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出尘之战神》梨花落尽发如雪 第十五章 无情的阿伤 出尘之战神BG

发表时间:2020-08-01 19:03:11    编辑:帅黑    来源:阅文集团
出尘之战神

主线人物叫老鹰,阿伤的故事是《出尘之战神》,它是作者黑魂血源新出的一本玄幻言情网文,精彩内容:月白风清宅。趴在桌上睡觉的心柔醒来,心柔看一下躺在床上的阿伤。如果我对你好一点,你会不会在乎我多一点?心柔端一盆水进来,毛巾沾水后拧干,心柔认真的帮阿伤擦脸、手。厨房里。桌上放着两碗粥,还有一个空碗。

作者:黑魂血源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言情
立即阅读

《出尘之战神》 免费试读

月白风清宅。趴在桌上睡觉的心柔醒来,心柔看一下躺在床上的阿伤。

如果我对你好一点,你会不会在乎我多一点?

心柔端一盆水进来,毛巾沾水后拧干,心柔认真的帮阿伤擦脸、手。

厨房里。桌上放着两碗粥,还有一个空碗。心柔拿起桌上的一把刀,把手割破,流出一碗血。

阿伤坐在窗前发呆。

心柔出现,走到桌前坐下,看着坐在窗前发呆的阿伤。心柔心里:他以前也是这样,经常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吗?

许久后,阿伤:“你坐在那里干嘛?”

“看你什么时候才发现我啊,我们去吃饭吧。”心柔把阿伤推走。

厨房里。

看着桌上的一碗血,阿伤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你倒是很自觉。”

“我也不想,我认为人与人之间还是多一些信任的好。”心柔看着阿伤:“你觉得呢?”

阿伤脸色阴晴不定,狠狠开口:“你想说什么?”

心柔试着与阿伤沟通:“我是不会害你的,你相信我好吗。”

阿伤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有时候我连自己都不相信,你认为我会相信你?”

心柔心中泛起一丝苦涩:“那是因为你还没遇到一个值得让你相信的人,看来我不是那个人,至少目前还不是。”

阿伤把桌上的那碗血端起来,他回忆起接触千泪时身体疼痛的画面。他:“你的血能解毒?”

心柔老实回答:“是的。”

但愿这碗血真的有用吧!阿伤把这碗血喝掉。

战神来到贾员外的住处,看到贾员外的日子过得有模有样。战神心里很开心,总算没有枉费自己的一片苦心。

心柔坐在凉亭上发呆,竹筐放在一旁。

小行手打开,法力出现,河面上形成一个法圈,几根木头从河里升起,小行手一挥,木头落到岸上。

小行看到了凉亭里的心柔。

小行走到凉亭里,看着一脸哀愁的心柔,觉得她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小行在心柔身旁坐下:“心柔姑娘,你好像又坐在这里发呆。”

心柔轻叹一声:“你应该称我为夫人。”

小行惊讶:“夫人?”

心柔看着小行:“对啊,我已为人妻。”

小行感到失落,原来人家已经嫁人了,自己没戏了。

可是她究竟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小行若有所思:“你丈夫对你不好吗?”

心柔苦笑一下。

小行终于知道对方不开心的原因:“这女人一旦嫁人之后就会觉得丈夫是天、是地。我能明白你的苦,真的。”

心柔回想一下自己的遭遇,确实是挺惨的,可又不愿意承认:“哪有你说的那么惨。”

小行愤愤不平:“把这么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娶回家,去不懂得多加疼爱,我都看不下去了,跟我说说你丈夫怎么对你不好了?”

心柔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如果我跟你说,我的丈夫不但面目全非,还是个瘫痪之人,坐在轮椅上,你会怎么想?”

小行震惊:“那还得了,岂不是要牺牲你一辈子,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嫁给这样的一个人?”

心柔头低下,搓着手指:“我,阴差阳错的就嫁了啊。”

“据我了解,女人都喜欢英俊潇洒的男人,你不嫌弃他长得丑?”小行本来以为心柔的丈夫会是个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男子,没想到落差真的大,真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心柔自我安慰:“长得丑一点也没关系,至少不用担心他会去找别的姑娘。”

小行不可置信的看着心柔,长得这么美,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何必委屈自己:“那他是个瘫痪之人,你也不嫌弃?”

