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30岁结婚》30岁结婚晚不晚 一 30岁结婚平胸小受文

发表时间:2020-06-30 07:57:33    编辑:老路    来源:阅文集团
30岁结婚

有很多粉丝最近在追一本叫做《30岁结婚》的网络创作,是作者路得Ruth最新写的现实新书,新篇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书单必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从前有一只老虎名叫男孩。他一个人生活在炎热的大草原上。毛发金黄。男孩郁郁寡欢,因为他能听懂所有动物的语言,包括人类的语言。他知道哪里有动物聚会,哪里有美丽的小溪和野果,他也知道哪里埋伏了最阴险和最优

作者:路得Ruth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实
立即阅读

《30岁结婚》 免费试读

“从前有一只老虎名叫男孩。他一个人生活在炎热的大草原上。毛发金黄。

男孩郁郁寡欢,因为他能听懂所有动物的语言,包括人类的语言。

他知道哪里有动物聚会,哪里有美丽的小溪和野果,他也知道哪里埋伏了最阴险和最优秀的猎人,哪里有狡猾的陷阱。但是他却什么也不说,他不想招惹是非,也不想当舍己救人的英雄。

男孩忧郁地在草原上踱着缓慢的步子,有心无心地听着各种动物搜集来的情报和热烈地讨论,怏怏不乐。他觉得自己再也不想待在这草原上了。他花了一天时间思考自己的出路。最后他决定出去闯一闯。

男孩离开了自己出生的草原。他曾听一个猎人说起过动物园的事情。每个动物都被分隔开来住在属于自己的铁笼里,互不干涉互不交流。男孩想那里倒是蛮适合自己孤僻忧郁的性格的,于是他精心设计了自己落入猎人圈套的过程。

一个黄昏,男孩慢慢靠近了他知道的一处埋藏地十分隐蔽的陷阱。他假装很惊恐地落入了陷阱。他在陷阱里发出了几声悲哀的叫声以后就安静地等待猎人来发现他,把他拉上去,然后把他运往城市的动物园,从此他就可以一个人远离所有的是非了,他期待着新的生活。

男孩等啊等,等得都睡着了。

第二天,猎人来了,带着一大帮人马,先把他麻醉了,再用工具把他拉出陷阱,然后运到了一个秘密基地。

男孩醒来时发现他们并没有把他送到动物园,而是把他绑在了一台巨大的机器上。他难过地看着穿着防护服的人们走来走去,看着他们把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分离出来,最后一具庞大的老虎骨架被遗弃在炎热的大草原上。

直到现在,男孩的灵魂还飘荡在草原上。他每天跟所有的动物们在一起,现在他是多么喜欢听他们说话啊……”

“爸爸,这个故事太伤心了。老虎男孩真的就这样死了吗?”稻子甜甜的嗓音都快哽咽了。

“稻子乖,都怪爸爸。爸爸总是讲不好故事,让你伤心了。对不起啊!我们明天去动物园,去看看那个名叫男孩的老虎现在过得好不好,稻子说行不行啊?”忆良坐在女儿的小床前面,一脸抱歉的神情。

“好吧。”小女孩拉起爸爸的手,去擦她眼角的泪珠,撇着嘴答应了。

“那我关灯了。稻子好好睡觉哦。晚安!”说完吻了一下女儿的额头,给她掖了掖被子。走出房门前关上了房间里的星空灯。

四岁的稻子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星空。回想了一遍爸爸讲的悲伤故事,然后抱着她的洋娃娃睡着了。

忆良走下楼梯,给自己泡了杯茶,他手里的项目遇到一些麻烦,迟迟无法推进。虽然该做的都做了,对方就是不签约。他打算重新理一遍整个项目,看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作为职业经理人,忆良在业内的口碑是很不错的。他勤恳、灵活,给人的印象十分踏实。公司内流传着一句话:忆良出手,项目无忧。而此次他负责的东部影视城项目关系着公司下半年的生死存亡。全公司上下50多号人下半年的工资就要看这个项目了。忆良打开电脑,从背包里取出几本项目资料。

老爷钟已经敲过了十点。他计划工作一个半小时。自从离婚以来,他已经习惯了晚睡。

十一点半,忆良起身去倒茶,看了一眼时钟,便折回来关上了电脑,收起所有资料。他走进洗手间,把稻子的衣服放在洗衣机里。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

第二天是周六。忆良本来打算去公司加班。但是昨天晚上答应了稻子要带她去动物园看老虎,他不忍心让稻子失望。也只好暂时放下手上的工作。

早上六点不到,稻子就醒了,穿着睡衣跑下楼,钻到爸爸的床上撒娇。她坐在忆良身上,好奇地摸了摸他下巴上的胡茬,看到一根鼻毛似乎要跑出来,准备用手去拔出来,忆良一把抱住她。

