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快穿:我只是龙套》快穿:我只是龙套最新章节 魑魅魍魉青云怨(五) 快穿:我只是龙套娘受

发表时间:2020-06-30 07:40:52    编辑:帅薛    来源:阅文集团
快穿:我只是龙套

此回给书友们展示薛小采最新写的科幻空间故事《快穿:我只是龙套》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谢昭,桓凌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桓凌半月前曾求娶他同僚韩嗣的妹妹韩姚,他与韩嗣是从小一起长大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与那韩姚也算是两情相悦。”阿徐的声音有些颤抖:“韩家嫌弃他家徒四壁,穷困潦倒,便不肯把女儿嫁给他。”谢昭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作者:薛小采 状态:连载中 类型:科幻空间
立即阅读

《快穿:我只是龙套》 免费试读

“桓凌半月前曾求娶他同僚韩嗣的妹妹韩姚,他与韩嗣是从小一起长大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与那韩姚也算是两情相悦。”阿徐的声音有些颤抖:“韩家嫌弃他家徒四壁,穷困潦倒,便不肯把女儿嫁给他。”

谢昭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便恢复了平静,淡淡的笑着:“原是我托大了,不成想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也罢,阿徐,你只问他,还想娶韩姚吗,若是他点头,你便看着与他几个铺子,让他日后有可依靠的营生。若他不愿,你再把帖子给他。”

“去吧。”谢昭的声音有些虚无缥缈的淡漠,看着阿徐转身出去,便阖上眼睛,沉默半响,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脆弱的表情一闪即逝,随即站起身来,道:“去看看二小姐。”

阿徐三日后带来了一封写在粗糙纸上的信,谢昭打开,只有寥寥数语。

“卿乃阀门贵女,家资万贯,富盖漠北,姿容绝世。吾不过一城门守兵,身无长物,寡无恒产,庸庸无为一俗人,承蒙小姐看重,赠与如此鹣鲽意,定择日请冰人,定良缘,不敢负。”

谢昭把那张薄薄的定了她一生姻缘的纸捂在了胸口,脸上头一次露出一种可爱的嫣红,阿平望着,觉得这样娇羞的像个含羞草似的模样,才该是一个十五岁少女该有的样子。

漠北民风彪悍,少女们抛头露面,望见喜欢的男子,便主动的也不在少数,眼前这谢昭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只是,她不知道,桓凌看重的,到底是谢昭这个人,还是,谢家的家财,亦或者是别的什么。

喜欢你才和你成亲,与利用你才和你成亲,阿平觉得,这是两码事。

她相信,谢昭也明白这个道理,不然,惊喜与娇羞过后,她的脸上也不会露出这种类似忧愁的犹疑出来。

桓凌家是真的穷,如同怀朔所有的贫民一样。

怀朔处在北宁的边界,往东去分别是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御夷六镇,构成了北宁抵御柔然拱卫都城的屏障,这里虽不说连年战火,却也不是那太平去处,靠近沙漠,降雨少,气候干旱,农耕不利,依靠的不过是黄河水的补给与强大的生存能力,饶是如此,漠北六镇每年都有无数的人投身军营,拿着层层剥削下来低微的俸禄过活,情愿马革裹尸死于战场,那俸禄,连一家人的温饱尚且顾不住,买一条命,也说不上值不值得。

富贵阀门是真的富贵,比如范阳卢氏,比如琅琊王氏,比如博陵崔氏,再比如,洛阳皇宫中的皇室一族,或者北宁皇朝中的为官者,真正衣食不继,动荡漂泊,甚至逼女为娼,易子相食的始终是平头百姓,哪怕你再勤劳耕作,踏实肯干,也拗不过这世道去。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北宁,向来如此。

那桓凌,便连一份拿得出手的聘礼也准备不起,不然,青梅竹马的意中人也不会不愿下嫁,父母之言媒妁之命在漠北向来是不管用的,这里靠近柔然与其他胡人的聚集地,民风受胡人的影响更大,男女婚事上,更是北宁百年来最为开放的时候,只有女儿扭得过父母的,但没见父母拦住女儿的。

谢昭命人在范阳把生母卢氏留下的田产,地契庄子一并卖了,兑做现银,并上自己手里头的体己银子,一并让阿徐在一个雨夜送去了桓凌手上,第二日,他便备下厚礼,上门提亲。

谢定其知道自己女儿是雏凤,一飞冲天的那一日不远。素来,她再放诞荒唐,他也都允了,可是见到桓凌这个穷小子拿着女儿的财物上门来提亲,还是气的跳脚,敷衍的打发了桓凌,便去寻了谢昭,雷霆大怒,他实在没想到,女儿选来选去,竟然只看上了这么个人。

寒门,头别在裤腰带上,不多日前还求娶过别家的女儿,求娶就不说了,竟然还被拒了,他谢定其好歹是挂名的范阳候,怀朔镇有头有脸的人物,女儿这般倒贴,实在是太让他失望了。

谢昭只是淡淡的,眉眼间带着一丝嘲弄:“父亲以为,如今的世道如何?”

