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爱起灯火阑珊时》小说 爱在灯火阑珊时 第二章 原来怪物是师哥 爱起灯火阑珊时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10-17 19:08:34    编辑:老吴    来源:阅文集团
爱起灯火阑珊时

《爱起灯火阑珊时》由网络作家吴菲佳人所著,终于迎来了韵味无穷的大结局,章凯,袁霞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波澜起伏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回到家里,廖茉带着一肚子火将衬衣和裙子塞进了衣柜——一看到它们,她就会想起“怪物”像刀刃一样闪着寒光的眼神。对了,还有他的表情,就像在茅坑里泡了一千年的石头,隔着几百米都能闻到它散发出来的臭味。和她一

作者:吴菲佳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爱起灯火阑珊时》 免费试读

回到家里,廖茉带着一肚子火将衬衣和裙子塞进了衣柜——一看到它们,她就会想起“怪物”像刀刃一样闪着寒光的眼神。对了,还有他的表情,就像在茅坑里泡了一千年的石头,隔着几百米都能闻到它散发出来的臭味。

和她一同到医院的几位医生,都遇到了一位不错的老师,为什么偏偏就她遇到这么一个“怪物”?看来是该去祥光寺烧烧香了!

自从不再穿包臀裙,“怪物”虽然看他的目光还是不满,至少找不到挑剔的口实。对了,怪物叫文东来。廖茉私下给他取了一个名字:东来老怪——从东边来的老怪物。廖茉每天都要在心里把这个名字念叨上数十遍,念着念着,也就消了气;不仅消了气,心里还挺乐,似乎占了他老大个便宜。

廖茉自己也知道,这不过是一种阿Q似的自我慰藉。但是人在屋檐下,她不当阿Q,难道还能当阿姐啊?

科室每个月都有一次聚会,除了本科的医生护士会参加,还会邀请与科室有密切协作的其他科室——比如手术室的人员参加。聚会的地点是一家叫做“音皇”的五星级酒店。

廖茉还是第一次来这么漂亮的地方吃饭:璀璨的水晶灯光把大理石地板照得雪亮,墙壁上挂着巨幅油画,让人恍然有进入了十九世纪欧洲宫廷的奢华感。屋子里每一样物品的摆设都很讲究,它们组合在一起,配合着穿着白色西服钢琴师弹奏的埃尔的《晨曲》,营造出一种典雅舒缓的氛围。

吃饭的地方在三楼,廖茉没有乘坐电梯,而是踏着曲形楼梯一步一步走了上去。那种在电影里才能感受到的优美感觉,现在也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这带给她一种奇异的幸福感,让她有一些陶醉,也有几丝因自己的虚荣而带来的羞愧。

包间很大,里面坐着几个闲聊的女人,她们都穿得很性/感,脸也打扮得很精致。

“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廖茉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往门外退。

一个女人站了起来,说:“廖医生,你没有走错!”

廖茉仔细一看,说话的原来是科室里一个叫袁霞的护士。上班的时候,大家都穿白大褂,顶多画一点儿淡妆,看起来很素朴。廖茉怎么想得到眼前这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会是她同事呢?

袁霞把廖茉拉到她旁边坐下。廖茉偷偷打量了一下几个同事,她们都穿着裙子,露出性/感的长腿,身上还散发着或浓或淡的香水味。廖茉想想自己的T恤和牛仔裤,一下子觉得和这么奢华的环境格格不入。

廖茉有点后悔:早知道就穿老妈给她买的裙子来了!

她们又开始闲聊,谈论着最近的一部电视剧。这部电视剧廖茉没有看过,插不进去话,于是透过窗户看风景。几辆车从街道驶来,缓慢减速停在了酒店门口,姜主任和几个医生从车里钻了出来。然后,文东来也从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轿车里走了出来,和姜主任他们一起进入了酒店。

看到文东来,廖茉吐了吐舌头,心想,还是不要穿什么裙子了,要不然又要被他冷嘲热讽。真是奇怪了,科室里的女人打扮得比她过分,他怎么只针对她呢?难道就因为她是他的学生?

很快人就到齐了,姜主任说,“还是老规矩吧,医生和医生一桌,护士和护士一桌。”

廖茉站起来,说:“姜主任,我在这边和姐姐们一桌吧。”

一个护士说:“廖医生,虽然你才上班,我们可不一定比你大哦,你见谁都叫姐姐,恐怕不合适呢。”说话的护士叫沈蓉,是做手术时给文东来擦汗最殷勤的一个。

一个叫章恺的医生说:“过来吧,那边不是你的姐姐,这边可都是你的哥哥。”

他的话引得大家一阵大笑,只有文东来没有笑,而是侧脸看向了窗外。虽然极端的极端的讨厌他,廖茉还是要承认——他是几个医生里长得最帅的。甚至,他是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里,长得最帅的。他的脸让她想起古希腊的雕塑,轮廓分明,刚毅有力,目光坚毅又深邃,还带着一丝丝不易觉察的忧伤。

廖茉只得来到医生这边,令她尴尬的是,所有的位置都坐满了,只剩下文东来对面的一个座位空着。

妈呀,一直看着那张冷脸,她怎么吃得下去饭?