“宝贝,早安!”稻子咯咯直笑。

“快点去换衣服。我们要起床去看大老虎啦!”忆良借着被子装出老虎的样子,稻子一边笑一边尖叫着跑回自己的房间。

他做好了早餐,稻子背着自己的小书包下楼来,乖乖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父女俩开始吃早餐。

“爸爸,我能不能不吃鸡蛋?”稻子近乎乞求,一边说一边作出哀怜的样子。

“不行。小朋友要吃鸡蛋,才能长大。”忆良最怕女儿撒娇了。但是对于女儿的挑食,他只好狠下心。

“我不想长大。”稻子右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左手将一小块煎蛋送进嘴里,忆良看着直皱眉。

“所有的小朋友都要长大的。稻子也一样哦。”

“为什么呀?爸爸?”忆良又用眼神暗示稻子该喝完被子里的橙汁。

然后是牛奶葡萄干燕麦片。

“嗯,因为,因为长大了就会更漂亮。”忆良好像回答不上来为什么所有的小孩子都应该长大。

“爸爸,我不要更漂亮,我只要爸爸。”忆良看着小家伙的嘴边都是牛奶,又心疼又爱怜。

“谢谢宝贝这么爱爸爸。爸爸也爱你。”

早餐结束后,忆良把女儿放在车里的婴儿椅上,直奔八达岭野生动物园。

天气很好。是北京难得的晴朗天气。坐在观光车内,忆良把女儿抱在腿上,一边看着各种动物,一边跟女儿一起尖叫。

“爸爸,老虎为什么都在睡觉啊?他们都不理我。”稻子撅起小嘴。

“宝贝,他们都在睡觉,大概睡懒觉还不想起床呢。”

“他们好懒啊!”

“是啊,比稻子懒多啦!”

“哈哈哈,跟爸爸差不多懒。”父女俩享受着这温情的瞬间。

下了观光车以后,他们看到了长颈鹿、羊驼、大象、猴子。稻子活力满满,一点都不觉得累,也不主动要爸爸抱。他们沿途经过珍珠鸡和孔雀的领地,稻子流连忘返。最后他们看到一大群鹿和小马驹。稻子可以摸到鹿的耳朵和小马驹的额头。她太惊奇了。

“爸爸,我以后可以养一只小马吗?”回来的路上,稻子在婴儿椅上兴奋地问忆良。

“可以啊。不过要等稻子长大才行哦。”忆良还想趁机进行一下“不准挑食”的教育。从后视镜里看到女儿认真思索这项“交易”的时候,他差点笑场。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照顾稻子的阿姨已经在厨房准备晚餐了。忆良放下稻子,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公司的项目,打算去公司看看。稻子看出他要走,小手轻轻拽着他的裤腿,说了声“爸爸,早点回来哦,我想听你讲故事。”忆良蹲下来亲了亲孩子的额头,跟阿姨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稻子进了自己的小屋,关上门,从床底抽出一个小箱子。那里面是她的宝贝。稻子小心翼翼拿起一张油画,不,与其说那是一张油画,不如说这是一张画被撕碎后剩下的一小角。那应该是一张人物肖像图。稻子手里拿着的是那个人物的半边脸。

那是一个女人。散开的头发在海滩边的夕阳中飘拂。她的眼睛弯弯地冲着稻子笑着。画面的其他部分稻子只能想象。这块破画是她在垃圾桶里翻出的,她如获至宝。她把这半张脸当作自己的妈妈。

妈妈。

稻子,在睡梦里见过她,摸过她,也叫过她。可是只是在睡梦中,妈妈才存在。而一睁开眼睛,只有爸爸和她。

幼儿园里开家长会都是妈妈陪着宝宝去,稻子每次都是爸爸陪。

“爸爸,妈妈去哪了?她怎么不回家?”一次,稻子实在忍不住,问忆良。

“稻子,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等你长到了,她就会回来的。”忆良不想伤害孩子天真单纯的心。

“又是要等我长大吗?”孩子低下头,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幼儿园的同学都说稻子的妈妈去了天堂,稻子慢慢也相信自己的妈妈在天堂等她。要等她长到很大很大,也去到那里的时候,才能与她见面。有一次她发现忆良房间里被撕碎的这张画,只有这双眼睛是完整的,她把画偷偷藏在自己的小宝箱里。想妈***时候就拿出来看看。想象妈***嘴巴、鼻子会是什么样子。她还会撕下买来的图画书中女人的画像,想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妈妈”。然而她还是没有拼凑完整。她收集来的那些图画中的女人,总是跟她手里的这张接不起来。不过孩子的世界固执地单纯,她留了好多张女人像。

忆良回到公司,发现公司没人,才醒悟过来今天是周六。他本来还打算召开个紧急会议,这下只好泄气地脱掉外套,瘫倒在椅子上。

“啊!”尖叫声吓得他从椅子上弹起来。

“怎么回事?”