心柔抬起头看着小行:“我可以当他的拐杖,照顾他一辈子啊!”

“这不可能,天底下没有哪个女人能做得到,你若真能接受这一切,就不会一个人在这抱怨、估计死了以后还要到阴曹地府埋怨。”小行看着心柔,欲言又止,好想跟她说自己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她肯委身于自己,必定会为她倾尽所有,可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那是因为他不相信我,认为我会加害他。”心里一委屈,心柔泪流下。

小行眼底闪过怜悯之色:“我同情你,这辈子摊上这么一个疯子。”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吗?”心柔看着小行,似乎他的答案对自己很重要。

小行一脸夸张的表情:“这能好得起来吗,我告诉你,这辈子你只能在黑暗中度过,整天以泪洗面,总之就一个字,残。”

心柔一脸愁容:“对哦,我好可怜。”

看着愁容满面的心柔。小行心里很是自责,就算不安慰人家,也不应该雪上加霜。

“办法也不是没有,就看你怎么选择。”小行看着心柔,神色一动:“要不,把他给甩了,赶紧跑人,反正他腿瘸了,追不上你。”

心柔觉得对方出的是烂主意,自己才不会这么做:“他一个人,甚至连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就算所有的人都嫌弃他、抛弃他,我也不能不理他,你懂吗?”

小行没想到心柔反应这么大,看来她对她的丈夫还是有感情的:“话虽如此,可你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你总不能跟这样的人共度一生。”

心柔一脸坚定:“这条路是我选的,就算再苦再累,我也会咬着牙走下去。”

小行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已经相信了:“你啊就是太善良了,认为这是你该承受的,也许有一天你会后悔。”

心柔握紧拳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不会的,我不后悔。”

山坡上。

千泪手打开,妖法出现,眼前的这块大石头变成红色。

千泪手打开,手中出现玉箫。千泪吹起了玉箫。

一只老鹰飞来。老鹰撞死在这块大石头上。

战神出现。看着躺在地上血淋淋的老鹰,觉得它死得好惨!。

战神愤愤不平:“它本来可以在天空中展翅高飞,却被你残忍的杀死了,你的心为何如此狠?”

千泪目光清冷:“我可是冷血动物,没心没肺的,它死在我面前,我连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

战神一副忍无可忍的样子:“上次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说什么我也要为这只死去的老鹰报仇。”

“上次?”泪邪魅一笑说:“原来你一直暗中偷窥我呢!”

战神故作镇定:“我没有,你想多了。”

千泪看出对方的心虚,心里很高兴:“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可以告诉我吗,你看上了我哪一点?”

“对于心如蛇蝎的妖怪,我是宁可错杀,也不愿放过。”战神说得很大声,好像说得越大声,越能掩饰自己对她的心意:“妖怪,拿命来!”

战神和千泪大战起来。

战神涌动神力,一道光芒带着山动地摇的气势劈向千泪。千泪不躲不闪,一副你不会把我怎么样的表情。

战神凝出另外一道神力,抵消冲向千泪的光芒。

战神心里很是懊悔,为什会心软,为什会下不去手?

这只趴在地上的老鹰飞起来,飞向天空。

千泪笑一下,她根本就没有杀死这只老鹰。

心柔背着竹筐在树林里走着。

战神的身影飘过。

一位大哥躺在地上。

药虫从心柔的腰包中飞出来,飞到这位大哥身体上方。

心柔走到这位大哥身旁,只见这位大哥正在口吐白沫,全身抽筋。

“这位大哥,你怎么了,我来救你。”心柔拿出装银针的盒子,紧握在手里:“不行,我答应过阿伤,不能随便给别人治病。”

心柔狠下心,继续赶路。

心柔良心难安:“我身为大夫,怎么能见死不救。”