蓦然提起这个沉重的话题,谢定其沉默了,他是痛心的,看着一个好好的朝廷就这样日渐西陈,这样无法挽留的崩坏,他比谁都痛心,但他又如何改变,他不过是小小的范阳候,左右不了皇帝的意见,左右不了朝臣的意见,救不了世,那干脆就避世吧,可是就这样遁世他又痛心疾首,这才带着一家人来了这漠北。

“如今,我谢家是漠北首富,说一句富可敌国也不为过。”谢昭凝视着父亲,看着他鬓边丛生的白发,黑发白发胶在一起,看起来竟然比全白了头更加的苍老而衰弱,她的指甲狠狠的嵌进了掌心,终于吐出那最为残忍的话:“若柔然大犯,百姓起义,北宁战乱纷争叠起,父亲以为,我谢家该如何?”

怀朔这里鱼龙混杂,有兵丁,也有从平城或是洛阳发配而来服役的重犯,更有彪悍的劫匪,乔装而入的胡人……动乱年代,一场战火,像他们这样的巨富人家,便是那出头鸟活靶子,打仗,最重要的除了行军布阵,军事操练,剩下的,便是钱财了。

没有钱,何来彪悍战马,精锐兵器,何来粮草,何来精良铠甲……

想到这里,谢定其的脸色却迅速的沉了下去,他死死的盯着谢昭,不可置信:“你是说……你是说……”

“是的,战乱马上就要来了。”谢昭截断了谢定其的话,自顾自的说下去:“女儿心慕桓凌,是以要嫁他。另则,女儿不愿拿万贯家资,为他人做嫁衣!”

谢定其打量着这个精神奕奕,容貌逼人的女儿,只觉得震撼,心内百感交集,他没想到,女儿要下的,是这样一盘大棋,连他都不敢下的大棋!

阿平觉得,五十年才出一个林青霞,那么,也许百年才会出一个谢昭这样的女人,她实在太聪明了,也太会审时度势了,多智近妖,让她这个现代人都有点怵。

谢昭与桓凌成亲不过月余,武川镇人辛邑便揭竿而起,反了。

这件事便如那厨娘掀开锅盖,热水煮饺子一般,噗噗腾腾,接连不断的有人起兵造反,只不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快就被朝廷的驻兵压了下去,这些涟漪也不知道送达天听没有,阿平想。

谢昭的到来,给桓凌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周围的人看他的眼光都不一样了,要知道,谢家的乘龙快婿这个名头那可不是白来的,就连平日里挤兑他,欺侮他的上峰说话也都客客气气了。

他平淡如常,只是嘴角的笑,弧度越发的大,眼神中的冷漠深如寒潭。

寒冬比往常来的都早,不过十一月份末,永昌四年的头一场初雪便来了,雪花纷飞,寒风凛冽,吹在脸上身上像是刀子刮过肌肤一样,带来一阵生疼的战栗。

谢昭带来的陪嫁中,有数匹精良的汗血宝马,而桓凌也是因为这匹马得到了上峰的推举,成为了手下管着三十人的函吏。函吏说白了就是一个传递消息的跑腿的,担当信鸽的角色,通常需要带着一队人马四处东奔西跑送信,以免消息落后错失战机或者别的什么。

这是谢昭的主意,如今是隆冬,而漠北的冬日比别处的更冷,通常有人手脚冻得冰冷红肿,现在去四处骑马奔走,委实算不好工作。阿平越发觉得谢昭很聪明,当函吏虽然吃苦,可却消息发达,那些战乱什么的,函吏通常比官员百姓更先知道,况且,还能对形势有一个更精准的把控。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说的就是如此。

谢昭斟了一杯刚热好的烈酒,放到桓凌的身边,低垂敛目的嘱咐道:“如今天寒地冻的,四处有饥民流窜,强盗劫匪,官兵打仗什么的,没一个太平的,你明日远去朔州,更要千万小心。”

桓凌一口饮下那冒着热气儿的酒,辛辣的感觉在他喉咙里打了个转,心肺升起一股暖意,像是有一团火在烧着,他抬手覆在谢昭的手上:“我会小心的。”

谢昭也不动,就那样任他握着自己的手,另一只手保持着托腮的动作,半响后才道:“我见你身边有几个可用的,你不妨仔细结交。”

桓凌的眼睛亮了亮,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让我猜一猜,可是林子荣,萧克,韩嗣几个?”

精彩点评

薛小采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科幻空间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薛小采自传意味的《快穿:我只是龙套》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快穿:我只是龙套》快穿:我只是龙套好看吗 调教 快穿:我只是龙套T吧
快穿:我只是龙套
薛小采/著| 科幻空间| 连载中
优质创作《快穿:我只是龙套》是薛小采新出的一本科幻空间类型的网文,本网络创作的主要人物谢昭,桓凌,主要讲的是:永昌五年腊月二十三,谢昭产下一子,取名桓越。新生命嘹亮的啼哭声让人本已变得坚硬的心柔软了许多,韩嗣并着林子荣刘冲几个人亲手打了一个长命锁和一个银项圈送给桓越,就连辛邑也遣了她的夫人周氏过来送了些小孩子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