“忆总,是我。我在这找点资料。你咋进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啊!”广告部的提娜在椅子背后瘫倒在地。刚才忆良那一坐,正好把她推倒了,她崴了脚。

“提娜,今天周末,大家都休息了。你怎么还在公司加班呢?”忆良关切地问。

“忆总,”提娜一边捂着脚踝,一边去检查自己的高跟鞋。“这次不是很难啃吗?所以我也想找些资料,看看从广告部的角度能做点什么。下周一的例会也许用得上。”

“谢谢你!”

“啊!我的高跟鞋!”提娜举着那只被折断的七厘米恨天高,差点要哭出来了。

“我送你去医院看下脚吧,我看有点严重。”忆良挪开椅子,伸手去拉依然坐在地上的缇娜。

“应该不要紧的,我抽屉里有金创药,麻烦您帮我拿过来。我喷一下,晚一点看情形吧。”缇娜指着她的办公室,手指比划着在抽屉的第三层。

忆良帮她喷上金创药。不过她的鞋弄坏了,没办法再穿了。“一会我带你去对面商场买一双吧,你先穿我备用的酒店拖鞋,是干净的,没用过的。”忆良说着就去拿。

“早知道今天就不穿高跟鞋了。本来还准备穿着去相亲的。”缇娜自嘲道:“这下也不用相亲了。”

“你这么优秀,怎么还要去相亲?”忆良不解。

“这跟优秀有关系吗?你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啦。所以大概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全靠相亲好吗?”说着提娜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这模样把忆良逗乐了。

“是啊。我造就退出舞台了。落后啦。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玩的是什么啦。”端来一杯水给提娜,算是道歉。

“哎,好吧,看你可怜兮兮的,原谅你了。一会你陪我买鞋,我请你吃宵夜。”提娜一撅一拐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我还没吃晚饭呢。”提娜没听见忆良这句话。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提娜的手恰到好处地搭在忆良的胳膊上,她的脚还有点疼,不过走路没问题。忆良耐心陪她看了几家鞋店,终于找到一双提娜喜欢的。

“我给你一块钱吧。”提娜穿着新鞋在镜子前说。

“啊?为什么?”忆良没明白她的意思。

“据说男人给喜欢的女人买鞋子,女人要给男人一块钱,这样这双鞋才是被祝福的。”提娜古灵精怪地笑着说。

忆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笑了。

等忆良回到家时,老爷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阿姨在沙发上打盹,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后,揉了揉眼睛,向忆良报告说吃完饭,她帮稻子洗完澡,又给稻子念了《小王子》,稻子就睡着了。忆良抱歉地说“我送您回去吧,太晚了。”阿姨说不要紧,她住得很久近。骑自行车十分钟就到了。忆良送他到门口。然后又上楼,轻声打开稻子的房间,看到女儿熟睡的脸,一天的疲累化作一个微笑。他亲了女儿的额头,下楼洗漱忙自己的去了。

“呱呱呱”,一大早忆良的手机就响了。他抓起手机,眼睛都睁不开。“喂?”

“阿良。桐桐跟我分手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凄切的声音。那是东方岩。忆良的朋友。

“几点了?”说着忆良艰难地爬起身,看了一眼时钟。“欸!大周日的早上!六点钟不到!你就打电话给我说你被甩掉了?”

“阿良。我一夜没睡。”电话里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你等会。你等着。我带稻子过去看你。”忆良意识到东方岩不太好,紧张起来。

“稻子!快起床啦!我们去看看岩叔叔好不好?”忆良在厨房里准备早餐。

稻子新鲜的脸庞很快出现在楼下。忆良看到稻子的脸,就不知不觉充满了动力和勇气。

“岩叔叔怎么啦?他生病了吗?”稻子往椅子上一坐。忆良看着她自己扎的头发,实在是看不过去,本来是帮她重新梳,结果越梳越乱,最好只好放弃,扎一个简单的马尾完事。

“没有。你岩叔叔想稻子啦。我们一会去超市买点水果,看完岩叔叔,我把你放在张阿姨家,你在张阿姨家吃午饭,然后我再去接你,我们一起回家吃晚饭,好不好?”

“嗯!”

忆良注意到稻子把盘子里的胡萝卜全部挑出来放到一边。

“稻子,你是不是又不听话了?”忆良的语气有点严肃。

“爸爸,我不想吃胡萝卜。”稻子只消看一眼爸爸就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我说过小孩子不能挑食,对不对?稻子你不记得了吗?”