心柔原路返回,把一下病人的脉后,拿出银针给病人针灸。心柔把这位大哥治好。这位大哥给心柔道谢后离去。

家里。

药炉里熬着药。

心柔坐在桌前,手摸着桌上的药虫。

“把病人治好,看着他好起来,心里真的好开心,可有成就感了,可是为什么他不许我治病救人,他还真是一个怪异的人。”心柔心里很郁闷。

心柔蹲在阿伤面前,把阿伤的双脚放入脚盆里泡着。

心柔轻轻的搓着阿伤的脚:“你的腿不便,多泡一下脚是有好处的,这里面我加了艾草和红花。”

阿伤随意开口问:“你上山采药了?”

心柔轻轻的应了一声:“唔。”

“除了上山采药。”阿伤看着心柔:“你还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就是回来的时候……”心柔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阿伤:“你都知道了?”

阿伤眉毛一挑:“你说呢?”

阿伤回忆起:

战神蹲在这位大哥身旁,看着痛苦不已,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大哥,战神露出悲悯之情。战神正要施法救治他,这时,发现有人正往这边赶来。来的人应该可以治好这位大哥的病,然后战神先行离去。

心柔很在乎阿伤的感受:“你不要生气好吗?”

阿伤最讨厌别人不把他的话当回事:“看来我说过的话,你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我在救人,我做的是对的。

我在做喜欢的事,我做的是对的。

你凭什么不肯!

心柔一脸倔强:“我没有错。”

“你再说一遍。”阿伤眼中的怒火比炉中的火焰更旺。

心柔据理力争:“身为大夫,治病救人,我没有错。”

阿伤暴怒,一脚把脚盆踢走。

心柔吓得站起身来往后退几步。

阿伤冷冷的看着心柔。他手一拉,心柔跌进他怀里。阿伤掐住心柔的脖子。

阿伤一脸邪恶:“只要你开口求饶,或许我会饶了你。”

心柔却倔强的不肯说一句话。

“你真的不怕死?”阿伤的眼眸释放着暴虐的光芒,要将眼前的人碎尸万段。

心柔闭上双眼,泪流下,看着她流下的泪,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

“我不杀你,但我可以慢慢的折磨你。”阿伤在想,激怒我你会很惨,不死我也得让你脱掉几层皮。

刚才露脸的太阳早已悄悄的躲进云层里,似乎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忍直视。

坐在轮椅上的阿伤手中拿着一条皮鞭。

心柔站在对面。

阿伤沉沉的开口:“把衣服脱了。”

心柔双手紧紧地抓住衣裙。

阿伤声音寒冷:“你敢违抗我的指令?”

“是我的错,每天心甘情愿地照顾你,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

心柔往门口走去,心里悲凉悲凉的。

阿伤眼里燃烧着怒火,像是一股闪电要撕碎乌云:“你若是敢踏出门口一步,我就把你爹从坟墓里挖出来,再挫骨扬灰。”

心柔转过身凄凉一笑:“这是在威胁我吗?”

阿伤冷笑:“威胁,你大可从这里走出去,不必有所顾忌。”

心柔的泪流下,她:“看来是我没有把你照顾好,这是我没有尽到妻子应尽的义务,获罪于上天的结果。”

“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手下留情,脱!”阿伤眼里涌动着滔天可怕的怒火,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野兽。

心柔吓得魂飞魄散,差点跪地求饶。

就这样,心柔背对着阿伤,把衣服脱掉。无情的皮鞭一鞭一鞭落在心柔身上。

精彩点评

六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出尘之战神》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玄幻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黑魂血源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出尘之战神》黑魂血源 御姐 出尘之战神玄幻言情风格小说
出尘之战神
黑魂血源/著| 玄幻言情| 连载中
优质辣文《出尘之战神》是黑魂血源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新书,本新篇的主人翁阿伤,那树洞,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躺在床上的心柔醒过来。坐在窗前的阿伤:“你醒了。”心柔看到啊伤后眼泪不争气地流下,心柔倔强的把眼泪擦干。阿伤有些自责,但不想表现出来:“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此刻,你心里早已把我骂上千百回了。”心柔想和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