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暴君他偏要宠我》暴君他偏要宠我免费无弹窗 第96章 尴尬你麻痹,冷场你麻痹! 暴君他偏要宠我69

发表时间:2020-03-26 10:24:47    编辑:小风    来源:阅文集团
暴君他偏要宠我

《暴君他偏要宠我》由网络作家风吹小白菜所著,终于迎来了曲折绵长的大结局,谢容景,周奉先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他天生一副色若春晓的容颜,偏嗓门大得很。一时间,雅座中所有人都望向苏酒。小小的书童跪坐在落地窗边,穿若草青的窄袖交领细袍,懵懂小鹿眼乌漆漆的,颊边两个酒窝儿甜得仿佛盛了甘花蜜糖。她抱着块鸭油酥烧饼,傻

作者:风吹小白菜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立即阅读

《暴君他偏要宠我》 免费试读

他天生一副色若春晓的容颜,偏嗓门大得很。

一时间,雅座中所有人都望向苏酒。

小小的书童跪坐在落地窗边,穿若草青的窄袖交领细袍,懵懂小鹿眼乌漆漆的,颊边两个酒窝儿甜得仿佛盛了甘花蜜糖。

她抱着块鸭油酥烧饼,傻兮兮瞅着牌桌。

天真无害的模样,不似个小子,倒像是个小姑娘。

众人目光各异。

说起来,今儿这局,除了司独数外,来的人俱都是富家子弟,这小书童一介奴籍,竟然被谢容景和萧廷琛如此看重……

这两人一文一武,乃是金陵书院首屈一指的大佬,看来,他们今后绝不能轻易得罪这小书童啊。

众人正寻思着,那厢萧廷琛却笑得格外温柔。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慢条斯理地翻开牌桌上的两张骨牌。

“大头六……”

旁边一群人伸长了脖子去看他的牌,忍不住随着他的动作而报数。

谢容景嗤笑,眼底皆是不屑。

萧廷琛挑了挑眉,慢慢翻开另一张牌。

苏酒看见那群围着牌桌的少年,似乎呼吸一滞。

静默半晌后,不知何时凑过去的周奉先,讪讪道:“这一张是,是丁三……这是,至尊,至尊牌……”

至尊牌乃是牌九中最大的一副牌。

自然也能压得住天牌。

谢容景恼羞成怒,猛然站起身狠狠踹了脚周奉先,“老子没长眼睛吗?要你他妈来报牌!”

“我这不是看没人说话,怕你尴尬,所以适当出声免得冷场嘛!”

周奉先摸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

“尴尬你麻痹,冷场你麻痹!嗨我这暴脾气!”

谢容景忍不住怒了,追着周奉先在雅座里打闹起来。

四周人皆在笑。

苏酒也跟着笑出了声儿。

追打周奉先的谢容景,不经意瞧见她笑了,不知怎的,越发想要好好表现自己,于是踹周奉先屁股踹得越发来劲儿。

一顿饭热热闹闹用完,已是子夜时分。

周奉先提议去天香引玩,一群纨绔皆都振臂响应,纷纷望向谢容景,指着他请客。

天香引乃是金陵城最大也最豪奢的青楼妓馆,便是喝一盏茶,也得十两银子起头,更遑论唤妓子的费用。

谢容景平日里最爱呼朋引伴往天香引跑,然而余光瞟了眼苏酒,又伸手摸了摸宽袖,淡淡道:“我还得回家见我兄长,今儿便到此为止,散了吧!”

众人颇为遗憾,只得三三两两告辞离去。

散席时,苏酒借口去溷轩,却悄悄儿地离开海棠馆,往对面半枫荷而去。

虽已是子夜,旧院这里仍旧灯火通明,戏子与游客的调笑声顺着夜风拂来,婉转琵琶曲儿更是不绝于耳。

不远处秦淮河上画舫如织,船桨搅碎了满河的星辰。

苏酒揣着三枚金陵春,偷偷遛进半枫荷,“老先生?”

一把白胡子的姜老先生正坐在摇椅上打盹儿。

闻见声音,他睁眼,见是苏酒,立即笑了起来,“怎么,小娃娃莫非又有了好的香品?”

“请老先生品鉴。”

精彩点评

风吹小白菜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古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风吹小白菜自传意味的《暴君他偏要宠我》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暴君他偏要宠我》暴君他偏要宠我免费无弹窗 全文阅读 暴君他偏要宠我作者是风吹小白菜的小说
暴君他偏要宠我
风吹小白菜/著| 古代言情| 连载中
热销小说《暴君他偏要宠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风吹小白菜,传奇人物徐腾,萧廷琛,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佳作,精彩章节节选:苏酒骑在墙头上,真的好想踹萧廷琛两脚。等众人都跃上墙头后,谢容景蹙眉,“你们谁身上有肉?去把狗引开。”众人一致望向最胖最壮实的阿瞒。阿瞒双手护胸,满脸惊恐,“你们看我作甚?!我身上肉不多,真不多!”花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