“爸爸……”稻子这次真的快哭了。

忆良知道强迫孩子吃,用这种暴力的方式并不可取。令他着急的是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孩子好好吃饭,不挑食,营养全面。作为一个单亲爸爸,他做的已经够好的了。在有稻子之前,忆良并不是一个耐心的暖爸,也是有了稻子之后,他的人生才完全打开了新的可能。他总说自己几十年的暴脾气就是被稻子治好的。在遇见稻子妈之前,忆良跟所有男人一样,也是个糙爷们,毛手毛脚,家也不会收拾,饭也不会做。

那一年,31岁的他吊儿郎当,父母给他相亲相遍了周围的邻里。实在没办法了,他没有哪一次上心。老两口不要他回家,他就自己买了套房子在东边。老两口住在二环的老房子里,他也不怎么回家。

有一天,他领回来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孩,告诉父母这就是他们儿媳妇。他径直走到父母的房间,找到户口本,拉着姑娘就走了。老两口还没来得及问问女孩姓甚名谁,也没给姑娘倒杯茶,这两个人就跑到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朱颜个子不高,皮肤晒得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小麦色,画着精致的妆,短发。大夏天的穿个热裤,腿很细,很瘦。她抽烟,据说是在高中学画画时被影响学会的。现在她一天要抽一包。

说来也巧,之前忆良从来不去什刹海酒吧街转悠,那一天正好一个重要客户从台湾来,要忆良陪着去逛逛。夜色已晚,什刹海周边开始热闹起来。拉马头琴的、打非洲鼓的、弹吉他的、画素描的,都找到了自己的领地。朱颜的朋友之前在这有个点,那一天他请朱颜替他一天,以防位置被人抢了。朱颜叼着烟,用炭笔在白纸上画出了一个水灵灵的小女孩,她的眼睛画得那么好。好像里面有一汪泉水似的。忆良的台湾客户鬼使神差上去搭讪,朱颜有点被惹怒了,忆良上来解围,最后不得不请二位“坐下来喝一杯”。两个人就这样成了朋友。朱颜欣赏忆良打抱不平的性格,忆良也被女孩的才华和个性所打动。两个人就决定结婚。

有了稻子之后的朱颜变得有些古怪。她的脾气一天比一天差。他们的新居里有一间被腾出来专门做她的画室,可是忆良发现她常常呆坐在画架前,耳朵上戴着耳机。要不就是她把还没绷好的画框平放在地上,她挺着肚子躺在画布中央。

也许是她的创作灵感被结婚和怀孕全部打乱了。她有时候听着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流泪不止。她的短发长长了,没再去剪。他们恋爱时,朱颜画了一幅自画像送给忆良,忆良把它裱起来,挂在客厅中央。

她绷的画框越多,流的泪也就越多。忆良担心妻子恐怕有些抑郁症,想带她去看医生,可是朱颜不愿意去。他担心孩子的健康,只要求她每个月去产检。生下稻子之后,朱颜有一度拒绝给孩子喂奶,忆良好说歹说她才同意喂半年母乳,让忆良准备好奶粉。

这个男人慢慢学会了做饭,也学会了收拾家里没有洗的衣服和床单。朱颜从来没下过厨,如果忆良不做饭,她就只会点外卖。忆良没有埋怨过,结婚后他变了一个人,他想尽自己的一切可能留住朱颜。从一开始他就觉得朱颜像一个精灵,是留不住的。她注定要走,自己注定要留。他们注定要分离。他已拥有最珍贵之人了。而朱颜还没有,她将寻找。以她的倔强,她将找到平等的珍贵并为之倾尽所有。

有时我们感到非常愉快,愉快地忘记了存在的荒诞。这时便觉得自己还是那样年轻,那样无忧无虑,那样清爽,同时也那样狂热地迷恋着生活。有时我们害怕痛苦与虚无。这时便觉得是那样无力,那样迷惘,那样浑浊不堪,同时只想把扯淡的生活抛得远远的。

所有的男人都是骗子,轻浮、虚伪、多说话、伪善的懦夫、卑鄙、骄傲和好色。而所有的女人都是背信、贪慕虚荣、好奇、矫揉造作和堕落。太孤独了。人真是太孤独了。哪怕受伤也比孤独好。

精彩点评

《30岁结婚》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现实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现实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30岁结婚》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三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30岁结婚》30岁结婚算晚吗 MB 30岁结婚傲娇受
30岁结婚
路得Ruth/著| 现实| 已完结
火爆小说《30岁结婚》是路得Ruth执笔的一本现实类网络小说,主线中的主人公是季初,季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稳重,极力点赞。书中主线围绕:《遗书》七月刚刚过去,夏季的炎热还意犹未尽。出版社里的工作实在清闲,我已经早睡晚起修养了两个星期。这个上午,我信手翻书,正好读到一些诗句,想起了季初,我大学时代一见如故的相知。她在送给我的便签本上题写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