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快穿:我只是龙套》快穿我只是龙套txt下载 远报儿孙近报身(八) 快穿:我只是龙套MB

发表时间:2020-06-30 08:11:39    编辑:小薛    来源:阅文集团
快穿:我只是龙套

此次本人推荐给各位读者们薛小采原创网络创作《快穿:我只是龙套》,主线人物是黄宽,王氏,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现在什么时辰了?”徐晚淡淡的问他。“约莫子时了。”王二娘嫩白的脸在烛光的映衬下泛着珍珠一样的光泽,红色的喜服衬得她更加娇媚无双,他急的抓耳挠腮,恨不得马上就把王二娘摁倒亲吻一番,可是见她神色不虞,也

作者:薛小采 状态:连载中 类型:科幻空间
立即阅读

《快穿:我只是龙套》 免费试读

“现在什么时辰了?”徐晚淡淡的问他。

“约莫子时了。”王二娘嫩白的脸在烛光的映衬下泛着珍珠一样的光泽,红色的喜服衬得她更加娇媚无双,他急的抓耳挠腮,恨不得马上就把王二娘摁倒亲吻一番,可是见她神色不虞,也不好躁动,便老老实实回答。

“你既娶了我,我便是你的娘子,你便该什么都听我的,从今往后,你亥时之前必须归家,否则,我便不让你上这床榻。你从是不从?”徐晚凶神恶煞的问。

奈何王二娘相貌绝美,即使是凶神恶煞,也带出点温柔的媚意出来,让人心中软成一滩水,那还有什么不成的,黄宽连连应声,答应了下来。

“可你今日迟了,我要你受些罚,你可愿意?”徐晚斜睨了他一眼,心道果真是长得好看好办事啊。

黄宽见妻子这般天真娇憨姿态,全身的骨头都软了,哑着声音问道:“不知道娘子想怎么罚?”

“怎的?你不愿意?”徐晚柳眉倒竖。

“不不不,娘子尽管来罚,刀山火海为夫都愿意为你闯一番,我的命,我的心,你若想要,便都尽管挖了去。”黄宽眉眼全是诚挚:“但凡娘子要的,为夫没有不给的。”

徐晚心中想道他这甜言蜜语也不知道给原主说过没有,可真能把人的心给甜腻了,哼了一声,便道:“你去外头寻些碎瓦片回来,砸碎了跪在上面。”

“等跪够一个时辰了,便来服侍我休息。”徐晚暗送秋波,眉眼带笑。

黄宽哪能招架的住那一个“服侍我休息。”,急的跟什么似的,拔腿就跑了,再回来的时候,已经备好了徐晚说的碎瓦片了。徐晚亲手把那瓦片铺在床前,让黄宽跪下了,然后又拿出来了自己从娘家带来的一小箱笼,虽然模样小,但是肚里却装的大东西,都是田氏为她打造的金簪头面,首饰,全是实心的黄金,有几分重量,便让那黄宽顶在头上,双手捧住。

加了重量,那黄宽的双腿便被那碎瓦砾膈的伤痕累累的,他忍着痛,与二娘说道:“娘子,我今日虽说是回来晚了,但也为着是我们大喜的日子,陪着宾客喝了点酒,送完了宾客回来,才晚的,今日这罚……”

徐晚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道:“你这便怨上我了?”

黄宽见那一双波光潋滟的眼睛中似要滴出泪珠来,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柔弱神色,便咬牙狠心道:“不,我永远不会怨怪娘子的,娘子说什么,便是什么。”

徐晚道:“我派了丫鬟知会过你的,让你早点回来,是你自己不听我的话,你便是和婆婆说了,也是你没得道理。”

黄宽舔着脸笑道:“这点小事我怎么会和母亲说呢。”

徐晚笑了起来,起身拿来一盘葡萄放在案上,一颗一颗的剥开紫色的皮,露出晶莹剔透的果肉,喂到黄宽嘴里,黄宽的魂儿当即便丢了。

她道:“罚着你,却也痛在我的心头,但是公婆说了,要我好好管教丈夫,我也是没法子,只能给你立个规矩。”

黄宽痴痴的看着王二娘的脸,虽然疼的厉害,手也举得发麻,但因着心中横着一个爱字,也舍不得不听二娘的话,让她白操心一场,百年强咬牙忍了下来,他活到这么大,头一遭受这种罪,但因为是心爱的人在身旁,却也甘之如饴。

