边陪着他,我很羡慕所以经常去他们家玩儿,他的爸爸妈妈也很喜欢我,把我当作是干儿子看待。

但是,我还是想要我的亲爸亲妈。

伯跃总是把他妈妈写的故事给我听,里面有伯跃和我的故事。我的爸爸也很会写,可是就算他一个月的工作报告有我现在课本怎么高,却没有一本中带着我的。

但是唯一让我开心的是,他会每个月休息的时候给我讲其中的故事,这是我每个月最期待的一天。

人们都说父爱如山,但是我觉得他就是一座山,是我要跨过的那座山。

我想要比他更厉害。”

说到这里,我的目光呆滞的望着远方,手中的信纸满满的掉落,被旁边的人捡起来疑惑的看着。

“谢谢路爸爸的演讲。”班主任似乎看出来我是有即兴发挥的意思,带头鼓起掌来给我缓解尴尬的气氛,我笑了笑坐下,垂下了眼帘有些忧郁。

这些年,超越父亲是我一直所追求的目标,他曾经得到的奖励我都在努力的争取,甚至现在,我也是整个局里面最年轻的干部,没有人会怀疑我的能力,因为我名字的问题,我不说都没有人知道我的父亲是以前的“传奇局长”。

但是就算如此,我却越发的恐惧,我觉得我离父亲越来越远。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班主任一拍巴掌顺利结束了今天的班会,我似乎也因为出神而成了最后一个才离开教师的人。

等我出门的时候,班主任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我,看见我出来后对我微微一笑说:“路爸爸,今天的故事很精彩,是您小时候的嘛?”

看来她早就看出了我是临场发挥了,我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嗯,但是这却是也是路同炎的想法。”

听到怎么一说,班主任的表情有些奇怪,她又些皮笑肉不笑的问道:“您真的了解路同炎嘛?”

“······”我其实很想说我了解,毕竟我就是他嘛,但是听班主任怎么一说,我似乎也有点打怵。难道我小时候并不是怎么想吗?但是为什么我没有印象啊?

这个时候,小版的我也从操场上跑了回来,满身都是土,如果现在我手里面有盆水一泼,那肯定就是个泥人了。

班主任蹲下身子帮他拍了一下身上的土,顺遍问了我一句:“炎炎,你长大想要干什么?”

我本以为他会想都不想的就说出要当警察,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皱着没有说话。班主任站起来对着我挑了挑眉,我不知道她是哪来的优越感。

但是不管怎么说,看来这个时候的我并没有萌生出要当警察的想法。

想到这里我突然一愣,一股凉意在我的后背蔓延——如果说我现在没有想要当警察的心,那么我以后会不会就不会是个警察?那么——是不是我的未来就会改变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蝴蝶效应吧——我选择了救父亲而我也选择了放弃当警察。

我的头皮一阵的发麻,甚至觉的恐慌,我害怕,我担心,我恐惧,如果未来我不是一个警察,我会是个什么?我真的无法想想自己不是警察的生活。

班主任看见有写崩溃的表情似乎知道自己过分了,走到我身边问道:“路爸爸,你还好吗?”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儿,没事儿。”然后拉起了小版自己的手说,“炎炎,你真的不想做警察吗?”

“我——我不知道。”小小的“我”不敢看我的眼睛,似乎知道自己伤了父亲的心。班主任这会儿也把我拉过来说:“路爸爸,你要尊重孩子的选择。”

是啊,是啊,这就是代价啊。

父亲可以活着回来,而我就要放弃我的梦想。

我思量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然后扬起了一个艰难的笑容说:“炎炎,咱们该走了,今天爸爸请你吃大餐。”

“好诶!”

孩子终究是孩子,听到我的话之后一扫前面的阴霾,高兴的转圈跑到了外面的。

“冒昧的问一句,您父亲当时候有没有要求您必须当警察?”我觉得这话像带刺一般,但是看班主任的表情并没有挖苦的意思。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当初父亲死的早,在我的印象里他并没有如此要求果我必须如何如何,反倒是我妈,她想让我为官从政。而爷爷似乎更是抵触这一类,在我报考警校的时候还闹过脾气。

但最后,他们都还是尊重了我。

想到这里,我心头的那堵墙也满满的开始碎裂。任何事情都是无可避免的,如果我当年父亲没有死的话,我想我都不会励志非要当警察。

我叹了一口气,跟班主任道别,突然想起来她似乎家离这边很远,现在没有车里,我应该送她一程。

“肖老师,我送您一程吧,顺路。”我开车到了她的身边说,她刚开始还想婉言拒绝,但是看到这已经擦黑的天,最后点点头走了进来。

小版的“我”巴不得跟自己“暗恋”的女老师多待一会儿说说话,在后车厢里面嗨的不得了。

十分钟后,到了班主任的小区门口,她对我道了声谢就下车走了,我回头问了问自己要吃什么,然后我们俩异口同声道:“正阳春。”似乎那个时候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烤鸭,一个人一只鸭子坐在坐在那里可以吃一整天。

我们两个人嘻嘻闹闹的对打了几下,然后我整了整安全带打算打车出去,就在这个时候,后视镜突然出现了两个黑衣人拖着一个女子就闪了过去,我清楚的看到那个裙子似乎就是刚才班主任穿着的镂空白裙,立马解开安全带救下车去追。

那两个黑衣人带着班主任穿过了一个没有灯儿的小树林,我偷偷的跟在后面看着,没有多久就注意到他们把人抬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之中,因为不知道对方有对不对把班主任当作人质要胁,我只能在暗处偷偷的记下车牌号,然后立马传送到了老赵那边给我详细的查一查。

发完之后我也赶忙跑回来车里面,刚要发动就想起来后面还有一个,转身就跟他说:“今天咱们不吃了,我送你——”

我整个人愣在了坐上,看着后面空荡的后车座——“我”不见了。

这本《死店》算不上是一本好的灵异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慕云月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