服务员送来了雪白的热毛巾,廖茉学着他们用毛巾擦了手脸。然后,菜就一一上上来了。光看菜的模样,已经让人垂涎欲滴。

最后,服务员又给每桌上了两瓶红酒和一瓶饮料。

章凯拿起红酒,故作思索的说:“该先给谁倒呢?嗯,这样吧,我们今天换一下规矩,先从女生开始——女士优先嘛。”

说着把酒瓶伸了过来,廖茉赶紧捂住杯子,说:“我不会喝酒。”她没说谎,她确实不会喝酒。因为有一个因醉酒而出车祸死掉的老爸,她还很讨厌喝酒的男人,甚至一度将“不喝酒”作为将来选择终身爱人的条件之一。

章凯也不勉强,说:“你不喝酒,待会就开车把我们一个个送回去。”

廖茉急了,说:“我也不会开车。”

章凯哈哈大笑,说:“放心吧,我们会找代驾的。”

他们喝开了,对面护士那桌,除了三个喝的是饮料,其他人酒至杯干,看来也是海量。

同桌的医生开始敬酒,他们第一个敬姜主任,其次就是文东来。这也难怪,科里一半以上的病人是冲着文东来来的,他就是大家的收入之源。医生是一个凭技术吃饭的行业,谁能为科室创造最大的价值,自然会受到别人的尊重。

很快,护士们也过来敬酒了。她们敬姜主任酒的时候,一个个规规矩矩,就像在敬自己的长辈。敬文东来的时候,可就完全不一样——她们的笑脸、语言和动作,无不透露出讨好的意思,其中又以沈蓉为最。

在年轻一辈里,章凯是唯一一个敢拿文东来开玩笑的人。他装作吃醋的样子,要护士们也敬他一杯。护士敬了他,他又耍赖,说她们敬了文东来再敬他,他只能喝半杯,搞得护士讪笑不止。

文东来还是摆着一张臭脸,不管是护士们的敬酒还是章凯的调侃,都不能令他展颜一笑。他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喝了那么多,却丝毫不见醉意。偶尔,他的目光会投向廖茉。不施脂粉的她,在灯光下如同一朵淡雅的茉莉,散发着似有还无的馨香,和其他女人一比较,别有一股清新的韵致。

廖茉顾自的吃菜、喝饮料,似乎他们的觥筹交错、调笑取乐与她全然无关。可她心里,却又有那么一点点失落。哪个女孩,愿意在一个热热闹闹的场合,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呢?

唉,早知道……

“廖师妹,你也喝一杯吧。”因为和廖茉都毕业于埔江大学医学系,章凯就以师妹称呼她。

“不敬我,也要敬敬我们文师哥吧?”

原来文东来和她也是校友?廖茉忍不住把目光投向文东来,文东来也正看向她。因为喝多了酒,他的目光不那么冷了,还透出来一股子温热。

目光不冷,话照旧很冷——见她想用饮料敬他,说:“你的酒量应该很好才对吧?干嘛装着不会喝酒?”

不知怎地,只要一开口,他就会忍不住讥讽她。或许,讥讽她能令他得到一种复仇的快意,得到一种肆虐的快/感。尽管或多或少知道这样做有些不公平,他还是忍不住要这么做。

听了他的话,本已吃了不少菜的廖茉不仅肚子胀,胸腔也给他气得胀鼓鼓的。她在心里又把“东来老怪”念了好几遍,还是觉得不解气,心里冒出一个鬼主意,想要好生气气他。

廖茉仰头喝完酒杯里的饮料,用目光示意章凯给他倒酒。章凯高兴得拍了一把手掌,捋高袖子拿过酒瓶,一口气给她倒了大半杯。

廖茉举起那红得诱人的酒,对文东来说:“文老师,您不仅是我师哥,还是我的老师,我敬您一杯。”

说完,也不管文东来有什么反应,昂首一口将酒喝得精光!热辣辣的酒从咽喉一路下滑,消化道对于这种从未接触过的刺激物起了排斥反应,恨不得让它们原路返回。廖茉忍住想打嗝的冲动,笑眯眯的看着文东来,目光里满是调皮、得意与挑衅。

所有人都鼓起了掌,章凯更是乐得手舞足蹈。如果不是碍于男女大防,只怕已经冲过来,抱起廖茉扔向空中,再大吼几声“师妹万岁”。

只有文东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仿佛她是一件可供玩赏的物品。然后,他端起面前的酒杯,轻抿一口了事。

“文老师,我都干了,你怎么才喝一小口?”廖茉不干。

文东来冷哼一声,说:“你愿意干就干,我只想——喝一小口。”学生管起老师来了,真是岂有此理!

和别人干一杯,和她却只抿那么一小口——这也太欺负人了吧?廖茉气得直打哆嗦——可是,除了把“东来老怪”再喊上几十遍,她又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搬开他的嘴,将酒硬灌进他的肚子里?

廖茉气鼓鼓的坐在了位置上,剩下的时间里满腔怨愤、食不知味。

精彩点评

说实话,吴菲佳人这本带点现代言情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章凯,袁霞)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吴菲佳人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吴菲佳人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爱起灯火阑珊时》小说 爱在灯火阑珊时 现代言情小说 爱起灯火阑珊时小说完结版
爱起灯火阑珊时
吴菲佳人/著| 现代言情| 连载中
经典作品《爱起灯火阑珊时》由吴菲佳人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设定中的传奇人物是啊啊啊,阴笑,故事精妙绝伦,推荐阅读。精彩片段试读:廖茉将剩下一份合同快速折好塞入牛仔裤口袋,伸手将文东来拉起来,扶着他走向楼梯。爬楼的时候,文东来一把将廖茉拉入怀里,左手压在了她的肩膀上。“你?!”廖茉惊叫。“我不这么扶着你,怎么爬得上去?”文东来振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