时辰一到,那黄宽顾不得膝盖发麻,强行便把王二娘扑到了,系统这次终于靠谱了,及时的把徐晚的意识抽离了躯体,操控了时间,把王二娘的意识挪了回来。

结果第二天一醒来,黄宽的腿便疼的不能走路了,便“卧病在床”了。徐晚早早起来,指挥厨娘做好了饭食,和丫鬟拎着一道去给王氏和黄老大请安,顺便说了黄宽腿脚不灵便的消息,夫妻两人只是心疼银钱,看着儿媳妇这般装扮和丰盛的早餐,疼的眼角都抽搐了起来。

徐晚发现,王氏的腿脚好像也不怎么灵便,走路有点一拐一拐的样子,便本着儿媳关心婆母的道理,细问了几下,原本王氏不愿意说,见儿媳问的急了,搪塞不过去,只得说了。

“我想着昨日的筵席那样的丰盛,没道理败坏了我的家私不说,还不准我吃的,我不吃岂不是便宜了别人去,便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撑得我那肚里火烧火烧的生疼,许是酒水喝多了,便着急如厕,朝那茅厕去呢,不知哪个混球扔了个大骨头到那里,我一不小心便崴了脚,疼的我啊满地打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如今,还疼着呢。”王氏说着那眼睛看着王二娘头上的簪子和身上的绸缎料子,觉得那脚上的疼也比不得心里的疼。

徐晚觉得自己头上飞过一群乌鸦……她看了看,隔着衣裤还能看见王氏的脚踝肿的老高,思索着这该有多疼啊,好心问道:“可有找个接骨的大夫看过?”

王氏一听要找大夫,想着又要花钱,全身都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也顾不得疼,直接下地忍着痛楚蹦跶了几下,手背在身后,一幅我很健壮的样子,连连摆手:“不过是些小毛病,哪里就值得找个大夫看,不值当不值当。”说着那冷汗已经顺着额头鬓角滴了下去,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徐晚见她强撑不住,忙走过去搀扶她坐在了椅子上,直起身子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缺德,老两口这般爱惜财物,自己竟然要算计着让他们散尽家财……

徐晚在心里默念了两句罪过罪过,便试图游说这王氏:“母亲,若真是疼的厉害,便找个大夫来,也花不了几个大钱,何况,我们家资丰厚,我与相公也日常在外面跑着营生,断然不会败坏了家产,您无需如此节省,但凡想吃的,想喝的,想玩的,只买来享用就行,不用这样自苦。”

王氏一听,便嚎啕大哭了起来,呜呜的,十分伤心难忍,嚎道:“完了,完了,我家娶的这个媳妇是个不顶用的败家货啊!完了,完了,我这家资算是完了!”

隔壁的有妇人刚好来黄家讨要昨日借走的桌椅,听得王氏这般放声大哭,只当她是死了儿子还是怎么的,忙跑到正厅一看,见她家的男人和昨日娶的媳妇都在,唯独不见了儿子,还真当她那败家货死了,吃了一大惊,想着这才娶了媳妇就死儿子,这生意做得不划算。

见王氏这样涕泪横流嚎啕大哭的,看着也有些酸楚,不由得问道发生了何事。

王氏把刚刚的事情如实相告。

那妇女忍不住掩着嘴巴偷笑了起来,也不多言语,径自去了。

精彩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快穿:我只是龙套》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黄宽,王氏)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薛小采)这种迥异与其他科幻空间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快穿:我只是龙套》快穿:我只是龙套好看吗 调教 快穿:我只是龙套T吧
快穿:我只是龙套
薛小采/著| 科幻空间| 连载中
优质创作《快穿:我只是龙套》是薛小采新出的一本科幻空间类型的网文,本网络创作的主要人物谢昭,桓凌,主要讲的是:永昌五年腊月二十三,谢昭产下一子,取名桓越。新生命嘹亮的啼哭声让人本已变得坚硬的心柔软了许多,韩嗣并着林子荣刘冲几个人亲手打了一个长命锁和一个银项圈送给桓越,就连辛邑也遣了她的夫人周氏过来送了些小孩子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